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9, 2018 / 12:03 AM / a month ago

专栏节选:智慧财产权,中美贸易战主戏!--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3月29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中美贸易战正式开打,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三月二十二日在白宫召开记者会,要求中国要主动消弭一千亿美元的贸易逆差。同时根据美国贸易代表署的调查,签署了「三○一条款」,对超过一百项产品课征惩罚性关税,总值达六百亿美元。川普称,中美贸易已失控,贸易逆差约达五○四○亿美元,而且是存在庞大的「智慧财产权(简称智财权)被盗」的情况,这方面的损失高达数以千亿美元。

在这场白宫挥出重拳的会议上,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也说:「美国经济投降的时代已经结束。」商务部部长罗斯(Wilbur Ross)也强调,「智财权才是美国的未来。」川普先是打钢材及铝材,分别课征二五%及一○%关税,掀起全球贸易保护战,其后又陆续豁免加拿大、墨西哥、澳洲、欧盟、韩国、巴西及阿根廷等国惩罚性关税。现在看起来,钢材及铝材的贸易战只是起手式,川普真正要对付的,是对美国贸易顺差最庞大的中国。

川普强调,美国智财权被盗的损失高达数以千亿计美元,这可能才是中美贸易战的真正重点。也就是说,中国自一九七八年改革开放以来,过去三十年以超快速发展经济,如今达到强国境界,美国要求中国尊重智财权,这可能才是中国真正要面临的考验。

**虽对美加征高关税,仍保留谈判空间**

为了反制川普,中国也提出七类一二八项产品对美国加征高关税,金额约达三十亿美元。第一部分涉及美国对中国九.七七亿美元出口,包括水果、乾果、坚果、葡萄酒、花旗参等,加征一五%关税。第二部分对猪肉及其制品、回收铝等加征二五%关税。这个被动反击力道并不大,而且没有包括大家瞩目的一年约一六○亿美元的大豆,以及现在在波音手上订单三七○亿美元,中国似乎保留谈判空间。

一向强硬派的《环球时报》也立刻发表评论表示:「骄兵必败,中美贸易战一旦开打,川普政府很快就会骑虎难下,因为中国不会向美国屈服。」这篇文章也批评美国政府推行「霸凌」政策,动用过时的保护主义手段,在国际上吃不开,也行不通。

不过北京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透过微信公众号撰文指出,这次贸易战「中国打不起,也没法打!」他表示美国在自然资源有绝对优势,而中国的资源严重依赖外部市场,且外汇存底大部分来自美国。若没有这些外汇,则中国所需的粮食、石油和晶片都无法进口。孙立平还认为,贸易战如果打到极端,对于美国经济来说,至多是重创的问题,对于中国则是生存的问题。然而他的这篇文章却很快就遭到删除。

但若从孙立平的论述来看,中国自一九七八年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快速成长,这与对美出口累积庞大顺差有十分密切的关系。从中国贸易结构来看,在九○年之前,中国是贸易逆差的国家,从七四年到九○年,有十二年是逆差,只有五年是顺差,而这十七年当中,中国累积的逆差达三二九.一亿美元。到了九○年之后,中国只有九三年出现过一年一二二亿美元的逆差,此后全是顺差,而且顺差金额愈来愈庞大。尤其是二○○○年中国加入WTO,成为世界工厂后,贸易顺差逐年扩大。到○五年,中国的贸易顺差首度突破千亿美元,此后这个顺差愈滚愈大,中国的外汇存底也愈积愈多。

**中国已从美国掠夺一千万个工作机会**

所以一九九○年中国在经历了六四天安门事件之后,台商扮演主角、带动了巨大的中国投资浪潮,这三十年中国经济进展神速,堪称是人类史上的奇蹟。在中国经济发展的初阶段,处处是山寨产品,最有名的是山寨机。这次川普锁定的智财权,其实在他最核心的经济智囊纳瓦罗(Peter Navarro)于二○一一年出版的《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中就指名,多家美国企业罔顾国家利益,出卖美国。

纳瓦罗抨击GE(奇异)从二○一二年起投资中国二十亿美元,关闭美国生产基地,在中国雇用一.五万名员工,建立了五十个生产基地。他也批评开拓重工(Caterpillar)是中国重商主义诱惑下的重点,他说开拓重工过去三十年间在中国从一间销售办公室,到十一家制造基地、三处研发中心、九间办公处及两家物流零售中心。他批评最多的是西屋电气,他说西屋电气交给中国七.五万份文件,包括核反应炉技术。

纳瓦罗指责过去十年,中国已从美国掠夺一千万个工作机会,纳瓦罗不断重申制造生产及供应链的重要性,他特别强调,美国一定要「收复供应链!」他说川普总统号召制造业重返美国,为什么面临挑战?因为供应链全在中国。

纳瓦罗认为,「在缺乏活力的制造业根基下,试图大规模刺激经济,就好像不用火星塞启动汽车,或者是在光滑的轮胎上牵引车子,根本不可能。」因此他说,「美国已被困在全球经济的电梯中,只有一个强大的制造业根基,才是美国推动技术创新的凭藉。」纳瓦罗核心论点在于制造业比服务业能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制造业外移,研发支出和创新能力也一并被带走。

**公平的自由贸易竞争环境、贸易平衡**

这是纳瓦罗在二○一一年出版的大作论述,事隔七年回头看,这些问题是美国的问题,也是台湾的问题。现在,川普采用纳瓦罗的意见,正面迎战中国,未来有两个核心命题:一是纳瓦罗一直提到的:只有当自由贸易的竞争环境全然公平,美国工人才可以与世界上任何低工资的地方同行竞争。这里所谓的公平,必然与智财权有关。二是贸易平衡的问题。纳瓦罗一直强调:任何对美国有庞大顺差的国家,皆需要与美国合作,按产品和产业别,在一定期限内降低贸易顺差,这是川普要求中国削减一千亿美元贸易顺差的源头。

在白宫内部的会议上,川普说,假如眼前的情况没有改善,美国的贸易逆差可能达八千亿美元,而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可能达到五千亿美元,到时候怎么办?二○一六年,美国全年贸易赤字高达五○二二.五亿美元,一七年更升高到五六六○亿美元,其中美国出口二.三三兆美元,进口二.九兆美元,其中商品贸易的逆差就高达八一○○亿美元,服务业则产生二四四○亿美元顺差,这和川普说的八千亿美元逆差其实已很接近。

在美国庞大的贸易逆差中,对美国逆差最庞大的前四个国家分别是中国、日本、德国及墨西哥,除了对日本表达善意以外,川普对其他三个国家都不假辞色。像墨西哥,川普说要在边境造围墙;对德国,川普去年对于到访的梅克尔总理也摆出臭脸相向。纳瓦罗更露骨批评德国利用价值严重低估的「隐式德国马克(低价欧元)」持续剥削欧盟其他国家及美国,这次终于箭头直指中国。

若以中国海关统计,一六年中美双边贸易总额是五八○○亿美元,其中中国向美国出口金额三八五二亿美元,向美国进口一三四四亿美元,顺差是二五○八亿美元,而这也正好回应罗斯的话,无论是六百亿美元或三十亿美元,充其量只是中国贸易的「零头」。

在贸易战场上,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点生意人出身的川普非常明白,因此,川普挥出重击后,中方智囊就表示,这不是贸易战,而是贸易谈。川普要的是中国进一步开放市场,改变贸易不平衡的问题。正所谓「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对中方来说,中国是中美贸易最大受益方,当然希望以「和谈」而不是「战争」来解决问题。未来双方交手,可能声势浩大,但点到为止。

**美用钢、铝施压,盼中国落实智财权**

除了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以英文回应:「有人要把贸易战强加给中国,我们会尽一切力量保护合法利益。我们一定会反击、会报复,如果有人玩厉害的,我们就会和他们玩更厉害的,看谁更持久!」这是最鹰派的回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被问到中方会不会进行报复时也表示,「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会奉陪到底。」新华网评论也说,美国想用贸易战逼迫中国让步,是瞄准错了对象,打错了算盘,既伤害中美关系,也损害美国消费者利益,对世界贸易带来极大伤害。

这些回应看起来强烈,但中国也算克制,其实美国保留六十天谈判期,川普总统一贯作风经常是高高举起,逐渐放下。这次美国升高贸易战冲突,是拉高谈判筹码,一开始的钢材及铝材可能只是一个引子,美国也没有打算与中国打商品贸易战,而是要求中国落实智财权,这可从川普、彭斯,到罗斯的谈话看出端倪。

很多专家都在算计贸易战真正开打,全球贸易损失会有多大?其实川普这次不是打贸易战,他打的是智财权的战争,因此,对金融市场的影响是在可控制的范围之内。对全球金融市场来说,这可能只是一场虚惊,为什么?

上周川普挥出重拳,美国道琼指数在三月二十二日重挫七二四.四二点,二十三日又大跌四二四.六九点,一周中,道琼指数大跌一四一三.三一点,跌幅达五.六七%,以科技股为首的那斯达克(NASDAQ)跌六.五四%,大型股的那斯达克一○○更是跌了七.二九%。其他受到波及的如上证下跌三.五八%,深圳也跌五.一八%,德国股市下跌四.○六%,英国跌三.三八%,日本也跌四.八九%。这个震撼演习,又给全球投资人带来一次恐慌。

但回头检视一下几个关键性指标:一、美元指数仍维持在八十九上下,走势平稳,未显示市场资金的移动,或川普的贸易战掀起的锣鼓震天。美国股市资金净流出约二四○亿美元,欧洲净流出三亿美元,情况并不严重。二、VIX恐慌指数一度从一五.五三上升到二四.五四,但与二月初五○.三相比,可看出市场最大张力已过去。三、债市殖利率波动也不大,美国完成升息后,十年债大约在二.八五六%,三十年债在三.○八九%,两年债在二.三一四%,看起来波动不大。四、虚拟的加密货币价格回跌,但也未失控。

上周美国FAAMG(脸书Facebook、苹果Apple、亚马逊Amazon、微软Microsoft、谷歌Google)个股遭到大卖压,但微软在二十六日反弹逾七%,亚马逊又逼近新高价。看起来这次由川普挑起的市场恐慌,可能只是市场的一次调整,但未来由美国主动挑起的智财权谈判会主导未来几年的中美关系,中国会如何接招?这才是观察的重点。(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