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专栏节选:西方需要修复,镶嵌自由主义--天下杂志
November 23, 2017 / 12:00 AM / in 21 days

专栏节选:西方需要修复,镶嵌自由主义--天下杂志

(本文由台湾天下杂志提供,节选自11月22日出版的中研院院士朱云汉专栏)

美国政治学会现任会长雷克(David Lake)是令人尊敬的国际政治经济学专家。他今年年会的演讲,特别针对川普主张的「美国优先」政策如何损伤美国国际领导地位的合法性,提出分析。

重要结论之一是:美国要重振其国际领导地位,须从修补自由国际秩序的国内社会支持开始,而其处方就是重建「镶嵌自由主义」。

镶嵌自由主义,由曾担任联合国助理秘书长的哈佛大学教授瑞吉(John Ruggie)所创,以此说明战后自由国际秩序的关键配套设计。这配套的精髓,是要驾驭资本主义必然带来的经济不稳定,以及节制其破坏性与掠夺倾向,合理保障多数社会群体的生存与发展机会,维护社会永续发展及自由国际秩序的合法性。

从二战结束到八○年代柴契尔与雷根推行「新自由主义」革命之前,有近四十年时间,西方政治菁英都牢记二十世纪前半叶资本主义危机反覆出现的教训,并对苏联社会主义体制的威胁不敢掉以轻心。所以,普遍采用累进税制、劳动法规、市场监管、金融防火墙、公平交易、社会福利、国有化等各种制度来层层节制资本主义。

当时的国际规范,也允许各国保留足够的防卫措施与调节工具,来缓冲自由贸易与跨境投资对各国的冲击。例如,将敏感产业(如农业)排除在贸易自由化目标之外,严格管制资本帐的兑换,限制外国投资人参与本国资本市场,不允许热钱在各国资本市场流窜。

这些限制大幅削弱资本家的移动自由,以及与劳方的谈判筹码,企业主不得不与劳工阶层及中产阶级达成妥协。

但是,过去三十年,柴契尔与雷根推行新自由主义革命,把许多这些保护与平衡措施都拆解了,让社会弱势群体都裸露在无情市场力量之下,让跨国资本的支配力量凌驾于国家与社会之上,镶嵌自由主义逐渐花果凋零。

如今,雷克提倡修复镶嵌自由主义,知易行难。因为资本家早已没有祖国,并将自己享有的跨境自由移动、支配政策的权力及投资优惠条件,视为理所当然。除非西方国家还要经历更严峻的经济危机、更劲爆的社会冲突,才有可能重新启动镶嵌自由主义的制度安排。(完)

天下杂志最新文章,请点选 (www.cw.com.tw/)

注: 1.专栏作者为中央研究院院士,也是台湾最具国际声望之政治学者之一。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