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7, 2018 / 12:00 AM / a month ago

专栏节选:美股的空前变局--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2月27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2月27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中美贸易战的后座力愈发明显,美股在2018年最后一个月出现不寻常的重大跌势。贸易战下,全球供应链开始脱链,各国必须选边站,这是美股重挫的一大根源。

二○一八年的平安夜,美国股市出现不寻常的跌势,美国道琼指数大跌六五三.一七点,跌幅达二.九一%,标准普尔五○○下跌六五.五二点,跌幅达二.七一%,美国六大指数全都出现巨大跌势,例如,那斯达克跌二.二一%,NBI生技指数跌一.一九%,费城半导体指数跌二.九%,假如这只是一天的跌势,对涨了一整年的美股冲击并不大,但是如果用整月来看,十二月是美股的灾难月。

二○一八年最后一个月,可能是美股史上最惨重的灾难月,到二十四日为止,美国六大指数的跌幅如下:道琼指数十二月下挫三七四六.二六点,跌幅达十四.六七%,标普五○○下跌四○九.○七点,跌幅一四.八二%,那斯达克下挫一一三七.六二点,跌幅十五.五二%,NBI生技指数受到欧记健保(Obamacare,《病患保护及可负担医疗法》)违宪的影响,十二月大跌十七.八九%,罗素二○○○跌十七.三七%,费城半导体指数跌十三.七三%。

比较○八年金融海啸,美股在雷曼兄弟宣布破产的○八年十月下跌一五二五.六五点,跌幅达十四.○六%。十二月还没有结束,道琼跌幅已超越十年前的金融海啸,而且,美股十二月的跌幅也超越了一八年前面十一个月累积的涨跌幅度,例如道琼指数十二月跌十四.六七%,而一八年全年下挫十一.八四%;那斯达克十二月下跌十五.五二%,但一八年全年迄今只下挫一○.二九%。因此,美股十二月的大跌背后代表了什么含义,这是第一个值得探究的问题。

**东协市场反历史经验,没被美股拉下水**

过去惯例来看,美股大跌势必牵动全球股市,产生牵一发动全身的效果,美股重挫,全球股市一定惨烈下跌。但是,今年十二月,有好几个市场与美股走势不同步,例如东协市场相对强势,十二月马来西亚股市小涨○.二四%,印尼股市上涨一.七七%,印度股市小跌二%,亚洲股市相对抗跌,仅韩国股市小跌二%,上海A股跌二.三七%,深圳A股跌三.一五%,香港恒生跌三.二三%,台湾的OTC及加权指数也只小跌二.五一%,中东的阿布达比、沙乌地阿拉伯都是上涨的,南非股市上涨三.八一%,不像上一次金融海啸来袭,全球股市无一幸免。

但是这可能与全球市场的差异性有关,例如中国股市从六月就开始下跌,深沪股市一整年狂跌,到了年终,跌势已是强弩之末,美股强大的跌势,对中国股市冲击已相对减弱。这种情况跟台湾股市也有点异曲同工之妙,像与美股连动较高的台湾加权指数十月下跌一○.九四%;OTC指数跌到二十年来均线附近,十月下挫十四.七九%之后,十一月强弹十一.八二%,现在到了低档已出现抵抗力,这是美国股灾中大家首度看到的涨跌不同步景象。

**贸易战、升息,一九年世界经济埋下恶兆**

即将进入一九年的此际,美股出现这股排山倒海的跌势,似乎已对一九年的世界经济埋下了恶兆。

一八年被大家提到最多的是中美贸易战引发一九年经济衰退的疑虑。第二个变数是美国联准会(Fed)一八年升息四次,联准会基本放款利率已从○~○.二五%上升到二.二五~二.五%;美国升息又缩表,对全球经济产生的效果立竿见影,开始浮现。第三个主因是中国经济下行的风险疑虑正逐渐升高,最近网路流行一段影片,内容是《环球财经》总编辑向松祚在中国人民大学的演讲,直指今年中国国内生产毛额(GDP)只有一.六七%,甚至可能是负值。这个影片很快就被删除,但是大家对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直接冲击,心里都有谱。

美股的重挫,整体来说就是投资人开始担心经济前景转差,企业获利成长动能减弱,投资人更担心市场扩张期已结束,设备投资支出遽减,反映在货币市场的便是美股急挫,总统川普气急败坏地扬言要开除联准会主席鲍尔。目前短天期的债券殖利率显著上扬,两年期债券殖利率上升到二.六%,已逼近十年债券殖利率;利率倒挂现象,更令投资人害怕,因为历史经验显示:经济衰退将至。

**全球股市蒸发逾六兆美元,美前五大企业占25%**

根据摩根大通数据显示,股市与债市都强烈反映一九年经济将陷入衰退,全球央行货币政策由宽松走向紧缩,一八年十二月联准会的升息决策,非但没有缓和市场紧张气氛,反而令投资人更加不安,加上过去十年来美股涨幅实在太过惊人,这一波回档最主要核心是市值前五大科技巨擘。

美国市值最大的FAAMG,从Facebook (脸书)、Apple(苹果)、Amazon(亚马逊)、Microsoft(微软),到Google(谷歌);不过,市场上喜欢称尖牙股(FAANG),用Netflix取代微软。

其实微软已是美国第一大市值企业,微软不管美股怎么跌,市值仍在七千亿美元以上,这比Netflix只有一千亿美元出头,双方实力相差之大是无法比拟的,所以我觉得FAAMG比FAANG更具代表性。

这次美股最大的震央其实就是FAAMG五档大型科技股,灾情最重的是苹果。一八年十月三日,苹果股价才创下二三三.四七美元天价,市值达一.一六兆美元,这是美国最早挑战一兆美元市值的企业。但是,两个利空撞击苹果,一个是iPhone X推出之后,苹果新机销售不佳。被视为苹果天王分析师的郭明錤预估,一九年第一季iPhone手机出货量下修二○%,从原先四七○○万至五二○○万支,下修到三八○○万~四二○○万支。苹果手机的出货颓势其实在一八年已显现,中港台三地苹果供应链很多个股都重挫六、七成,已可看出苹果败象。

另一个是中美贸易战,中国消费者开始抵制苹果手机,尤其华为财务长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捕事件,更加剧苹果的压力。

一八年十月以来,苹果第四季的跌势令人大开眼界,短短三个月之间,股价从二三三.四七美元急跌到一四六.五九美元,苹果在第四季股价重挫三五.三九%,市值从一.一三兆美元重跌到七三四一.七亿美元,苹果也从市值逾兆美元企业的宝座上摔了下来。

第二家市值上兆美元的亚马逊也惨不忍睹,股价最高一度涨到二○五○.五美元,市值达一.○二六三兆美元,亚马逊成为第二家上兆美元企业,亚马逊执行长贝佐斯成为美国首富。但平安夜这一天,亚马逊股价跌到一三四三.九六美元,市值剩下六五七一.五亿美元,亚马逊一度超越苹果,成为市值冠军,如今落居第三。

现在美国股市市值之王是微软,第四季微软股价最高涨到一一六.一八美元,市值八九七八.三亿美元。微软一直都是市值第三大企业,但一八年苹果、亚马逊跌得比微软还惨,一八年十二月以来,微软已经成为全球市值第一大企业。到目前为止,微软股价最惨跌到八十三.八三美元,市值七三一○.一亿美元,微软从最高价跌下来,市值少了一六六八.二亿美元,这是相对轻微的。

第四家是Alphabet(Google母公司),这次股价从一二九一.四四美元跌下来,市值一度达九六五○.八亿美元,这回股价跌到九七七.六六美元,市值剩下七三九二.四亿美元,少了二二五八.四亿美元,到目前为止,名列全球第四大企业。

第五大的脸书今年也是灾难频传,股价最高涨到二一八.六二美元,市值一度达六三三五.八亿美元,这回股价惨跌到一二三.○二美元,市值剩下三六一三.九亿美元,第四季脸书市值缩水二七二一.九亿美元,若把FAAMG五大企业市值的蒸发加总起来,高达一.四兆美元,这是对美股最大的伤害。一八年全球股市市值蒸发了逾六兆美元,这其中单是全美五大市值企业就占了四分之一,这才是美股大跌最核心的压力。

大家关注的很多个股,例如,中国第一大市值企业阿里巴巴股价从二一一.七美元,跌到一二九.七七美元,市值从五五三九.三亿美元跌到三三九二.一亿美元,市值少了二一四七.二亿美元。这次在美国挂牌的相关个股跌幅也很惊人,例如京东从五十.六八美元跌到十九.二一美元,跌幅逾六成;百度从二八四.二二美元狠跌至一五五.二五美元;网易从三七六.○二美元跌到一八四.六美元;携程网从五十一.九一美元跌到二十五美元,跌幅都令人印象深刻。

在新经济路上奔驰的两档重量型个股,像Netflix从四二三.二美元跌到二三三.六八美元,市值从一八九三.四亿美元跌到一○五六.九亿美元,少了八三六.五八亿美元,蒸发了四四.一八%。更惨烈的是Nvidia(辉达),在AI(人工智慧)奔驰的时刻,辉达股价从二十美元左右涨到二九二.七六美元,市值高达一八○八.五亿美元,差一点超过台积电,如今股价却重挫到一二四.五美元,市值蒸发了一○一四.二亿美元,现在只剩下七九四.三亿美元,跌幅将近六成。

这是美股的「主要伤势」。以投资苹果的股神巴菲特来说,这次波克夏A股也跟着跌下来,但是到目前为止,股价仍在二八二六四○美元,市值仍达四六一四.四亿美元,仍然挺在全球第五大市值企业。可以看出在这一波风吹雨打中,巴菲特果然姜是老的辣。

从川普上任以来,川普最喜欢把美股上扬当成政绩,他在推特上经常秀出美股涨幅多少?美国GDP成长率多少?失业率降到多少?美股开始下滑时,中国股市跌得更惨,川普一度洋洋得意,认为中国股市跌得比预期多,贸易战效果超过预期,现在贸易战的后座力出来了,从一九七二年以来,美国一直为中国跃上国际舞台背书,美国相信中国会是愈来愈开放的贸易伙伴,但现在它成为世界最集权独裁的政权。

**全球供应链开始脱链,各国选边站**

美中之间十年来的凝聚开始瓦解,中美双方关系开始脱钩,中国对美国投资开始减少,美国对中国出口也会跟着递减,中国与美国对双方投资都设路障,全球供应链开始脱链,各国也会选边站,这才是美股重挫的第一大根源。

不过,美股重挫后仍有重生力,美股跌跌不休,企业积极执行库藏股,一八年第三季企业买回库藏股二○三八亿美元,一到三季共买回五三六○亿美元,而一八年美国五○○大企业配发的股息达三三六○亿美元,这些钱多半会流回股市。估计一九年企业买回库藏股将达九四○○亿美元,配发股息将达五二五○亿美元,如果把股利加上库藏股,这个金额会达一.三兆美元。这表示美国五○○大企业在一七到一九年对股东回馈总额,将超过联准会量化宽松的总金额。

股市重挫后,资金将对股市发挥正面效应,这是危机中大家值得注意的讯号;也就是说重跌之后,可能是一次危机入市的机会。(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董永年)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