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6, 2019 / 12:01 AM / 10 days ago

专栏节选:老大、老二之争剧情未了--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6月6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路透台北6月6日 - 《今周刊》专栏作家陶冬先生,最近接受《香港经济日报》专访时表示,中美角力从贸易战延伸到科技战,两国不断出招,争夺的是未来百年的全球影响力。过去百年,美国干掉四位老二,这场老大、老二之争,中国十年也拖不了,甚至三年都拖不了。这个观点很有创意。

先是美国总统川普在五月十日对中国二○○○亿美元商品开征二五%高关税,接着又向华为下重手,宣布对华为重要关键零组件「禁运」政策。

而中方也在观察半个月后,出手反制,先是《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文章称:奉劝美方不要低估中方维护自身发展权益的能力,「勿谓言之不预」。

这个词是中国最严重的外交警告,在此之前,有三次用到这个「词令」,一次是一九六二年中国对印度的边境反击战之前警告,一次是一九六七年中苏珍宝岛事件,另一次是一九七八年中越战争前。可见中美贸易战步步升高,已到了危险时刻;难怪连美国五角大厦也要发表声明指出,「贸易战不会演变成军事战」。

从眼前的线索来看,美国先是发动关税战,接着是制裁华为的科技战,再来或许是稀土战争。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川普出手后,特别安排一趟赴江西调研的行程,考察位在江西赣州市的金力永磁,了解稀土产业发展概况。

根据彭博资讯的报导,中国如果大打稀土牌,可能会对美国工业带来困扰,目前美国的稀土八成来自中国,美国的汽车、家电产品与工业设备都要用到稀土,稀土其中一个金属元素「钕」,用来生产钕铁硼永磁材料,一般用在汽车的动力转向装置。彭博访问美国一位企业家指出,中国如果透过紧缩永磁材料的供给,可能对美国工业带来毁灭性的影响。

中国商务部被问到是否祭出「稀土牌」时,巧妙暗示,中方愿意满足世界各国对稀土资源的正当需求,但如果有任何国家想利用中国出口稀土制造产品,一手又打压中国的发展,于情于理都令人难以接受。如果中国大打稀土牌,全球产业链可能再引起一波骚动,也恐怕会波及金融市场。

**陆反制开出第一枪,拿联邦快递开刀**

除了准备祭出稀土牌,中国国务院在五月三十一日召开记者会,说明《关于中美经贸磋商的中方立场》。在这个白皮书中,中方指控美方多次出尔反尔、立场反覆,损害两国关系。国务院标示的三个出尔反尔,一次是二○一八年二月,中国已针对扩大对美国进口农产品及能源达成共识,但美方却抛出三○一调查报告,指控中国盗窃智慧财产权及强制技术转让,宣示将对中国五○○亿美元商品加征二五%关税。

第二次是一八年五月十九日,中美双方达成不打贸易战的共识,但双方发表联合声明不到十天,美方就推翻磋商共识,宣布继续加征关税。第三次是一八年十二月一日,在G20领导人峰会之后,双方同意停止互相加征高关税,但美方坚持不合理的高要价,坚持不取消贸易摩擦以来加征的全部关税,且坚持在协议中写入涉及中国主权事务的强制要求,这是破局的关键。

中国国务院详细说明双方翻脸的三个转折,接着又为美国封杀华为行动采取反制,商务部表示:「为维护国际经贸规则和多边贸易体制,将根据相关法规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对不遵守市场规则,背离契约精神,出于非商业目的,对中国企业实施封锁的外国企业、组织或个人,列入清单,并采取必要措施。第一个被开刀的是把华为从日本寄出的信件转送到美国的联邦快递(FedEx),下一步可能是针对封锁华为的企业。

这项「不可靠实体清单」,最多可能涉及数千家企业,换句话说,中美角力全面开战,外界原寄望今年六月G20峰会,双方能签订协议,现在看起来更加不乐观。

陶冬对老大打老二理论有几个重要论述,一是他认为中美之间恐怕不是贸易之争,也不仅是科技之争,而是一场全球影响力之争,是老大与老二之争,或许在他有生之年,也看不到结果。二是贸易战没有赢家,不要想谁会胜出,坐下来谈是最好的方法,是唯一可达成共赢的方法,合则两利,争则相损。三是自中美贸易纠纷开始,从经济数字来看,打击最大的不是中国出口,而是投资。

四是全球化趋势必然逆转,受影响的肯定不只是中美两国,全世界经济的平均增速在未来二十年会跌出一大截,生产线会出现大迁徙。五是中国的问题与日本的问题有相似之处,但未来演变路线未必一致,日本陷入失落的三十年,中国十年也拖不了,甚至三年也拖不了。

**两强司马昭之心,从5G争到全球影响力**

陶冬也强调,过去五百年,全球出现十六次老大、老二之争,当中十二次都以战争形态出现;美国则在一百年之间,干掉四位老二——德国、英国、前苏联及日本。这次中美之争是老大、老二之争的延续,两国先争5G,长远再争未来全球影响力老大。目前双方互信基础薄弱,达成协议机率很低。

陶冬也认为,现代许多战争都是以贸易战、汇率战、价格战争形式出现,中美这场全球影响力之争,恐怕在他有生之年都不会结束。日本被美国拉下来,靠的不是战争,是贸易战与汇率战。苏联九○年代崩溃,归咎于油价大跌,当年日圆升值,楼市崩溃,陶冬认为问题并非房地产崩盘,而是楼市崩溃后,日本政府及日银错失大规模清理坏帐的空窗期,加上日本人口老化,让日本陷入失落的三十年;但中国社保体系不及日本,陶冬认为,中国可忍受的苦日子,与社会安定相关的临界点,比日本还低,不过中国政府反应问题的能力,可能比日本迅速。

陶冬的老大、老二之争妙喻说得很好,当中过去五百年的十六次老大、老二之争,可能需要花一些时间研究;不过近百年的四次老大、老二之争,大家印象都很深刻,其中在一战、二战之间,美国除了珍珠港事件外,战争都没有发生在美国本土,美国未受太多战火株连,元气恢复最快,再加上透过《布列敦森林协定》,美元取代英镑成为国际通用货币,从此美国奠定世界「一哥」地位,英国号称日不落国,在一战到二战后也逐渐被边缘化。

这当中,一九三三年希特勒崛起的德国,一度改变了世界版图。一九二九年美国经济大萧条,经济衰退的阴影冲击到全世界,在一九二九年前后,德国金融体系崩溃,德国最大两家银行倒闭,德国刚刚经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败国赔款,经济深陷泥淖,也给了纳粹主义抬头的机会;希特勒取代了威玛共和,德国军国主义发展迅速,其后更与日本军国主义及义大利法西斯主义结合,引爆二次大战,美国在遭到日本偷袭珍珠港后加入战役,最后胜出。德国战败,被拔掉攻击邻国的牙齿,从此致力发展经济。这是美国走上老大之路的两个转折。

到了八○年代,美苏冷战,主角是美国总统雷根与苏联领导人戈巴契夫。美苏冷战其实从二战后开始,苏联红军以战胜国之姿占领东德,并席卷欧洲半壁江山,中国共产党也跟着崛起,苏联与美国平起平坐。

雷根上台后,爆发了两伊战争,伊朗及伊拉克对打超过八年,大家打得山穷水尽,最后油价因两伊大量开采石油而暴跌,从接近四十美元跌到剩下三美元多。

油价下跌加剧苏联经济压力,加上苏联出兵攻打阿富汗,戈巴契夫面临空前压力。一九九○年,柏林围墙倒塌,东西德接着合并;叶尔钦上台后,旧苏联正式解体,很多欧洲国家也跟着重组。美苏冷战长达十年之久,最后苏联解体了,现在俄罗斯已难与美国平起平坐。

**挥别失落平成,奥运将成日本翻身新机会?**

八○年代美苏冷战中,日本成了主要受益国,亚洲爆发韩战,给了日本在二战战败后崛起翻身的机会。一九六四年日本拿到东京奥运主办权,从此日本经济快速复苏,日本汽车、家电都称霸全球;到了八○年代,日本已成了经济强国,在泡沫经济爆发前,日本东京地价暴涨,当时号称一个日本可以买下四个美国,东京日经指数从六千多点飙升到三八九五七点,日本股市市值一度达六.六兆美元,直逼美股的八兆美元,日本国力直追美国。

但这个巨大泡沫在一九八九年底吹破,日本房地产暴跌,很多家庭陷入负资产漩涡,不可自拔。

这当中有一个重要转捩点。日本出口快速成长,对美贸易顺差占全美贸易逆差四二%,一九八五年九月,由雷根时代的美国副贸易代表赖海哲(Robert Lighthizer)主导完成《广场协议》(Plaza Accord),从此日本为减少贸易逆差,日圆走上快速升值道路,从二战后的三六○日圆兑一美元,到《广场协议》时升到二六三.五兑一美元,日本泡沫吹破,更狂升到七十九.七五兑一美元。日圆升值引入热钱,最后吹出股市、房市泡沫。

日本在一九八九年进入平成时代,从此步入失落的三十年;今年「平成」落幕,「令和」登基,日本也拿到二○二○年奥运主办权,这会不会是日本翻身的新凭藉?值得拭目以待。

**智财权、国企补贴,习近平须处理的两大问题**

如果以一九八九年为分水岭,八九年中国爆发六四天安门事件,今年正好届满三十年。回顾过去三十年,日本陨落、中国崛起,正好成了对照组。天安门事件后,众多外资出逃,台商开始赴中国投资,此后在美苏冷战结束,日本泡沫吹破后,中国抓住这个百年难遇的大机会,快速崛起;尤其是二○○一年中国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全世界都期待中国经济发达后,会走向民主自由,当时只有赖海哲独排众议,他警告协助中国加入WTO可能引发的后遗症,如今他的预测完全应验。一九八五年签订《广场协议》时,他是三十八岁的少壮派,如今年逾七旬,川普重用他担任贸易代表,这次中美贸易谈判全由他主导。

大家都在预测未来中美博弈,鹿死谁手?陶冬认为,在他有生之年,可能仍分不出胜负。但这当中必须抓住几个重点,一是日本与中国的崛起过程中,美国都是重要推手,最后两国贸易顺差都成了美国逆差的主要来源。在泡沫经济前,日本对美贸易顺差是美国贸易逆差的四二%,如今中国对美的顺差是全美国贸易逆差的四八%,情况有过之而无不及,中美贸易战是必然。

二是日本泡沫吹破前,日本资产暴涨,房地产市值占GDP(国内生产毛额)最高达二一五%;现在中国房地产市值四三○兆元人民币,约占GDP四七○%,情况也超过日本很多。中国如何化解资产泡沫?这项工程非常巨大,对照日本经济崛起与中国快速奔驰的三十年,美国都是最大推手,而出手反制的代表性人物都是赖海哲,这样的戏码似曾相识;但这次美国出手牵制华为,这又是另一个科技战范畴,未来中国必须痛定思痛的是便宜行事的弯道超车,以及反省「拿来主义」,什么事情外面都有,花钱拿得起就拿!

未来中国必须面对智慧财产权及国企补贴问题,中国必须追求自主创新,自力研发,同时让企业摆脱奶水,在同一个水平下,与全球一起竞争。中国已是甲级劲旅,未来必须适用大国游戏规则,这可能是中国未来发展必须深思的课题。(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记者 高洁如;审校 吴云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