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0, 2019 / 6:09 AM / 4 months ago

中国金融:综合考虑经济运行等,短期不具备再降准的条件--前央行官员

路透上海4月20日 - 中国人民银行原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表示,综合考虑中国金融市场结构、经济运行状况、流动性水平和可用货币政策工具,短期内不具备再次调整准备金率的条件。此外国常会提出要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存准率的政策框架,也未必是近期要定向降准的信号。

经济参考报旗下的经济观察网周五稍晚引述盛松成指出,首先,目前中国存款准备金率基本适度,其次,一季度大部分经济数据已好转;再次,目前货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最后,中国货币政策工具丰富,降准并不是解决外汇占款下降或补充流动性缺口的充分必要条件。

他并谈到,近期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这可能意味着未来央行对于大、中、小银行采取不同准备金率的体系更加清晰,而未必是近期要定向降准的信号。货币政策当前宜保持稳定,多观察,走一步看一步。

中国国务院周三召开常务会议强调,要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运用货币政策工具,扩大再贷款、再贴现等工具规模,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

盛松成表示,2018年4月至今,央行连续五次降准,累计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3.5个百分点,大型和中小型存款类金融机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分别从17%和15%下降至13.5%和11.5%,中小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已远低于大型银行。此外中国超额存款准备金率并不高,因而目前总准备金率基本适度。

截至2018年末,中国超储率为2.4%,比去年三季度末提高了0.9个百分点,较去年一季度末(即本轮降准周期开启之前)提高了1.1个百分点。超储率提升意味着再次降准的必要性下降。

而从国际比较看,中国准备金率也比较适中。从总准备金规模看,目前美国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加上超额存款准备金率合计12%左右,欧洲也差不多,日本则更高一些。当然,发达国家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特别低,,只有1%、2%左右,高的是超额准备金,尤其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后。

而在比较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准备金率时,应充分考虑中国金融体系以间接融资为主的特征和量价结合的货币政策框架。间接融资为主意味着仍需主要通过银行系统进行金融宏观调控,准备金率工具对中国的重要性也远远超过很多国家。

盛松成并称,中国一季度大部分经济数据已好转。目前货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而当经济企稳时再降准,容易推升通胀,也容易推高资产价格。要警惕资金“脱实向需”,尤其要警惕新一轮房价上涨。

得益于财政和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的不断发力,中国经济扭转去年逐季回落的势头,一季度同比增速6.4%略超预期,企稳迹象明显,投资和消费增速双双回升,3月工业增速则创下逾四年半高点。

他表示,即使政策严控,房价依然上涨,这也意味着未来稳定房价、防止房价进一步上涨的压力较大,调控的任务依然艰巨。因此,应力求实现资金在房地产行业和其他行业之间的合理配置,防止资金再次大量流入房地产领域、诱发投机行为。

他还认为,中国货币政策工具丰富,降准并不是解决外汇占款下降或补充流动性缺口的充分必要条件。而“用降准来逐步置换MLF”的说法也不准确,事实上,通过降准增加流动性与续作MLF(中期借贷便利)不是一一对应的关系。并且,央行也无法通过降准精确弥补MLF到期带来的流动性缺口。

正值缴税高峰之际,中国央行公开市场连续暂停18日后于本周二重启,但周三仅缩量续做了到期的MLF( 中期借贷便利);全周来看,考虑MLF在内,本周全口径净投放1,335亿元。分析人士称,最新公布的一季度GD P以及3月经济数据暖意融融,基本面短期触底反弹态势渐清晰,货币政策也由此前的偏松微调为相对中性。(完) (发稿 边竞;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