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9, 2020 / 12:01 AM / a month ago

专栏节选:港股的质变与量变--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7月9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二○二○年上半年过去了,从元月二十三日中国武汉封城以来,全球民众陷入锁国冲击生活秩序的惊恐中,到七月四日的美国国庆日为止,全球出现一○九二.三九万人确诊、五十二.二二万人死亡的惨剧。作为全球第一大国,美国确诊二七五.三七万人,十二.八八万人死亡,也是染疫的超级大国。

疫情重创全球经济,中国首季GDP(国内生产毛额)出现六.八%的负成长,美国也出现负四.八%的数据;但是经济基本面与金融市场却出现背道而驰的景象。各国央行奋力救市,美国联准会把利率降至几乎零,全球银根充斥,股市不断喷出大涨,美国那斯达克、生技股、费城半导体指数都频创历史新高。

**恶法过后,香港人流金流变化受关注**

而进入下半年, 第一件大事是中国人大以一六二对零票,通过《港版国安法》,这个法案主要匡定四项罪名,一是分裂国家罪,不论是否使用武力,只要想把香港从中国分离出去,即属犯罪;二是颠覆国家政权罪,严重干扰、阻挠、破坏国家中央政权机关,即属犯罪;三是恐怖活动罪,胁迫中央政府、香港特区政府或国际组织,或威吓公众以图实现政治主张,或造成社会危害的恐怖活动,即属犯罪;四是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也就是为外国或境外机构、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或收买、非法提供涉及国家安全的国家秘密或情报,也属犯罪行为。

这四项匡列犯罪行为,主观认定空间很大,除了香港居民,境外人士也很可能遭到构陷入罪。过去百年来,香港一直拥有法治与自由的优势,几乎瞬间崩解。有人说这是中国天朝的复辟,也有人担心,过去香港是亚洲重要中转的转运站,以后坐飞机到香港转机,或搭上有中资持股三成的国泰航空,很可能都有立即遭到拘提的风险,而这也是改变香港命运的重磅宣示。

从历史的演进来看,一八四○年鸦片战争,香港的命运跟着转变,一八五六到六○年第二次鸦片战争,清朝再割让九龙半岛,到一八九八年清政府租借新界给英国,租期九十九年,这是港英政府时代。一九八二年,英国时任首相柴契尔夫人赴北京谈判,原希望以主权换治权,但遭到当时中共领导人邓小平拒绝;一九八四年中英草签,确定香港回归,邓小平保证九七年香港正式回归后,「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这次中国人大通过《港版国安法》取代《基本法》二十三条,宣告一国两制的结束。

本来香港已是中国的版图,最惨到一国两制大限的二○四七年,香港也要完全成为中国治下的城市;但一国两制才经过二十三年,如今一国一制上膛,香港地位改变,也冲击原本恶化的美中关系。美国总统川普在第一时间即宣布取消香港特殊地位,美国国会也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下一步可能宣布制裁中共及香港官员;国务卿庞培欧强力指责中国是邪恶政权,财政部长梅努钦也暗示,美国可能限制香港资金的流动。

过去一百多年,香港拥有很好的法治基础,自由度受肯定,成为人与钱的避风港,尤其是九○年代以后,全世界争相西进,这些到中国投资的企业通常把资金暂时停泊在此,并注册公司,再以港资名义进入中国投资;如今两制变成一制,这将大大改变原来香港人流与金流的形态,东方之珠的未来命运,各方高度关注。

香港一直以来的低税,成为全球大额资金的避风港,尤其是台商进入中国投资,通常会把资金停泊在此,作为资金运筹的中继站,低税也吸引国际艺术品与红酒拍卖齐聚于此。亚洲的金融中心、全球航空的转运站,现在被《港版国安法》架在脖子上,香港的自由与法治精神消失,命运面临重大变化。

很多人担心香港资金出走,经济陨落,也有很多投资港股的朋友,把股票清光,资金移出香港。其实,香港的百年避风港角色不会一夕消失,但会质变与量变,眼前来看,这次香港面临百年来的巨大冲击,可以从几个角度来看未来的发展与变化。过去滞留在香港的巨额资金,可能慢慢移出,新加坡与台湾都会有机会,其中新加坡可能承接香港大额财富管理的资金。香港个人所得税税率十七%,新加坡二○%,比香港略高,对于寻求资金安全的大额资金,新加坡可能是首选,而台湾名目税率高达四○%,相对没有竞争力。

**谁能接住资金?台湾、新加坡各有优势** 在《港版国安法》通过立法前,新加坡统计,四月当地非居民存款已大增六二一亿新加坡币,其中应有部分从香港来的资金。理论上,资金进入新加坡,新加坡股市应该大涨才对,但今年上半年新加坡股市下跌十九.六%,表现是亚洲末段班。今年很多企业考虑从新加坡下市出走,这五年下市企业比上市IPO(首度公开发行)企业还多,股市交易清淡,跟大家的想像很不一样。

其实新加坡是财富管理的中心,很多国际理财与高收益投资活动都在此进行。新加坡没有太显眼的企业,除了大家熟悉的星展银行、新加坡航空外,新加坡的银行、地产公司加上新加坡电信,就撑住新加坡经济,这些金融服务业强大,也彰显新加坡在国际财富管理的地位,但产业纵深不足,资本市场不太踊跃。

从这个角度看,台湾的资本市场相对具有吸引力,从《港版国安法》喧腾以来,台股出现超强走势,今年外资卖超台股近六千亿元,照理说,股市会大跌、新台币会贬值,但新台币今年强升,成为全球最强劲的货币,且上半年柜买指数大涨逾七%,这些都显示,台股过去靠外资撑大局,现在内资主导股市。今年台股的生技防疫及中小型IC设计股涨势凌厉,看起来是内资行情,而内资掀起的投机行情,也让人联想到一九八○年代台湾钱淹脚目的时代,这也透露一个讯息,大额资金、财富管理活动往新加坡,股市的投资相中台股。

但是港股并没有因为这个巨大冲击而陨落,一九年港股受到反送中冲击, 表现相对弱势,今年上半年加上疫情因素,表现也很弱势,今年从二八一八九.八五点到二四四二七.一九点,半年下跌三七六二.六六点,跌幅一三.三四%,比起上证指数下跌二.四六%、深圳指数上涨十四.六五%都逊色很多;但是︽港版国安法︾通过后,港股出现利空出尽的大涨走势,七月二日大涨六九七点,三日又涨二四八.九三点,这两日大涨,可看出︽港版国安法︾通过后的质变与量变,那就是港股变成一个有中国特色的港股。

**中概股回港上市潮,成港股最强支柱**

过去百年来,港股出现不同阶段的演进,例如在港英政府时代,香港主力企业是英资洋行,像香港置地、怡和洋行、太古集团;九七回归之后,香港本地财团,像李嘉诚的和记黄埔、长江实业,然后是恒基、新鸿基地产、九龙仓等本地财团;之后中资企业、红筹企业大举入港,中国的四大银行、中资地产公司如恒大等又扮演重要角色。这次《港版国安法》通过,外界对香港的未来充满忧心,但通过后,港股不跌反大涨,进入另一个新里程碑,也就是新经济的中资企业及中国生技业,将撑起港股半边天。

今年港股出现的最大改变,是过去到美国上市的中资股回港第二上市,又以阿里巴巴、网易及京东最具代表性。去年回港的阿里巴巴集资八八○亿元港币(以下币别皆同),冻结资金九三四亿元,超额认购四十一倍,认购人数二十一.六万人,上市首日股价上涨六.六%;网易今年回港集资二一○.九二亿元,冻结资金二三四二.五亿元,超额认购三六○倍,威力更胜阿里,首日股价上涨五.七%;京东这次集资三○○.五八亿元,冻结资金二八五○亿元,超额认购一八○倍,首日股价上涨三.五三%。这是在美国挂牌的三家重量级新经济企业,加上原来在港上市的腾讯、美团点评、小米,形成港股最强力的中流砥柱。

另一组是这次疫情肆虐下的中国生技产业大军,继康希诺之后,沛嘉医疗、康宁杰瑞制药、百济神州、东方生物、中智药业等,一下子有超过五十家公司挤爆香港股市。到目前为止,领军的药明生物市值已达一八二三亿元,这两年挂牌的平安好医生也把市值推升到一二九三.五六亿元,阿里巴巴入股的阿里健康,更是一口气把市值推向二九六五.六四亿元。

新经济股与生技医药股,未来将成为领航港股的两大旗舰,也就是说,︽港版国安法︾通过之后,担心资金与人身安全的外来资本可能外移,但﹁北水南流﹂,中国一定力撑香港资本市场。这当中,因为瑞幸咖啡的假帐风波,有愈来愈多的中资企业可能从美国回到香港上市,从阿里巴巴、网易到京东,下一个很可能是百度及拼多多,如果这个趋势明朗化,那么港股会成为新经济企业主导的天下。

从市值排行来看,腾讯、阿里已成两大龙头,过去一直以来,阿里市值领先腾讯,但腾讯今年在疫情中发威,股价从三一二.二大涨到五二九元,市值达五.○一兆元,这是香港第一家市值逾五兆元的企业。如果换算美元,这两家企业市值都超过六○○○亿美元,与脸书列在同一级。(截至七日收盘,阿里市值四.九九兆元,再度反超腾讯的四.九三兆元。)

港股有腾讯、阿里领军, 形成双箭头,再往下看,建设银行市值一.五二兆元、美团一.一兆元、中国移动一.一五兆元,未来港股会由腾讯、阿里、中国移动、美团,以及市值七三二七亿元的京东、四五八八亿元的网易及三四二六.九亿元的小米等新经济企业主导大局。当中,我们也可以看到港交所市值四五一六亿元,港交所不停跟着大时代与时俱进,这是民营化带来的威力,台湾证券交易所也可以考虑股票上市。

**比亚迪、舜宇光学变大咖,台企须加把劲** 除了新经济股及生技股领航,港股也会蜕变成科技股聚集的筹资重地,今年中芯国际在国家支持下,股价从八.一八元大涨到三十六.五五元,市值来到二○七九.九四亿元,早已超越联电。中芯已进行回归中国科创板的行动,承销价是三十八.二五到四十四.四三元人民币,中芯趁着市场的力量,努力成为中国发展半导体国家龙头的企图心,不可小看。这当中还有电动车主力比亚迪、光学镜头的舜宇光学等,都逐渐蜕变成资本市场大咖,像舜宇光学市值一五三三.四亿元港币,相当于五九一九亿元新台币,已超越大立光的五九○八亿元新台币。

港股在《港版国安法》通过后,很明显由中国新经济、生技医疗及科技板块撑起半边天,这是港股的未来,也就是香港被彻底中国化,港股也会蜕变成有中国特色的港股。(完)

注: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