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9, 2019 / 12:03 AM / 18 days ago

专栏节选:美中梭哈摊牌 谁是纸老虎?--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8月29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美中贸易战进入最敏感的深水区,八月二十三日,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五○七八个税目,总值约七五○亿美元商品,加征一○%、五%不等的关税,分两批自二○一九年九月一日十二时起及十二月十五日十二时起实施。同时,自十二月十五日起,对原产于美国的汽车及零部件,恢复加征二五%及五%的关税,中国商务部也表示,美国加征关税对中国经济影响完全可掌控,中方近期将发布不可靠实体清单。

中方立场突然转趋强硬,美国总统川普立即在推特发文,宣布对中国原先二五○○亿美元商品课征的二五%关税提高到三○%,而原本开征一○%的三○○○亿美元商品关税,则拉高到十五%。川普形容自己是上天选中对付中国的人,又称习近平是敌人,更令人吃惊的是,川普说美国没有中国会更好,他会下令美国企业撤离中国的生产基地,这是去年三月美国对中国祭出关税贸易战以来,双方最剑拔弩张的一刻。

**反击贸易战,中方出招货币战?**

美中双方摊牌,有如断交前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全球金融市场也出现激烈震荡,最具代表的是美国道琼指数重挫六二三.三四点,那斯达克指数下跌二三九.六二点,跌幅达三%。美股重挫随即引来二十六日亚洲股市的暴跌,香港恒生指数开盘一度下跌近九○○点,台湾加权指数一度下跌近二○○点,而中国有如发动货币战一般,过去都是因为离岸人民币(CNH)遭受到狙击而出现贬值压力,这回是在岸人民币(CNY)拉动贬值,人民币汇价写下七.一五一九的低价,中方面对贸易战,似乎有意启动货币战来回应。

一向扮演中方喉舌的鹰派《环球时报》发表社评指出:中国的工具篮里装的都是反制美方的实锤,这次对美国加征关税、落下实锤,显示中国对贸易战践行「不愿打、不怕打、必要时不得不打」的坚定决心和稳定态度。《环球时报》称,中国从不主动升级贸易战,但当美方增加对中国的施压力道时,中国一定会回敬必要措施,让美方蒙受相应的损失。《环球时报》称:中国这一「规定动作」的发生十分准时,而且货真价实,每一项都攸关美方的切身利益,中方对美方的虚张声势看得透彻,深信经济规律比美国政府操控力强大得多,中方新的反制措施,会给美国带来新的痛感。

除了《环球时报》的「主战」立场外,代表官方的新华社也发表了时事评论,称关税税率加码,是应对美方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的被迫之举。新华社称这次反制精准有力,合作解决中美贸易问题是唯一选择,但合作是有原则的,中方反对美方贸易霸凌行径,在重大原则上绝不让步。《人民日报》也发表评论文章称:中方新一轮反制行动,毫无悬念,面对美国一些人单方面挑起,并升级贸易摩擦,中方有能力「奉陪到底」。

其实这个「奉陪到底」,在去年三月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美国祭出贸易战之初就烙下的狠话,如今相隔一年半,这个「奉陪到底」字眼仍然四处可见。中方这个回应,很清楚可以看到美中贸易战不断地升级恶化,关税税率提升至三○%,川普口中的习近平从「伟大领导人」变成「敌人」,大家不免要问,这场美中交火,最后结局何去何从?全球经济会出现什么样的演变?

我们先来看看眼前几个大问题,一是大家都说川普变来变去,从川普在推特的推文中,一下子加码,一下子喊停,一下子说他跟习是好朋友,一下子说习是敌人,川普似乎变来变去,但是川普改变的是战术,他的战略中心思想,从来没有改变过。

在川普当选后的自传中,他提到中国有三个段落,一是:中国经济非常依赖我们,他们比我们更需要中美贸易,可是我们却傻傻的,不懂利用这点,经济学家预测中国十年内会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那么我们做了什么,能确保与中国的竞争?

二是:有些人希望我不要把中国说成是我们的敌人,可是他们就是我们的敌人。他们用低薪劳工摧毁了我们好几个产业,抢了我们好几万个工作机会,刺探了我们企业的情报,偷走了我们的科技,还刻意让他们的货币贬值,我们该怎么做?

三是:我们要利用影响力改变现状,把情势转变到对美国和美国人民有利的位置,第一步就是对中国人摆出强硬的姿态。与中国周旋的时候,我们必须抬头挺胸面对他们,然后我们两方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讨论怎么让两国贸易更公平。

**升温、和谈、触顶,转折时刻来临?**

如果从川普的谈话来看,过去一年半来美中贸易交火,这一切似乎都按着川普的「脚本」在演,他对中国摆出「强硬」姿态,然后是双方好好坐下来谈,眼前双方剑拔弩张,张力似乎达到最高点,但这也符合川普一向的「交易的艺术」,把冲突对立拉升到最高,双方再坐下来谈,也许现在到了转折的时刻。

川普对中国祭出贸易战,可说是突施奇招,过去中南海的经济专家反覆推敲一个命题,中国不能重蹈日本覆辙,于是中国的经济专家深刻研究一九八五年《广场协议》,最后达成共识是绝不可让人民币无止境升值,但中国顾了人民币汇价,却疏忽了川普在贸易关税上另辟战场,关键是川普看准了美中贸易的失衡。

过去三十年中国成了世界工厂,主要产品卖到美国,中国对美享有庞大的贸易顺差,川普经济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一开始就说,任何对美国享有庞大贸易顺差的国家,都需要与美国合作。就产品和产业别,在一定期限内降低贸易顺差,这是美中在贸易战开打的底蕴。在一八年三月美中贸易战开打之前一年,中国产品输往美国五○五五亿美元,美国产品输往中国一二九九亿美元,这个贸易额相差悬殊,给了川普可操作的空间,这有如两人在牌桌上的梭哈,川普掌握了五○五五个筹码,习近平只有一二九九个筹码,川普先出五百个筹码,习近平加码六百个筹码,川普又加码到二千个筹码;现在川普把五○五五个筹码全用上去,关税税率从一○%到三○%,在中国靠「毛三到四」生存的产业,有哪个吃得消?

**任由中国经济成长,美国现在才醒来?**

这场贸易战步步升高,很多人不自觉要问,到底谁会胜出?也有人问美中摊牌最核心的问题在哪里?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的崛起堪称是人类历史上重大的奇蹟,全世界从来都没有出现一个经济体,可以那么快速地成长,累积那么庞大的经济体量。这当中,中国在二○○一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中国享受全球化带来的机遇,是推升成长最重要的关键,全世界原本以为中国在经济发达起来之后,会成为民主国家,成为自由经济的一分子,没想到习近平更改任期制,行极权独裁的专制路线,他上台以来不断诉求一带一路、中国制造二○二五,一直到中国央视高喊《厉害了,我的国》,终于惊醒美国注意。

在欧巴马时代,美国面对中国的崛起已有了疑虑,欧巴马喊出「重返亚洲」,但没有具体行动。这回遇上川普狂人,他把口号化为实际行动,带领鹰派反中健将,大家对中国都有定见。例如,美国贸易代表赖海哲(Robert Lighthizer)说:「中国是无情且贪婪的经济掠夺者,关税是对付中国的必要手段。」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Wilbur Ross)则说:「美方不反对中国发展先进科技,但反对窃取机密、强迫企业技转等不当手段。」罗斯强调「智慧产权才是美国的未来」,这段期间,包括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也都对中国今天的集权独裁体制感到疑虑,国际大鳄索罗斯(George Soros)更说:「习近平是开放社会的最大敌人」。

一路看下来,美中贸易战最后一定是人类价值的选择,这就像一九三○年代希特勒崛起,最后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结盟,与民主国家展开一战,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由来。假如中国继续壮大,必然引发「全球人类关进铁幕」的疑虑,最后是人类生活体制与价值的决战,这才是美中贸易战最深层的问题。

到目前为止,中国可以自豪地说,中国可以改变过往以投资拉动的成长模式,中国拥有十四亿人口的庞大市场,下一步可以从投资驱动转向消费驱动,中国靠内需消费,依然可以维持成长动能,但是美中翻脸相向,中国面临的挑战势必比过去任何时期更严峻。

首先是中国过去靠外国直接投资(FDI),这个由投资拉动的经济结构支撑中国经济三十年,这次川普祭出贸易战,其实是驱赶中国制造业,川普说,要美国企业离开中国的生产基地,这正是他的初衷。美国把关税愈加愈高,也暗示全球制造业必须想办法离开中国,未来如果中国FDI金额下滑,中国经济发展必然减速。

二是过去中国靠着庞大出口累积顺差,这个庞大顺差也创造出惊人的外汇存底,过去中国一年至少从美国赚取三到四千亿美元的贸易顺差,这个顺差如果快速缩减,那么中国靠着赚来的外汇转化为人民币通货,宽松的货币供应又推升炒高房价的火力,这个模式如果停下来,中国经济必然出现很大的麻烦。这当中必须注意几个指标,一是中国的外汇储备,中国的外汇存底一度逼近四兆美元,现在必须力守三兆美元关卡,如果跌破三兆美元,或是二.八兆美元,甚至二.五兆美元关卡,中国经济都会出现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

**资金外逃、人民币破七,接下来?**

中国必须面对境内资金外逃的压力,这包括过去三十年到中国设厂的制造业有迁厂压力;另一个是中国过去致富的有钱人资本出逃的压力,这会形成「掏空体制」。在中国设厂的企业、中国富人的资金如果外逃加速,中国即使严加控制资金流动,仍有挡不住的压力。

这次人民币破七是一个讯号,虽然中国人行有意引导人民币贬值,化解关税升高的冲击,但是汇价是一刀双刃,货币贬值若能随心所欲,问题不大,最怕的是人民币贬值产生信心危机,触发房地产大跌的压力,中国经济奔驰了三十年,不论工资、消费、房价都已到非常高的基期,一旦经济发展增速放缓,经济的土石流很容易席卷而至,这才是中国经济背后的隐忧。

但最关键的仍是,中国必须面临体制改革,一九七八年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中国这四十年快速发展的催生者,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则是经济发展中的政治改革失利,但江泽民、胡锦涛的走资路线,让中国经济发展又增速,这次习近平的极权专制领导,可能是中国经济发展四十年来,最严酷的一场挑战。(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董永年)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