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7, 2018 / 12:01 AM / 9 days ago

专栏节选:透视企业减资的内涵--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5月17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台湾第二大市值企业鸿海,五月十一日台股收盘后意外宣布将现金减资二○%,同时配息二元,股东每股可收回四元现金。郭董这一年来的一举一动可用「喊水会结冻」来形容,不论是威州设厂,再启台资企业投资美国的热潮,郭董分拆FII到上海上市,也引起两岸三地资本市场的骚动,这次宣布减资同样震撼全台资本市场。

台湾资本市场的减资游戏不是今天才有,只是鸿海是重量级企业,意义当然非同小可。过去进行减资的企业都是经营不善,每股净值不到面额,甚至是五元以下的艰困企业。后来一些股本庞大「不良于行」的企业,开始进行减资,最具代表性的是最近股价直逼千元的国巨。

**国巨、稳懋领头,减资效应带动股价**

二○一三年国巨开始进行减资,那一年国巨现金配○.一元,但减资三○%缩减六十六.一六亿元股本,国巨股本从二二○.五三亿元减为一五四.三七亿元,在减资之前,国巨一直是徘徊在面额以下的低价股,减资三○%后,国巨股价进化到二十~五十元之间,到了一四年,国巨配四元现金,减资七○%,股本剩下六十六.七九亿元,这么一减,国巨晋升为百元以上高价股,到了一六及一七年,国巨又进行两次减资,股本缩减剩三十五.○六亿元,今年国巨宣布配十五元现金及二元股票股利,股价跳升到九○○元以上,成为股价仅次于大立光的「股后」,陈泰铭成了减资潮的看板人物。

有了国巨成功示范,去年全市场有三十八家企业进行减资,另一个具代表性的是砷化镓大厂稳懋,在一五及一六年进行两次二○%的减资,稳懋股本从七十四.二二亿元减为四十.七七亿元,稳懋削减股本,再加上基本面改善,EPS从二.一八元快速上升到去年八.九一元,股价一度涨到三四○元。

国巨与稳懋是这几年减资的样板,这次鸿海宣布减资二○%,股本将减除三四六.五七亿元,鸿海资本额将从一七三二.八七亿元减为一三八六.三亿元,郭董祭出了这个大动作,在五月十四日的台股股价出现了正面回应,今年以来股价跌跌不休的鸿海,十四日大涨四元,涨幅四.七一%,成交量放大到十二.八万张,一直以来对鸿海减码的外资,在十四日这一天大举买超鸿海三万二七六六张,市场上也热烈讨论鸿海的减资是利多?还是利空?

以「郭董学」专家着称的杨应超先生表示他的三个忧虑,一是减资代表保守看待成长,过去科技业处在高成长期,公司以配股为主,后来成长趋缓,配现金比重增加,现在居然流行减资,杨应超认为这是资本市场的「数字游戏」。二是筹资会选在高本益比市场,他说企业会选择在高本益比市场挂牌筹资,在低本益比市场把钱还给股东,尤其鸿海这种大企业对资本市场有绝对的敏感度,杨应超解读鸿海的减资,某种程度上是对台湾没有信心。三是产业转型面临新旧势力冲突,杨应超认为台湾靠PC产业起家,高成长的黄金时期已过了。

**重心放在FII,鸿海突围力挽狂澜**

其实这个情况两岸三地皆然,像是后来成为全球最大PC厂的联想集团,这些年在香港股价从十四.三跌到三.六三港币,被移出恒生成分股,台湾的PC、NB产业老早已走过飞黄腾达的岁月,像广达在九○年代后期上市,股价一度涨到八五○元,如今跌到五十一.一元,华硕一度涨到八九○元,英业达也曾涨到四二八元,大家都忘了鸿海的历史天价在一九九九年曾涨到三七五元。现在郭董力图从硬体代工突围,FII是一个突破点,鸿海把重心放在FII,台湾的鸿海可能变成控股公司,在成长不易再突破的情况下,适度减资、把钱还给股东,不失为好方法。

杨应超的三个角度我大致同意,台湾的企业进行减资不是今天才发生,但郭董这个大动作的确会引来市场上高度关注。我们先把减资说明一下,减资通常有两种,一种是企业因为亏损,为了挽救每股净值,于是进行股本缩减的减资,今年最具代表性的有东讯与铼德。

东元集团旗下东讯在WiMAX发展失利,招致重大亏损,资本额六十三.○六亿元的东讯,股东权益只剩下二.八六亿元,每股净值剩下○.四六元,今年东讯准备减资五○%,股本缩减三十一.五三亿元。亏损逐渐缩小的铼德,今年也将减资二七.三二%,股本减除四十八.二六亿元,铼德经过二○○○年CD-R光碟片好景后,一直都处在亏损状态,一六年第一次进行减资三二.三八%,这次再减二七.三二%,资本额将从二六一.二九亿元缩减为一二八.四二亿元。

自从铼德宣布减资,又宣布抢攻B2B及云端市场,再加上铼德接获Japan disc订单,也成为Panasonic海外Archival Disc生产伙伴,这个减资动作,加上基本面改善,虽然铼德亏损尚未止血,但铼德股价已大涨到九.六元。

减资通常是问题公司重返荣耀必要的手段,去年旺宏与茂矽的减资都发挥了正面效果,去年旺宏资本额从三六一.七八亿元减资五一%,股本减为一八○.七亿元,旺宏在NOR FLASH跌价的时代,业绩年年亏损,到一六年底旺宏每股净值只剩下五.○七元,旺宏最惨股价跌到二.一一元,旺宏减资后,碰上FLASH景气好转,旺宏股价一度涨到六十.九元,现在已摇身一变健康的企业,今年配出一元现金及○.二元股票股利。

另一家是记忆体的茂矽,九○年代茂矽曾有风光岁月,但茂矽投资茂德最后破产清算,茂矽最惨每股净值剩二.○二元,去年茂矽一次减资七九.八一%,股本剩下七.一四亿元,然后再用每股十三.六八元溢价增资,引入强茂、朋程当大股东,有了两大股东急救,茂矽每股净值重回面额以上,对股东而言,减资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必要手段。

另一种减资是现金减资,也就是退还股款给股东,这是一种缩减股本的动作,正面解读是公司经营者自觉公司无法为股东创造更好的投资报酬,直接选择把股款退还给股东自行去投资,这也被解读是一种看淡前景的动作。

**改善股东报酬率,市场给予正面回应**

二○一七年全台上市柜企业有三十八家减资,今年有三十一家上市柜公司、三家兴柜公司,看起来今年减资的企业有鸿海带头,还会继续挑战新高纪录。由于鸿海一家退还股款三四六亿元,使得今年三十四家减资企业退还股东股款高达六一五亿元,这已是这些年台湾资本市场最高纪录。

减资是缩减股本,这等于是把分母缩小,分母缩小会使企业每股盈利、每股净利跟着提高,进而可以改善股东权益报酬率,最让市场欢迎的是减资退还的股款不必缴税,这也成了高所得者的最爱,因为具有这些优势,这些年宣布减资的企业,市场上通常都正面回应。

减资在投资学上是一种企业消极退缩的动作,基本上是资本市场的警讯,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台湾的资本市场经历过快速的成长与膨胀,尤其是九○年代员工分红配股的时代,大多数企业股本膨胀太严重,若是成长到尽头,减资也是必要手段。

我用鸿海来解读,郭董在一九七四年二月创设鸿海土城工业区,一九八六年鸿海公开发行资本额只有一.三亿元,到一九九一年鸿海股票上市,鸿海有三次现金增资,其中一九八八年盈余配股二.七八元,再加上现增九○%,鸿海股本从一.八亿元变成四.五亿元,到一九九一年鸿海以八.○三亿元资本额上市,鸿海上市那年净利二亿元,EPS是二.四九元,此后鸿海进入高成长时代,一九九四到九六年鸿海配股至少四元,有一年配五元,鸿海股本变成五十一.一八亿元,鸿海在九○年代PC产业高成长年代迈向高成长,股价也一度涨到三七五元,如今代工已进入微利,鸿海这些年EPS努力维持在八元以上,但资本市场只给予鸿海大约十倍本益比,于是郭董重新包装富士康互联网(FII)到上海交易所寻求另一个高本益比的市场去筹资,这个战略可理解,而留在台湾的鸿海在高成长不再后,选择以减资回报台湾股东,也不见得是坏事。

**减资后等待时机,进可攻、退可守**

事实上,减资就像是一般人的瘦身运动,企业成长陷入瓶颈,适度减资可以为企业带来活力,例如,担任过磐石会长的林锡铭,今年他决定伟诠电子减资二○%,宣布减资二○%后,他告诉我,减资的计画在他的内心挣扎很久,因为过去减资是一个代表负面的名词,减资代表经营不力,也代表企业从市场退却,伟诠一直以来股本都维持在二十二亿元上下,营收在十八~十九亿元之间,每年净利约在一~二亿元之间,EPS都在一元以下,股价也在二十~三十元之间,这种不上不下的局面维持了十几年,今年他想通了,决定为伟诠减资二○%,伟诠股本从二十二.二六亿元减为十七.八亿元,也许伟诠退后一步,未来格局会变得豁然开朗,减资才刚开始。

记忆体通路商大联大,今年宣布减资八%,资本额缩减十四.六亿元,这也是黄伟祥先生一个难得的大改变,黄伟祥先生像个孟尝君,他从世平兴业开始展开一连串整并行动,他并入诠鼎、晶佳、友尚、捷元,把众多通路商绑在一起,这些年这些子公司都保有强劲获利,大联大资本额一八二.五一亿元,营收达五三二五亿元,去年净利成长到七十三.○八亿元、EPS四元,但是市场也是只给予十倍本益比,为了让大联大更有活力,今年股本从一八二.五一亿元减为一六七.九一亿元,也是一个好的开端。

今年宣布减资的黑马可能是润泰集团的润泰新与润泰全,去年卖掉高鑫控股股权,今年润泰新及润泰全保有现金,润泰新决定配发二元现金,同时减资四○%,减除六十六.八八亿元股本,资本额将从一六七.二一亿元减为一○○.三三亿元;润泰全则是配四元现金,缩减三十七.六五亿元股本,资本额从九十四.一四亿元减为五十六.四九亿元,这个减资大动作,可望为旗下两家企业带来活力。

国巨是减资风潮最大受益者,今年旗下奇力新宣布减资三○%,凯美也宣布减资二五%,最震撼市场的是台塑集团的台胜科,一次宣布减资五○%,台胜科的矽晶圆这两年涨价已炙手可热,今年配二.○八元现金,又退还股东每股五元,资本额从七十七.五七亿元减为三十八.七八亿元,让台胜科股价一口气冲到一七二元。

不过瘦身有时而尽,像国巨减资到三十五.○六亿元,今年遇上被动元件百年好景,国巨今年增资二○%,在企业实力壮大后,适度把股本增回去,有退也有进,这才是企业运作的正常之道,鸿海宣布减资二○%,引来大家热烈讨论,我觉得减资像个人减重一般,达到最佳体适能后,企业恢复活力,开始要发挥基本面的成长力,把股本充实回去,这才是减资的正解。(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