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专栏节选:酣睡的经营者与迷糊的股东--今周刊「老谢开讲」
2017年10月26日 / 凌晨12点02分 / 1 个月前

专栏节选:酣睡的经营者与迷糊的股东--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0月26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台股站上万点已经百余日,但是最近有两个案例,对经营者、投资人来说,都是很值得沉思的个案,一个是创业已经六十七年的大同公司董事长林蔚山财产被扣押,一个是乐陞股票下柜。

大同集团的林蔚山董事长,因涉嫌挪用公款,金援自己投资的通达国际公司,造成大同公司十七亿元损失,今年八月经高等法院一审依《证券交易法》的特别背信罪重判八年,没收犯罪所得十三.五亿元,并科罚金三亿元。检察官担心未来没收无着,声请查扣林蔚山的财产,获最高法院裁准扣押林蔚山的财产。

林蔚山被扣押的财产,包括位在台北市的四笔土地,及大同公司、中华映管的股票,其中台北市的四笔土地一○二二.六五坪,实价登录价值七.一亿元,而林蔚山个人名下有一七六五五张大同股票,约二.二九五亿元,还有近八万张华映股票,土地加股票市值约九.四亿元。

另一则新闻是乐陞的股票下柜,去年第三季乐陞未缴交财报,今年三月又未缴交二○一六年全年财报,乐陞股票正式在十月十九日下柜,而乐陞在股票下柜前夕,公司财务主管文韵佳、发言人、总经理、代理董事长何嘉兴请辞,至此,乐陞人去楼空,套牢的股东两万多人,全部成了苦主,现在闯祸的许金龙因筹不出巨额交保金,仍在羁押中,而遭到求偿,财产遭到假扣押的三名独董,报载李永萍已成功脱产,乐陞下柜,股票成了壁纸,先前流出境外的巨资恐怕也追不到了。

今年九月间,台中有一位知名的企业人士来见我,他说他在乐陞出事,股票暂停交易之前大举买进乐陞的股票八千张,现在怎么办?我问他为什么会买乐陞?他说百尺竿头当时以每股一二八元收购乐陞股票三.八万张,也经过经济部投审会审查通过,况且乐陞的股票也一度涨到一九四.五元,他认为游戏产业是脑力的产业,未来很有前景,因此,他冒着风险「危机入市」,没想到因此接到最后一棒。

他告诉我说,过去一年来,乐陞的相关人等来约访他,也游说他出来当董事,甚至也可以把董事长让给他做,我跟他说万万不可,千万别贪小便宜,如今公司相关人等全部请辞,假如这位知名人士一时想不开跳下去当乐陞的董事长,今天全公司的担子可能落在他身上,后续的麻烦事可能接踵而至。

**游戏股前景俏,但别被高价迷惑了眼睛**

最近他又心血来潮说想把八千张乐陞股票捐给慈善机构,我说不必了,这样跟捐壁纸有什么两样?这位朋友只有苦笑说算了。他的一个冲动,立刻让他遭到严重损失。一般投资人买股票,很容易以直觉来判断,例如,台中这位商界知名人士,他认为乐陞曾经涨到一九四.五元,游戏产业又是前景看好的产业,因此,当他看到乐陞股价跌到二十几元,他认为此时是介入乐陞的好时机。

况且乐陞也转投资资讯软体服务的乐美馆,股价也曾涨到二一一元,乐陞虽遭逢危机,但是乐美馆并没有下兴柜,于是他有一丝希望认为乐陞只是大股东一时贪念,最后一定救得起来,所以逢低是买进的机会,只是这是他一厢情愿,乐陞是有计画的掏空行为,且掏空的洞实在太大了,加上乐陞没有留下什么值钱的资产,这一下柜恐怕是鸟兽散了。

乐陞股票下柜,给了投资人很多启发,首先是投资千万不要被公司过去创下的高价所惑,像乐陞曾经涨到一九四.五元,乐美馆也曾涨到二一一元,其实很多游戏股在热潮来时都曾经涨到令人目眩的天价,像宇峻在二○一○年曾涨到五○七元,后来跌到十八.一五元,网龙也曾涨到五一九元,欧买尬也曾涨到二八九元,游戏橘子也曾涨到一九七元,可是游戏业不断推陈出新,江山代有才人出,等到失去竞争力,股价可能永不回头,若是经营者不务本业,再多的老本恐怕也会赔光,乐陞这次给投资大众的教训是很大的。

**独董制缺失尽出,投资人失去制衡靠山**

另一个是独董制度暴露的缺失,乐陞的独董都是许金龙的好朋友,独董都是董事长找来的,本来独董制度的设计是要透过善意第三者的客观性,对公司形成有效监督,但是独董既然由董事长举荐,如果独董与董事长沆瀣一气,投资人就少掉一个制衡公司的机制。

过去上市柜公司有监察人制度,这个监察人通常都是有股份的公司大股东,至少跟公司利益与共,如今变成没有股票的独立董事,一旦公司出了事,若独董手脚快一点脱产,有关机关根本扣押不到独董资产,这是乐陞下柜事件另一个值得探讨的地方。

乐陞的独董扣押不到财产,这次大同林蔚山财产就被扣住了。林蔚山因通达案,造成大同公司十七亿元的亏损。缘起是二○○○年林蔚山经人介绍女子周云楠,得知周女的通达国际正在研发笔记型电脑,林蔚山以个人资金投资通达国际,但通达不断亏损,金额逾十亿元以上,林蔚山指示大同子公司尚志资产财务主管给予金援,并担任保证人负连带保证责任,导致大同损失十七亿余元,今年八月高院更一审判林蔚山八年徒刑,并科罚金三亿元,并且没入犯罪所得十三.五亿元,获高院更一审裁准,上市公司董事长弄到如此难看,实在少见。

**林蔚山卷入掏空案,大同小股东无语问苍天**

大同林家是台北大地主,公司土地资产雄厚,但是林蔚山夫妇经营绩效不佳,如今林蔚山卷入掏空案,并被求处八年重刑,对大同集团是重大伤害,对投资大同的小股东只能无语问苍天,但这绝对是一个值得探索的教材。

台股已站在万点逾百日,很多小股民都感叹万点行情没有赚到,有些投资人更是惨赔,这都是因为选错了标的。一般菜篮族在股票市场经常是赔多赚少,最大的误谬是把长期获利良好的公司当成短线投机操作,把长期积弱不振的股票当成长期投资的标的,很多小股民买股票,经常有赚就跑,像是台积电、大立光之类的长线绩优股,有些人可能小赚五毛或一块就满意杀出;但是买到大同这类公司,一旦套牢舍不得卖,往往硬着头皮一直抱下去,这是拥抱长期地雷股,再多的钱也不够赔。

一般的长线惨跌股,通常都具有两个特质,一是公司长期亏损不止,二是因为亏损,因此,长年没有配发股息股利的能力,有人在网站上统计过目前仍「存活」,但超过十年没有配发过股息的公司居然超过七十家,超过二十年从未发过股利的「殭屍公司」也有近二十家!投资人持有这样的公司,恐怕要自求多福。

以林蔚山夫妇的大同、华映为例,这两家公司从金融海啸迄今,一直都陷入长期亏损的状态,大同亏损很大的成分是来自华映,中华映管投资大尺寸面板失利,九五、九六年大约赔掉二百亿元,二○一○年迄今,又再赔三五○亿元以上,华映到去年才靠着中小尺寸面板厂转盈,但帐上的累积亏损仍达五八一.二七亿元。

华映亏损不止,大同就跟着大赔钱,为扭转每股净值跌破面额危机,只好进行大减资,像华映在一○年大减资九九八.八九亿元,然后再增资,股本从一六四八.五七亿元减为六四九.六八亿元;大同也将股本从五五五.二九亿元再减为二三三.九五亿元。大同等于将股本减半,华映则大幅减资六○%,但是本业不能转盈,公司仍然无法重生。

大同的林蔚山含着金汤匙出生,本身不擅长经营企业,这些年大同集团很少出现骁勇善战的专业经理人,公司的业绩每况愈下,投资人避之惟恐不及,形成了恶性循环,今年台股站在万点行情很久,但市场形成强烈对比。

像是台积电欢度三十年生日,这次董事长张忠谋请来苹果、亚德诺半导体(Analog Devices)、高通(Qualcomm)、辉达(NVIDIA)、安谋(ARM)、艾司摩尔(ASML),及博通(Broadcom)等大咖高层来台参与论坛,让世界更进一步看见台湾,台积电今年EPS(每股纯益)很可能直逼十四元,以其帐上现金仍高达五七○四亿元,扣除一○六亿美元资本支出,说不定今年台积电配出十元现金股息,这是台积电屹立不坠最大的凭藉。

企业创造高盈余成长,懂得回馈分享股东,这是企业经营的最佳典范,对照过去十几年来一毛钱都没有回馈给小股东的经营者,在股市站在万点那么久的情况下,是不是应该「洗心革面」好好打拚给股东们一个交代?现在最需要回报股东的,例如,股价曾经涨到一三○○元的宏达电,及涨到六二九元的威盛,王雪红、陈文琦夫妇似乎不该再「沉睡」下去了。像今年把手机部门卖给谷歌的宏达电,最适合进一步动大刀改造公司经营内涵与结构。威盛资本额已减到四十九.三三亿元,本业要赶紧转盈才能看到生机,王雪红是现在最需要证明「我可以」的经营者。

再来是两个CD|R的老板,中环的翁明显及铼德的叶垂景。二○○○年CD|R盛况空前时,中环涨到二一三元,铼德为三五五元,以及后来倒闭的精碟涨到三五九元。从盛况空前到今天产业式微,CD|R两大集团都把原股东套在原来的公司;大股东则利用公司资源努力发展转投资事业,铼德集团旗下有很多子公司,也有很多创投,中环也是如此,但是母体事业却都积弱不振。中环、铼德的大股东能不能给套牢的小股东可以期待的明天,恐怕是万点行情很多小股东最寄望的事。

**企业创造高盈余成长,懂得回馈才是最佳典范**

这些年,像张忠谋、郭台铭、大立光林家父子等都给市场十分充沛的正向能量;但是像力晶的黄崇仁将力晶下市,茂矽、茂德的大股东胡洪九掏空公司面临入狱命运,太电的孙道存已入监报到,经营企业的成与败,常在一念之间。

台股在万点行情,其实也是过去辜负股东的经营者一次很好的救赎机会,因为市场资金充沛,很多像台积电、大立光这类的好公司,股价已经涨了很多年;而这些年来经营绩效不佳的公司股价基期低,股价更低,这时候如果经营者愿意脚踏实地,落实公司治理,把公司本业调整好,此时也是利用市场充沛资金重新再启航的最好时机。

资本市场的潮起潮落,正是经营成与败的写照,市场的小股东会不停地给经营者打成绩,不管过去成绩有多差,台股现在站在万点,是所有经营者努力奋起的好时点!(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审校 杨淑祯)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