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1, 2018 / 3:33 AM / a month ago

中国经济:降杠杆需金融创新,可考虑增发长期建设国债—专家

路透北京11月11日 -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周六表示,中国降杠杆需要一场深刻的改革,也需要金融创新,金融体系对民营经济的支持力度要与其对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相适应,如银行系统对民营经济提供信贷服务的比重至少应达50%以上;并建议有效利用国家信用,可考虑增加发行低成本长期建设国债。

刘世锦在由光华管理学院主办的“北大财富管理论坛”上表示,中国经济要切实转向高质量发展,打破长久以来存在的地方政府和国企的预算软约束,深化金融改革开放,打开更多为民营经济、中小企业、实体经济服务的通道。他同时担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

他称,中国经济已进入中速增长的平台。进入中速平台后,高杠杆问题突出,需求结构、供给结构、金融结构依次调整。

“降杠杆既是战略,也是艺术,要在深层改革与短期平衡、打破刚性兑付与避免大范围风险找到平衡。对其长期性、复杂性应有足够准备。”刘世锦说道。

他指出,正确的或好的去杠杆应当是在稳杠杆、稳正常经营的同时,着力解决高杠杆背后的体制政策问题,由过度扩张模式转向稳健或谨慎经营模式,提升效率,逐步将杠杆率降低到一个合适水平。

“相反,如果只是力图在短期内把杠杆率指标降下来,不抓必要的改革,或者像有些地方那样过多采用行政性办法降杠杆,很可能达不到政策初衷,事与愿违。”他举例称,比如由于政府信用支撑,最应降杠杆的地方政府和国企反而承压能力强,民企受到更大冲击; “一刀切”的降杠杆,引起信用收缩,影响正常经营。

“正确地稳杠杆、降杠杆,将为经济平稳转入中速平台、实现高质量发展创造有利条件。”刘世锦说。

他并重申,大概在今后两年内,中国每年GDP增长6.2%就能实现到2020年实现两个翻番的目标,2020年以后中速增长平台的速度约在5%-6%之间,或是5%左右,这是大格局。

刘世锦称,要纠正“速度高才是形势好”的观念,通过加杠杆维持过高增速不可持续,要调整决策方法,由过去的速度决定其他指标,转为质量指标决定速度。形成以就业为重点的高质量发展指标体系,还可包括风险防控(杠杆率)、企业利润、资源环境可持续性、居民收入增长等指标。

“与此相适应的增长速度,才是合适的、可持续的、从长期看也是较高的增长速度。”他说。(完) (发稿 宿泱蕴;审校 杨淑祯 )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