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0, 2019 / 7:32 AM / a month ago

中国经济:宏观政策要保持适度,可以考虑临时性突破3%赤字率目标—专家

路透北京1月20日 -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指出,去年尤其是下半年中国经济增长减速有一定特殊性,相应地宏观政策可以做一些微调、要保持适度,尽管目前政策空间越来越小,但还是可以想办法腾出一些空间,比如3%的赤字率就没有必要维持,更重要的是看政府的公共债务负担。

他此前曾担任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日前他在国发院一场论坛上表示,看宏观经济不能简单只看经济增长速度的高低,要关注通胀率和失业率,如果失业率上升,宏观政策肯定要做出反应,但如果增速下来的时候总体经济和市场都比较稳定,就没必要那么恐慌。

“这个恐慌主要是心理上的,从来不让它动,一动肯定就比较恐慌。当然,也不能让增长一下子从7%掉到3%,这是要出问题的,宏观政策还是要保持一个适度。”黄益平称。

他表示,去年下半年经济加速放缓除了自身面临下行压力外,还有推进节能环保和去杠杆政策带来的冲击,尤其是误伤到了民营企业;此外中美贸易战对信心和投资规模也多少造成一些影响。

在这个前提下,适当采取宏观政策的反应是有必要的。他认为现在最大的难题是宏观政策空间越来越小,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总体的政府资产负债表还可以,但地方政府负债已经很高;二是目前国内杠杆已经很高,如果再使劲往上加,可能会加剧对高杠杆率的担忧;三是尽管美联储(FED)今年加息次数可能会少一些,但依然处在加息进程中,将给国内货币政策带来一定掣肘。 “增长速度下行有一些特殊短期因素,这些政策可以做一定微调,环保还是需要的,但不要搞运动式的,去杠杆、控制金融风险也是有必要的,但不要搞成监管共振,这些政策都可以做一些微调。另外,宏观政策方面可以想办法腾出一些政策空间来。”黄益平称。

他认为3%的赤字率没有必要维持,关注财政赤字率的根本原因还是担心政府的公共债务负担,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估算,中国的公共债务占到GDP的50%左右,不算太高。宏观经济环境不太好的时候,临时性地增加赤字是有必要的,而且地方政府举债的“后门”关上了、“前门”还没有打开,不突破3%的限制,地方政府搞投资、稳增长的钱从哪儿来?

其次,从货币政策的角度来讲最近一段时间相对好一些,因为人民币出现了一些升值倾向,带来的约束不太强。但总的来看如果是跨境资本自由流动、如果人民币汇率不灵活,那么下一步货币政策想偏宽松其实是很难的,因此需要在加强跨境资本流动管理或者增加汇率灵活性上做一些文章。

第三,他认为短期内中国不会出现所谓的明斯基时刻,因为杠杆率高主要是集中在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多少都是有政府信用背书的,崩盘可能性不太大。那么,在目前杠杆率比较高的情况下,有没有可能仿照当年把银行业不良资产剥离到专门设立的资产管理公司的做法,把一部分效率比较低、风险又没有那么大、但短期又没办法处理的存量债务封闭到一个平台上,慢慢化解。这样对银行、企业和政府来说,可以腾出手来把流量切断,新的增长也许能找到一些源泉。

**为“影子银行”正名**

黄益平认为中国过去40年金融改革基本上有两个特点,一是重规模、二是轻机制,也就是说在金融体系规模做得非常大的同时,市场机制发挥作用的空间不是非常大。

与此同时,金融双轨制的存在导致正规部门利率被压低,一大部分主要是民营企业的需求被从正规市场挤压到非正规市场,民间借贷、影子银行和互联网金融都是变相的利率市场化,满足了民营企业的融资需求。 “因为正规体系里头银行把利率提上来,监管就会查乱收费的问题,而到表外以后不受监管。互联网银行、影子银行为什么提供融资,他们为什么主要给民营企业提供融资,就是在正规系统里面很难做。”黄益平称。

他指出,尽管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的确有风险,加强监管也是应该的,但同时也要看到背后有实实在在的金融逻辑,投资者不愿意把钱放在银行、需要找一个地方做投资,很多实实在在有金融需求的企业从正规部门得不到融资,所以形成了这样一个所谓的非正规部门。 “这样的非正规金融部门实际上是支持了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你要加强监管、全覆盖我也是举双手赞成,但监管全覆盖的时候你要考虑规模的问题、考虑对实体经济的支持问题,不能因为为了处置和控制金融风险而捅出更大的金融风险。”他表示。

他认为应该推进政策创新、金融创新和技术创新,要终结“双轨制”的改革策略,减少行政性思路,推进市场化定价和配置;与此同时,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鼓励各种金融模式的创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要拥抱新技术,利用线下软信息、线上大数据改善对民营企业的融资服务。

最后,要改革金融监管体系,特别是加强政策协调,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但不要四面出击,不要为了处置风险而最后导致监管共振,带来更大的冲击波,很多政策是需要协调的,协调好了也许今年金融政策效果能有所改善。(完) (发稿 乔艳红;撰写 张晓翀;审校 林高丽)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