September 26, 2019 / 12:01 AM / 19 days ago

专栏节选:无解的中美新冷战--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9月26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路透台北9月26日 - 从二○一八年三月起,美国以加征关税为手段,对中国展开贸易战,双方互课关税。到了今年八月二十三日,中国宣布对七五○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征关税;美国总统川普也立刻回应,除了把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同时也宣布对中国二五○○亿美元商品,由原来二五%关税升高到三○%,剩下的三千亿美元商品从原本一○%关税提升到十五%。这场贸易关税战冲突情势步步升高,理论上全球经济会快速下坠、全球股市崩跌,但实际的结果全然不是这样。

首先是全球资本市场在贸易战中,不但没有出现崩溃般地下挫,一九年全球股市居然是一个满堂红的大牛市,除了上海B股、马来西亚、阿根廷三个市场出现小幅下挫外,全面都是涨势,且以中美贸易战核心的两个当事者—中国及美国股市涨幅最大。

例如:到九月二十三日为止,美国六大指数中的费城半导体指数上涨三六.六一%,那斯达克综合指数上涨二二.二六%,标准普尔五○○指数上涨十九.三四%,道琼指数上涨十五.五三%;而中国的八大指数,如深证成分指数大涨三五.一%,沪深三○○指数上涨二九.二三%,上海A股指数上涨十九.四三%,深圳A股指数上涨三○.九九%,这样的结果与大家想像的不一样。

**各国宽松银根,全球十七兆美元债券陷负值潮**

原来为了对付贸易战,中、美两国全力营造货币宽松的环境。中国的人民银行频频降准,不断向市场放钱;美国联准会(Fed)从升息、缩表的鹰派变成降息的鸽派,川普还不满足,频频盯着联准会要降息,九月联准会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决议降息一码,结果被川普在推特上数落联准会主席鲍尔:「没有勇气、没有洞察力、缺乏远见,一个可怕的沟通者。」从联准会角度来看,美国劳动力市场就业强健,没有大力降息的环境,但急性子的川普认为,降息一码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在各国竞相宽松银根,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Mario Draghi)在下台前,临去秋波宣布欧洲央行再宽松政策,这让全球债市成了热门避风港。全球债券殖利率持续走低,德国所有债券殖利率全部变成负值,日本十五年期以内殖利率也变负数,全世界有逼近十七兆美元的债券是负殖利率,投资人买到的是到期日利率变成负数的债券,这是史上十分罕见的现象。

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市场避险行为也出现显著变化。例如:当债市不见得能创造正殖利率,此时,没有殖利率的「黄金」成了炙手可热的标的,金价从一○四六美元拉升到一五二七美元;比特币最惨跌到三三七六美元,现在又勇闯一万美元关卡。美元、日圆也炙手可热,当众多投资型资产进入负报酬的时代,股市的荣景自然而然成了积极资金寻找更高报酬的目标,这是全球股市欣欣向荣的背后底蕴。

股市、债市欣欣向荣,避险商品活络,这是中美贸易战下大家没有想到的产物。最近的《德国之声》很精准地定位中美贸易战,称中美贸易战是一场无解的中美新冷战,从贸易、货币、金融、科技、学术、军事上全方位的围堵,这场新冷战将打打停停持续十年、二十年,甚至是更久的持续消耗战,其规模可能超过一九八○年代的美苏冷战。

《德国之声》看出贸易战已非单纯的贸易战,而是军事、货币、科技的全方位对峙、冷战与围堵,这对未来世界影响深远。既然是一场长久的新冷战关系,中美两国不会立即分出胜负,但后座力会从四面八方涌现,影响所及将是未来十年、二十年的世界大事。

若大家仔细观察,一八年三月是中美贸易战的起点,迄今一年半,全球已悄悄出现巨大变化。其中之一是制造业供应链的重组,从九○年代以来,中国就是全世界重要的生产基地,像台湾鸿海集团在中国拥有百万生产大军,就是中国是世界工厂的最大受益者,中国经济快速奔驰三十年,更是全球化下世界工厂的最大受益者。

这次中美贸易战,川普要裂解的正是「中国是世界工厂」的架构,重组全球制造业的供应链。川普的白宫经济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不断强调,制造业比服务业能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制造业外移,研发支出也跟着移走,最后连供应链也带走。他举苹果手机为例,为什么苹果搬不回美国?因为供应链全在中国。纳瓦罗说,没有供应链的制造业就好像不用火星塞启动汽车,或者在光滑的轮胎上牵引车子,都不会有效益,这是川普要求制造业重返美国的底蕴。

**贸易战波及,世界工厂转移基地至台湾、越南**

川普用高关税对付中国,最大目的是为改变中国营造了三十年的制造业供应链。过去三十年来,全世界资金不断往中国移动,近十年每年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FDI)都超过一千亿美元,中国成了世界工厂、全球投资的重镇,也摇身一变成为最大贸易顺差国。中国每年累积三、四千亿美元的庞大顺差,再把美元换成人民币通货发行于外,众多的货币推升了中国房地产的荣景,房价上涨,中国有钱人愈来愈多,于是中国人买遍世界。这是过去三十年发生的故事,现在中美贸易战蓄意改变这三十年来的游戏规则。

中国从一九七八年改革开放以来,邓小平让少数人富有,开始与资本主义接轨。到了一九八九年日本泡沫经济后,中国成了兵家必争的世界工厂,尤其到了二○○一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全世界都帮忙中国发展经济,大家都有一个共同信念—中国经济发达后,会摇身一变成为民主国家。但这个想法在二○一八年三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任期改成无任期制,从西方世界来看,习近平等于称帝,极权独裁统治无限上纲。这时才惊醒西方世界,川普的贸易战等于是对中国挥出一记左勾拳,这场西方世界面对中国极权或霸权的游戏,也正式揭开序幕。

从改变中国是世界工厂的角度来看,美国对中国拉高关税,这一定会让「毛三到四」的制造加工业无法在中国生存,很多制造业(包括中国的制造业)都必须从中国移出,而这个制造业迁徙的路径,让越南在过去一、两年成为制造业南移的最大受益者。越南首季FDI达一○八亿美元,成长八六.四%,可以看出这个制造业生产基地移转的轨迹。不过越南腹地不大,众多传统制造业移到越南,越南很快就饱和了。今年泰国生机蓬勃,泰铢一度强升到二十九.七三兑一美元,泰国在日资长期耕耘下,加上IT产业进驻,很快会成为东协的投资亮点。

台湾与越南,被视为是这次中美贸易战主要受益者,原因正是供应链移转带来的外溢效果。过去三十年,台湾的人流、物流、金流单向流往中国,造成年轻人薪资长期冻涨、就业困难的「经济鬼混」景象;但今年台商回流,意外变成一个大趋势,也成了扭转台湾经济命运的重大转折点。

根据经济部统计,到九月十九日为止,台商申请登记回台投资家数有一四○家,累计投资金额达五九二六亿元,带动五万二二七七个就业机会,这是资金外流三十年,首度出现的台商回流投资实业的景况。晶华集团董事长潘思亮说,如果政府把握得好,台湾每年GDP(国内生产毛额)会增加一%到二%,台湾会有三十年大运,敏感的企业家已看出台商资金回流对台湾可能带来的改变。

台商此刻资金回流,也正好对照过去三十年投资中国大陆的「环境」变化。在九○年代初期,中国百废待举,尤其是六四天安门事件之后,众多外资从中国撤出,此时台商挺进。

当时中国每月工资只有三百至四百元人民币,土地几乎半买半相送,各省书记为了招商,警车开道、书记相迎,中国民众也对台商十分友善。但三十年之后,中国经济发展起来,土地不再廉价,工资涨到每月五千到七千元人民币,中国对台商也不再友善。这时,川普再挥出一记重拳,台商势必移出中国,这个趋势现在才要开始。

**华为遭美制裁,台湾科技业绝处逢生**

这是产业链的移转,接着是美国制裁华为的科技战,5G又成了另一个主战场。从去年美国对付中兴通讯、海康威视、大华股份,再到全力瞄准华为,这场科技战涉及AI、人脸辨识,这局势必将愈演愈烈。

第一个回合,美国禁止华为手机、海康威视及大华股份的安全监控,到5G的选边站,美国对中国的电信设备、安全监控、云端伺服器都列入国安考核项目,而中国在面临华为受到制裁后,也努力在供应链采取「去美化」,这无形中造成台湾供应链的「左右逢源」。

在新竹台元科技园区内,有很多华为供应链隐身其中。而今年5G基站的建置,台湾很多产业都摇身一变成为重要供应商,像散热模组大厂双鸿前八个月营收成长三五%,同为散热厂的超众成长十二.九%;很多印刷电路板、铜箔基板厂都变得兵强马壮,晶圆代工龙头台积电的八月营收更写下一○六一.一七亿元的史上首次突破千亿元的新高纪录;而手机晶片大厂联发科在5G晶片布局上,也快速迎头赶上。这一波中美科技战,台厂似乎有卡到好位置。

**一周断两邦交,意外催生中美冷战的新战场**

中美新冷战的影响力,范围正不断扩大,比较显著的是香港反送中风波居然引爆港人抗争潮。从六月大游行迄今,抗争、对立冲突不断,让中联办近期多次发表声明,严厉谴责极端激进份子执意侮辱国旗及违法暴力行为,《新华社》更抨击遍地开花的街头抗争是「亵渎全体中国人」的无厘头行为。在香港艺人何韵诗、雨伞运动领袖黄之锋前往美国国会,会晤美国众议院议长裴洛西(Nancy Pelosi)后,若美国国会对香港提出进一步的法案,加上中国七十年建国国庆在即,香港的敏感性愈来愈高,也许会变成亚洲的巨大变数。

另外,中国压缩台湾的动作不断升级,在砍掉陆客自由行与团客来台旅游后,中国又在一周内连续挖走索罗门、吉里巴斯两个邦交国,美国已放话表示,不会对这个现象坐视不顾。二○一七年起,台湾与巴拿马、萨尔瓦多断交,中国侵门踏户进入美国后院,引发美国的注意,也意外催生了中美贸易战。

这次中国积极在南太平洋的挖角动作,想在南太平洋岛屿上建立军事要塞或军港,对整体区域安全带来更大变数。尤其是澳洲,一向是这些南太平洋小国的宗主国,这次中国在南太平洋「侵门踏户」的行为,可能带来区域更大的冲突与对立。最近索罗门总理希望在联合国求见美国副总统彭斯遭拒,已为南太平洋的未来埋下变数。

最近美国打算退出万国邮政联盟(Universal Postal Union),这是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后的另一个大动作。未来在新的冷战关系下,美国会不会重新界定联合国、WTO等国际组织,这可能是未来新冷战的新战场。而台湾在这场新冷战的新战场,只能静观其变,像索罗门、吉里巴斯的断交,台湾其实使不上什么力量,民众也能体谅政府的无奈。在大国博弈中,台湾必须谨守范畴先生所说的「不插队、不掉队」的提示。 (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记者 高洁如;审校)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