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6, 2018 / 12:03 AM / 6 months ago

专栏节选:郭董的航舰战斗群还有续航力?--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4月26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星期天搭乘高铁到台中,参加「金融嘉年华财经论坛」,在高铁站坐上计程车,这位计程车司机看到我说,他很开心载我第二次,然后他很客气地问我说:「我能不能向谢先生请教两个问题?」我说你别客气,尽管说!

他的两个问题都与近期热门的鸿海有关,他说他买到两张鸿海套牢,我问他在什么价位买的?他说是一一六元,我说你是不是去年七月初的时候买的,有参加鸿海的除息?他说是。

第二个问题是鸿海的子公司富士康工业互联网(FII)要去上海挂A股,鸿海的股价怎么一直跌?他很关注立委曾铭宗说很多台资企业准备在台股下市,然后在A股上市,他说这样子台湾的股票市场会不会被掏空?台湾的经济是不是很危险?

后面的问题,以后再述,先谈谈鸿海的未来。

**鸿海为何利多反跌?为计程车司机解惑**

这又是一次我与计程车司机的对话,这里有两个核心的问题,一个是鸿海与FII的股价,一个是台资企业要在台下市,这种效应会不会蔚为风潮,最后成为掏空台湾的一股力量?这位计程车司机有看《数字台湾》、《老谢看世界》节目,对我很熟悉,于是我很有耐心地跟他谈论这两个核心问题。

FII已经通过证监会审议,即将在五月挂牌上市,照理说,台湾的鸿海持有FII八五%,以市场预估FII在上海交易所受到重视的程度来看,上市后的估值最保守上看四千亿元人民币,乐观一点可到六千亿元人民币,换成新台币约在二兆到三兆元之间,以台湾的鸿海持有FII八五%,FII如果有二兆元新台币市值,鸿海就有一.七兆元,如果是三兆元新台币,鸿海就持有二.五五兆元新台币的部分。

眼看着这个大利多在眼前,鸿海的股价却从去年的一二二.五元一直跌到八十二.九元,这让很多「郭董迷」心都碎了。

因为,以四月二十三日鸿海股价跌到八十三元来算,鸿海的市值只剩下一.四三八三兆元,如果对照去年鸿海涨到一二二.五元,市值达二.一三兆元来算,不到一年,鸿海的市值一下子少了六九一六亿元。有FII上市利多加持,鸿海市值居然如此大缩水,实在令人吃惊,由此可见,FII到上海挂牌,没有带给鸿海正面效应,反而是负面效应持续显现。

从去年七月迄今,鸿海的股价是一段令人心惊的「跌跌不休」走势,这位计程车司机高价套牢鸿海,我问他,是不是去年媒体大篇幅报导麦格理报告,直指鸿海目标价二○○元的股价买的?他说是。可见类似情节出现在很多小股民身上。

去年六月二十日,麦格理的分析师张博凯出了一份鸿海报告,一般的外资报告都是几页,张博凯的鸿海报告多达二二○页,他以「明日世界资源整合者」来包装鸿海,让大家惊艳,这份报告有很多第一手资料,同时很有把握地直指鸿海目标价二○○元,很多小股民看到这份报告都心动。

影响所及,去年六月十九日鸿海股价大涨四.五元,二十日再涨五元,到了六月二十七日写下一二二.五元的高价,很多人都相信鸿海的股价朝着二○○元的目标价前进。不过,麦格理这份超级外资报告推升股价的强度大约只维持一个礼拜,鸿海的股价从七月起转为下跌,这位计程车司机高档买进,套牢在高档,到了十一月三十日,鸿海一记长黑直接掼破年线支撑,从此跌势加剧,一路跌到八十二.九元。

鸿海跌跌不休,不禁令人感到害怕,因为如果FII在上海挂牌可以创造四千到六千亿元人民币市值,那么持有FII八五%的鸿海怎么连一.五兆元台币的市值都挺不住?而让鸿海股价跌跌不休的最大推手是外资。去年麦格理报告出炉不久,外资持有鸿海比率最高达五五.四六%,有FII的上市利多在眼前,外资对鸿海的卖超却没停过,这到底透露了什么样的讯息?

照正常情况推估,外资在台减码鸿海,是准备腾出资金去加码准备在上海挂牌的FII,这次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在上海经过证监会审查,把台湾鸿海最精锐的子公司全都包进去,挑肥拣瘦之后,台湾的鸿海未来可能会变成控股公司,投资评等可能下降,不过鸿海目前在台湾的本益比已跌到剩下十.三六倍,鸿海的每股净值也有六十二.五七元,股价净值比也只有一.三三倍,以郭董这么有雄才大略的企业家,在台湾资本市场得到如此低的评价,这对郭董实在有点不公平。

**细究财务指标,注意获利结构弱化现象**

不过,若细究鸿海的几项财务指标,鸿海都出现恶化现象,例如鸿海的毛利率从前年第四季的八.四四%,连续四个季度都下滑,到去年第四季剩下六.一%,鸿海的股东权益报酬率(ROE)从前年的一三.八%降到去年的一一.七四%,应收帐款周转率从六.五八次减到四.八次,速动比率从一二二.九六%降为一○○.二四%。这个情况在FII切割出去后,鸿海结构的弱化可能会更加显著。

这些年鸿海持续进行子公司分拆的行动,充分贯彻郭董在二○一三年鸿海股东会上宣示的理念:「未来鸿海会从航空母舰变成航舰战斗群」。

以眼前来看,市值一.四兆元的鸿海是核心,鸿家军在台股有十四家上市公司,其中最具战斗力的是股价在五○○元以上的桦汉,从并入瑞祺电到最近宣布公开收购帆宣,鸿家军市值一度超过二.五兆元新台币,郭董宣示未来鸿海有五十家小金鸡可以分拆,这些小金鸡贴上鸿海的招牌,后浪推前浪,股价有机会超过鸿海。

如果再把郭董正式并入的日本夏普及在香港挂牌的富智康、讯智海、云智汇科技,以及去年七月很受瞩目的「鸿腾六零八八精密科技」算进去,郭董口中的「航舰战斗群」已有十九家企业,不过分割的戏码有一定限度,极度分割最后可能造成「强枝弱干」效应,值得郭董好好深思。

以去年在香港上市的鸿腾为例,鸿腾去年七月十三日以二.七港币在香港上市,开盘不久股价立即冲上三.三五港币,比招股价大涨二四%。鸿海对鸿腾持股七八.六五%,鸿腾在香港上市获得二.三九倍的超额认购,吸引二十五.三九亿港币资金参与认购,郭董特别为鸿腾选了一个「六○八八」的吉祥代号,并且把六○八八挂在鸿腾的名字上面,而鸿腾上市后也不负郭董期望,股价很快涨到七.三八港币,市值冲高到四九六.九五亿港币,达二千亿新台币,为鸿海的小金鸡又增添了重量。

可惜鸿海股价的强势并不持久,今年以来,鸿腾股价跌跌不休,最近写下二.八一港币新低,几乎回到承销价附近,让所有买到鸿腾的香港股民都套牢,目前鸿腾市值已缩水剩下一九五.二八亿港币。本来大家以为台湾股市本益比太低,现在鸿腾在香港本益比剩下十三倍,其实鸿腾去年营收达二六五亿港币,净利达十四.○七亿港币,比一六年的十三.○八亿港币略有成长,EPS也有○.二三港币,但是鸿腾股价仍得不到香港股民的青睐。

**集团实力不在上市公司家数,在于市值**

这可能与郭董留给香港投资人的印象有关,目前郭董在香港挂牌的子公司有四家,第一家是○五年上市的富士康,后来改名富智康,以提供全球手机品牌垂直整合制造为主,富智康的股价最高涨到二十七.七港币,市值一度达二二一一.八亿港币,去年富智康惊传亏损,全年营收九四二亿港币,亏损四十.九五亿港币。这个亏损噩耗,令富智康过去一年来股价从三.三四港币一直杀到剩下一.三港币,富智康现在市值剩下一○九亿港币,一家富智康就让所有香港股民伤透了心。

这比起一直跟郭董处在竞争状态的比亚迪最近股价大跌,但市值仍有五三二.九八亿港币,其实从市值就可看出企业的实力。不在上市公司有多少家,在于市值有多大?

我一直有个强烈感觉,这次FII在上海上市后,郭董喜欢的鸿海「航舰」分拆游戏,应该到尾声了,因为一个壮大的鸿海胜过几十家大家不熟悉的小金鸡,像郭董到美国威斯康辛州去设厂,人家只会介绍鸿海的郭台铭,应该不会叫出小金鸡的名字。

本来去年麦格理报告出炉,我对整个鸿海集团有很深的期待,因为这是郭董把鸿海做强做大的最好机会,如果去年鸿海股价果真涨到二○○元,鸿海市值可以拉升到三.四七六兆元新台币,已逼近一二○○亿美元,在全球竞争中,能够站上一千亿美元是一个很大的门槛,像日本软体银行一度逼近千亿美元,如今又跌到六百多亿美元,这代表实力略逊一筹,现在鸿海跌到一.四三八兆元新台币,大约四三一亿美元,在全球企业排行只能算中型企业,这对郭董立志成为国际级企业家没有加分的效果。

这些年,台积电与联电是执不执行分拆游戏的两个最极端的例子。

一九九七年,联电与台积电实力在伯仲之间,不论是营收、获利,或者市值,这两家公司都较相近,但是二十年下来,如果以四月二十三日的收盘价来看,台积电股价最近大跌,但是市值仍有新台币五.八七三兆元,而联电只有一九六三亿元,两家公司市值相差二十九倍,这是因为当年联电大玩分拆游戏,许多联家军纷纷从联电分拆出来,台积电则不玩分拆游戏,结果今天两家公司命运迥异。

热中分拆游戏的企业,最怕一个后遗症,经营者忽略了技术升级,沉醉在资本游戏中,这些年台积电与联电的核心技术愈差愈远,热中分拆游戏的企业经常会在子公司上市柜前把母公司的帐做到子公司,令子公司帐面好看,IPO的时候股价会有强力表现,但是这种帐面游戏通常都很难持久,最后仍得回到核心竞争力。

**经营者投入增值游戏,莫忘应为小股东创富**

像郭董并下夏普,郭董一开始像经营之神,没多久就让夏普转亏为盈,但是如果不是由核心竞争产生的获利,这种帐面上的利益很容易现形,最近夏普股价又从四七○○日圆跌到三一七○日圆,这次FII在上海挂牌,股价会不会只是好景昙花一现,很多人都会睁大眼睛看。

我始终觉得一家强壮的鸿海胜过几十只小金鸡,未来上海的FII与台湾的鸿海如何维持两条腿走路?或者是把FII变成郭董的旗舰?这都是郭董必须想清楚的大事,还有,企业热中资本市场的增值游戏中,千万要记得为小股东创富,而不是掠夺,只是把小股民手上的辛苦钱变成企业的摇钱树,这是郭董为自己写历史的关键里程碑。(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审校)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