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7, 2020 / 12:00 AM / a month ago

专栏节选:激活资产,传统产业的重生之路--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2月27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一次卖地,为台湾雨衣龙头达新带来83亿台币现金,这是近期上市公司开发资产最值得探讨的个案,对台湾传产业来说,深具启发性。

成立于1966年、上市已二十八年的老牌塑胶雨衣、雨鞋制造厂达新工业,二月十九日在武汉肺炎疫情蔓延中,透过颜炳立领军的戴德梁行,拍出位在台中市最精华的大远百旁2,593.47坪土地,这是全台中市仅剩少数最大面积、也是最尊贵的土地,结果以83.7589亿台币拍出。这是上市公司近期开发资产最值得探讨的个案,对达新工业的未来,及众多传统产业的上市柜公司来说,都具有启发性。

这块大远百旁的达新土地,属于台中新市政中心的新四用地,最大建蔽率50%,最大容积率650%,可用来兴建大型商场、饭店及商办大楼。过去达新为了这块土地,每年必须缴交数千万元的土地增值税,几乎吃掉本业获利;这次为了活化资产,委托戴德梁行来办理公开标售。上次京华城的土地也是透过戴德梁行来执行,只不过上次有意参加竞标的兴富发集团,最后被小沈(沈庆京)的中石化拦截。

中石化以子公司拿下京华城,成交价是372亿台币,这次没有拿到京华城的兴富发,回头抢下达新工业的土地,这块地底标是72.358亿台币,兴富发以83.7589亿台币标下,换算平均每坪单价是322.95万台币。以平均单价来看,仅次于2014年大陆建设与厚生集团以每坪346.87万台币拿下惠中路1,095坪土地,创下台中市土地交易的第二高价。

而对于拿下这块地的兴富发集团,将来如何在这块土地上创造最大价值,外界都拭目以待。这块土地紧邻大远百,这是台中七期少数大面积的土地,标下土地的兴富发表示,将斥资百亿元打造含百货、饭店及办公室的复合商业大楼,也展现兴富发加码投资台湾的企图心,在武汉肺炎疫情来袭之际,兴富发大手笔购地,受到高度重视。

*处分利益50亿台币,小股东分润多少受关注* 但对售地的达新工业来说,这也是企业创建半世纪极具关键的转折点。卖掉这块地的达新入帐83.75亿台币,这块土地原始成本只有7,500万台币,达新在2001年资产重估,每坪土地公告现值100万台币,总价值25.93亿台币,售出这块土地后,达新初估处分利益将达50.6548亿台币,每股税后纯益增加25.58台币,预计在第二季入帐。

达新在土地交易完成后,立刻发布讯息,理由写着“为活化与提升不动产效益”,未来规画“厚植本业竞争力,投入产品高质化、技术升级、改良设备,待董事会整体规画有效运用,以提升股东权益报酬率及公司每股获利能力”。这是达新公司派释出的消息,售出资产是为了活化资产,提升公司竞争力,但对于长期投资达新的股东来说,这次实现土地活化变现的50亿台币获利,小股东能分润多少?这也是决定达新未来股价的关键所在。

首先,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达新在1992年股票上市,只比鸿海慢一年。台湾多数人都穿过达新的雨衣,挟着高知名度上市,一上市股价就跑到117.5台币;但本业表现不佳,2001年九一一恐怖攻击前后,达新最惨跌到4.93台币,近年股价都在20至25台币盘旋,波动不大。不过2019年前后,达新把大远百后的一块地卖给联聚旗下理仁建设盖商办(今天的中雍大厦),处分利益4.94亿台币,股价开始向上,这一笔售地利益,让达新从24.6涨到32.5台币,此后达新反映大远百旁土地的标售利多,在标售案开标前,股价收在55.2台币。

这块土地顺利拍出,市场有投资人问我,可不可以进场买股票?我说买不到就会涨,但买得到,一定会下跌,结果是后者。在拥有50亿台币获利的利多刺激下,达新没有开出涨停板,反而只以前一日收盘价略高的57.5台币开出,最高来到58.9台币,收盘价52.4台币,非但未涨,且下跌2.8台币,跌幅5.07%,次日股价再跌1.2元,跌幅2.29%。

*利多实现股价跌 未来还能不能进场?* 有人问我说,这么大的利多,达新股价为什么不涨反跌?主要是过去一年来投资人已提前进场等待这块土地拍出的利多,现在顺利拍出了,先前因消息而介入的买盘,现在是实现获利出场的时机,股价会因为利多实现而下跌,但是达新未来的投资价值仍值得评估。

作为一家老牌的传统产业上市公司,达新是少数具有雄厚资产,又能稳健配息的公司,1991年达新上市前,配现金2台币,此后三年是股票、现金各1台币,近七年来,达新有两年配1台币现金,四年配1.1台币现金,2018年配1.2台币,接着是去年前三季达新的EPS(每股税后纯益)已达3.94台币,要看达新的股利怎么配?今年达新EPS可从25台币以上起跳,就看公司派如何分配这50亿台币售地进帐,这也影响股价的走势。从上市以来,达新每年回馈小股东的诚意值得肯定。

二是达新的本业未来发展前景,达新的本业是塑胶雨衣、PP瓦楞板、涂布加工制品,是十分传统的制造业,去年前三季达新的营业利益只有4,300万台币,除了出售七期土地给联聚外,达新帐上持有南亚及亚太投资逾万张股票,第三季股利收入2.28亿台币,贡献EPS 1.1台币。

为了替传统本业找出路,达新远赴缅甸设立工厂,日本及美国也有子公司,在中国大陆也投资达福塑料工业,在越南也有达越公司。从这个角度看,达新在本业发展力道有限,如果拿五十亿元来改善本业,力道可能不大,这个时候可能必须在新科技或新创事业投资使力,但必须寻觅人才,这也是达新从上市不久的二十四.一五亿元股本,经过减资后,如今股本只剩下十九.八亿元,可以想见达新与众多传统产业一样,都面对本业陷入瓶颈,找不到出路的困境。

三是从财报来看,达新去年前三季营业利益只有4,332万台币,卖地的其他利益4.6亿,股息进帐的收入2.28亿,本业获利占的比重不高,不过在资产负债表中,达新帐上保留盈余高达42.77亿台币,净值达80.68亿台币,呈现的每股净值达42.27台币,显示达新有极高的回馈股东能力。达新在公开资讯观测站中表示,要提升股东权益报酬率(ROE),历年ROE仅约5%,去年第三季已提升到9.53%,此时50亿台币的肥水如何变成活水?是达新下一步要努力思考的关键。

四是从家族的角度来看,达新由胡江河、胡春达等三兄弟创业,家族第二代成员众多,现在董监事都是家族第二代子女或女婿,如果未来要在本业上力求突破,家族的第二代、第三代成员可能要有更具企图心的人出来领军,否则,把售地入帐分配给股东,可能是达新比较好的归宿。

达新这次卖掉大远百旁的土地,省去大笔土地增值税支出,有利于获利改善,但如何让本业提升竞争力?这是很大的挑战,不过对达新家族来说,公司帐上多了八十几亿台币现金,能灵活运用,可拿来配股息、增聘优秀员工,或投资更具竞争力的新事业,对达新来说,都立于不败之地;而且,增加50亿台币净利,达新每股净值可能提升到近70台币,这也稳定了公司未来营运及配股配息能力,也让达新在50台币上下获得支撑。

*台泥、东元、台玻 传产业拼转型代表* 对多数传统产业来说,达新是一个好示范,这么多年来,很多资产股都跌到罕见的新低价,像是1990年前后大炒特炒的资产股,如南港轮胎从最高的334惨跌到2.64台币,现在荣誉董事长林学圃努力开发南港的土地,“世界明珠”大案出炉,联强以每坪100万元购置企业总部,南港股价一度涨到59.4元;相对来看,当年和南港一起大涨的泰丰轮胎一度大涨到416台币,后来最惨跌到6.6台币,如今仍只有11.75台币,泰丰本业已连续亏损,但资产开发尚无眉目,其实中坜厂资产雄厚,可以朝着开发资产的方向去思考公司未来前途。

很多传统产业陷入困境,像台泥从306跌到7台币,但经过辜成允、张安平努力追求转型,把香港子公司台泥国际百分之百私有化,巩固一年近百亿元获利,这几年台泥投资电力、环保事业,一年创造EPS 4台币成绩,如今股价高挂40台币以上。也是台湾绩优股之一的东元,也曾从175跌到6.98台币,但东元努力强化转投资公司获利能力,也加重在本业马达、轴承的竞争力,近年EPS在1.5台币以上,股价仍力守25台币以上。

同样是代表台湾的传统产业绩优公司,台玻在过去七年亏损四年,最近股价一度跌到9.93台币,相对于台玻老董事长林玉嘉的时代,台玻股价最高曾涨到188台币,如今连面额都守不住,这是老牌台玻必须面临的挑战。

从2019年财报来看,台玻已陷入本业及业外双重亏损的窘境,台玻前三季本业亏损12.29亿台币,业外亏损2.86亿台币,作为一家横跨两岸三地的大型玻璃厂,台玻有必要进行内部改造,至少有几件事要进行:一是把投资中国各省市的子公司重新检视,不具竞争力的企业,该收就应该收掉,要想办法减少中国子公司的亏损;二是努力追求转型,目前福耀玻璃、信义玻璃已垄断中国汽车玻璃市场,而福莱特玻璃则在太阳能薄膜市场找到出路,玻璃应用很广,台玻应从玻璃高科技尖端应用找到利基市场。

此外,台玻投资中国近三十年,像昆山的台玻厂房生产基地广大,如果闲置又有开发价值,其实台玻应努力开发早期投资中国的资产。再来是资本化活化资产,像林伯实主导的上游纯硷厂实联化工,投资的资本额高达248.32亿台币,去年前三季为台玻认列5.2亿台币,可以考虑在香港或A股市场挂牌。台玻在八○年代是代表台湾的老牌绩优公司,公司绝对有厚实的实力走上重生之路,但这需要经营者的睿智与努力。

像是国产实业,在1990年国产生产预拌混凝土,股价一度涨到181台币,后来最惨掉到2.25台币,这些年国产实业改名国产建材实业,投资台北港、开发南港的土地资产,去年前三季本业及业外都有获利,股价一度涨到16.1台币,这都是企业为与不为的显例。

*为永续发展找出路,老板必学一堂课* 很多老牌企业在创业之初都拥有大片土地,像是很多纺织厂,早期染整业在新北三重、桃园芦竹等地,而这些地方经过几十年发展,有些已成为都市精华区土地,像南港染整在三重先啬宫附近土地,已是都市精华区,这些土地如今身价不凡,像是嘉裕西服拥有很多门市,这些店面都有尊贵的价值。当产业走上夕阳之路时,这些昔日尊贵的土地,可能是企业再生的保命符,但是企业经营者除了拿这块土地保命,也要在企业转型及再创高附加价值的永续发展道路上思考,如何才能够把股东价值极大化。

这次达新售地,创造83亿台币现金,这笔大钱如何为达新股东创造最高的附加价值,一方面为家族的延续、企业的永续发展找到新出路,这是达新的经营者必须好好思考的课题。(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