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9, 2019 / 12:00 AM / a month ago

专栏节选:竞争集中化下的新投资趋势--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2月19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近年美国前五大市值企业都由科技龙头包办,这种竞争集中化现象,在台湾产业更是如此;有竞争力的企业愈来愈强,且差距也愈拉愈大,也给了投资人很大的启发。

最近一位认识三十年的老朋友来公司看我,我们共进午餐,他告诉我,进出股票三十几年,对进进出出,每天专注选股,觉得有点厌烦了。最近他做了一个抉择,不再忙进忙出,把手上股票全出清,然后集中火力买进一千张台积电。

今年七十岁的这位老友说,如果台积电每年配息十元,那么他这辈子,每年靠着千万元股息可以终老一生。我问他,为什么要单押一档个股?他告诉我,全世界竞争集中化,愈有竞争力的企业愈来愈强,而且差距也愈拉愈大,显然投资股票,要买就买最好的!他认为,台积电从七奈米制程切入五奈米,如今大肆招聘人马,准备切入三奈米,落后台积电的半导体厂愈来愈不好追了。

像是台积电切入七奈米制程,现在需要极紫外光(EUV)光罩,一台艾司摩尔(ASML)的EUV机台就要一.三亿欧元,这么贵的设备,能够一次买几台的愈来愈少,也意味了台积电切入新制程,能跟得上的恐怕很少。因此,他认为,与其手中抱一大堆股票,不如单恋一枝花,他这一辈子可以靠它过活。他还说,台积电若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么台湾也完了。

像我老友这样投资理念的人愈来愈多,先从竞争集中化谈起。这些年美国前五大市值企业股价一路涨到现在,例如苹果已大涨到二七九.八六美元,市值已达一.二二二五兆美元。最近我常常被问到,苹果还可以买吗?今年初,苹果一度跌到一四二美元左右,大家觉得股价很高了;等到苹果市值突破一兆美元,大家也觉得登峰造极。但是苹果一路看涨,中途卖掉的人都后悔,未来手机的竞赛,依然苹果最强,而且,苹果的App杀手级产品也愈来愈多。

**产业大者恒大,从美国到台湾都是竞争集中化**

美国前五大市值企业,这两年一直都是苹果、微软、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及脸书(facebook);这当中,微软一度领先苹果,亚马逊市值一度破兆美元,也一度打败苹果,但最后的顺位仍不变,五家大市值企业仍稳稳名列前茅。

这种竞争集中化现象,在台湾的产业更是如此。像晶圆代工厂台积电市值已到八.九五兆元,但号称第二的联电市值,现在只有一九九三亿元,这个数字即使是台积电改成美元计价,联电也跟不上。除了市值,业绩也差很多,今年前三季联电营收一○六三.五二亿元,累积九个月的营收,大约等于台积电一个月的营收;而今年前三季联电税后净利五十八.七一亿元,台积电是二二九二.二九亿元。不管从哪个角度,老二与老大的差距都是愈拉愈大。

台湾的变焦镜头模组厂,也呈现「大者恒大」的现象。大立光始终是一枝独秀,后段班的小厂稍不小心就会吃上官司,像先进光就被大立光告了很多次。结果大家发现,光学镜头厂大小差很大,大立光今年前十一个月营收五五六.六七亿元,前三季净利是二○一.七亿元;相较之下,先进光前三季营收只有一五.九三亿元,还小亏一百万元;其他小厂,如佳凌营收只有十一.六二亿元,前十一个月营收还衰退二五.四%;亚光算是一线厂,但前十一月营收一六八亿元,也小幅衰退三.八%。

这些年苹果单独押注老大大立光,现在也回头拉拔玉晶光。过去几年,玉晶光每年都亏损,一直到二○一七年才转亏为盈,这三年渐有起色,第三季出现EPS(每股税后纯益)十二.九元的好成绩,令人惊艳,股价也从一五二元狂涨到五一九元。这种际遇比联电好很多,也就是老大领军,老二慢慢爬起来。

**逆袭日系龙头,台厂被动元件、矽晶圆追赶中**

很多产业竞争集中化的现象愈来愈明显。最近我在研究一个题目,全球日系大厂完胜的两个产业,台湾有没有挑战的机会,一个是被动元件,一个是矽晶圆。先从被动元件看起。

台湾被动元件的龙头是国巨,目前市值一六一一亿元,以该产业领先者都是日系大厂来看,把国巨市值换成日圆是五八一二亿,这个市值若拿来与业界龙头的村田制作所(Murata)来比,国巨仍然差很远。

目前村田市值四.五五兆日圆,市场给的本益比(P/E)是二十二.六倍,但殖利率只有一.三九%;第二大的京瓷(Kyocera)市值二.八兆日圆,但京瓷产品项目庞杂,不是单纯的被动元件厂,不适合拿来比;排行在后的是TDK,目前市值一.六四兆日圆,是国巨的两倍大,目前本益比约十八.五倍,殖利率只有一.三五%,这是日本前三大厂顺位。这些年国巨力争上游,已超越第四大厂太阳诱电。

从以上态势来看,国巨在被动元件厂的排名已爬到第四大,这些年董事长陈泰铭趁着景气好转,大举展开并购,一○○%并入君耀及美商普思电子(Pulse Electronics),也间接持有基美(Kemet)及奇力新,奇力新并了美磊,国巨旗下的凯美与智宝于今年初换股合并,凯美也在去年底并了帛汉。在被动元件领域,陈泰铭骁勇善战,这些年的并购拼图再度袭向美系大厂,最近基美若再并入,有机会挑战TDK地位,但村田的一哥地位看起来不易超越。

这种现象在矽晶圆也是如此,日本前两大矽晶圆厂,老大是信越半导体,目前市值达五.○一兆日圆,本益比十六.三二倍,遥遥领先第二大的胜高(SUMCO)。目前胜高市值五四七五亿日圆,本益比只有十三.六二倍,经营比较保守,对于紧追在后的环球晶来说,有很大的机会。

目前环球晶市值一六一八亿元,与国巨相差不多,换算成日圆是五八三六亿,从市值消长可以看出,环球晶已默默超车胜高,成为全球第二大矽晶圆厂。全球矽晶圆厂过去的架构是信越、胜高、环球晶,现在环球晶追成第二,以目前本益比十一倍,殖利率六.七六%来看,有机会扩大领先胜高的态势。

**台积电领头羊,国内设备厂可慢慢分一杯羹**

今年是台湾产业全然展现全球竞争力最关键的一年,像是台积电技术与制程领先,也使得全球半导体设备供应链出现了巨大变化。过去全球半导体设备厂应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是老大,荷兰大厂ASML是老二,但ASML在先进制程设备领先应用材料,现在ASML市值跑到一二三三.九四亿美元,而应用材料只有五四五.三八亿美元,双方在半导体设备市场市占率旗鼓相当,市值却相差一倍多,也可看出未来半导体最火红的市场在先进制程的设备,台湾的设备厂家登因为EUV光罩盒搭上ASML列车,今年股价强势大涨到一九一元。

这些年,我们常把「一颗苹果救台湾」挂在嘴边,下一个很可能是一家台积电养活众多设备商。像家登过去十年EPS很少超过○.五元,现在因为ASML先进制程光罩盒,股价一口气涨到一九一元,市值也拉升到一三六亿元。

很多无尘室厂,例如汉唐今年前三季EPS已达十.六七元,现在股价涨到一八九元,市值跑到三四七亿元。这些设备厂如洋基工程、辛耘、世禾、弘塑、闳康,都是台积电底下的供应链成员,最近台积电也开起了供应商大会,这个现象也可以看出,过去台积电设备都从国际大厂ASML、应用材料而来,现在国内设备厂也慢慢可分一杯羹。

这种竞争集中化的现象,拿来看今年台股的变化也很有意思,台股从去年底的九七二七.四一点涨到一一九九○.七八点,大涨二二六三.三七点,涨幅高达二三.二六%,涨幅超过道琼指数、标普五○○指数也超过上证指数。台股今年涨幅高居亚洲之冠,除了涨幅名列前茅外,台股截至十二月十七日,距离历史最高点一二六八二.四一点,只相差五八五点;相对于日本日经指数在一九八九年涨到三八九五七点,现在大约仍在二四○二三点,距历史天价仍十分遥远。

台股已慢慢逼近历史最高点,这当中台股靠的是科技创新的力量,不单是九○年代的金融与资产膨胀的推升力。

但相对二十九年前一二六八二点最大的不同是,当时的台股是由资产股及金融股拉动,这次是科技创新的力量,大家可以比对一下,这次领军攻坚的台股四大天王,一是台积电、二是联发科、三是大立光、四是鸿海。

台积电股价今年从二二五.五元涨到三四五元,涨幅达五二.九%,在美国挂牌的台积电ADR涨幅及市值都比台股大。另一个是联发科,今年从二二九.五元涨到四六○.五元,股价大涨逾一倍,这是联发科从二○○○年来所仅见。

过去联发科从山寨手机出发,并且称今日山寨是明日主流,但历史发展的脚步并没有像联发科预期那般,这些年联发科致力研发,脚步慢慢跟上高通,这次联发科发表「天玑一○○○」晶片抢在高通的骁龙晶片之前,也令市场惊艳。在下一个5G晶片之争,如果联发科能够力争上游,也许会是台湾在台积电外的另一个「护国神山」。

另外,大立光今年从三二一五元涨到四八九○元,涨幅也是五二.一%,在全球变焦镜头的竞争,大立光仍然领先舜宇光学,玉晶光、丘钛科技也奋起直追,但大立光的领先地位仍稳固。

除了大立光外,今年本益比最低、股价净值比一度不到一的鸿海也紧追在后,今年鸿海从七十.八元涨到九十三元,涨幅也有三一.三%,虽然追不上台积电、联发科、大立光的涨幅,仍然稳健保持台股市值前段班。

**台股创高启示,科技领航下的台湾转型关键年**

这种科技领航的现象,跟三十年前金融股、资产股狂涨的泡沫现象完全不一样,例如一九八九年股价一度涨到一○七五元的中华开发,现在变成开发金控,股价还没有浮上面额;当年股价涨到一四二○元的台火,一度跌到二元,现在只有十.五元;股价曾涨到五二五元的勤益,现在剩下二十五元左右;曾涨到四七五元的全坤建设,现在也剩下二十三元。

资产股红透半边天的时候,南港轮胎一度涨到三三四元,这次努力开发南港资产,荣誉董事长林学圃倾一生之力打造「世界明珠」开发案,让南港轮胎股价一度大涨到五十九.四元。

当年千元的金融股已不复往日,倒是这些年银行去除呆帐,致力提升获利,现在殖利率拉升到四%至六%,慢慢吸引长期投资的买盘,投资价值重获投资人青睐。过去金融股、资产股大涨,有些个股完全没有本益比,更谈不上殖利率,纯粹靠人为拉抬及资金的力量,最后泡沫吹破了,台湾经济也蹲了三十年。

这次台股重临一二○○○点,到目前为止,大涨的台积电本益比二十六.六九倍,殖利率二.三三%;联发科本益比三十三.三七倍,殖利率二.○七%;大立光本益比二十四.三六倍,殖利率一.四%;而鸿海本益比只有九.六九倍,殖利率四.○四%,都没有出现泡沫现象,也意味了台湾用三十年光景,以科技创新的力量甩开了资产泡沫的危机。

未来是一个创新领航的时代,我的老朋友单押台积电,也给了我很多启发,今年是台湾转型蜕变的关键年代。(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审校 吴云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