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6, 2018 / 8:18 AM / 23 days ago

新闻稿:中国力促电力市场化交易,清洁能源企业的日子好过燃煤发电企业--标普

(注:标普全球评级提供以下中文版本系根据英文版本翻译,若与原英文版本有任何分歧,概以英文版本为准。) 中国力促电力市场化交易,清洁能源企业的日子好过燃煤发电企业

香港,2018年7月26日—标普全球评级7月24日表示,中国积极推进电力市场化交易的最新举措应有助于促进清洁能源消纳。在此背景下,燃煤发电或进一步丧失市场份额,但政府支持建立与电煤价格联动的市场交易电价浮动机制以降低燃料价格波动造成的影响,或一定程度缓解燃煤发电业的压力。

“我们的基础情形假设,随着市场化交易电量规模扩大,所有中国发电企业都将面临更大的竞争和价格风险,” 标普全球评级信用分析师吕岚表示。“燃煤发电企业面临的压力或最大,除非他们提高自身竞争力。”

2018年7月16日,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关于积极推进电力市场化交易,进一步完善交易机制的通知》(1027号通知),提出指导意见,以加快推进中国的电力市场化交易机制。

近年来,通过直接交易或经地区电力交易中心完成的销售电量比重上升,按政府定价及计划上网电量方式销售的电量则不然。2017年市场化交易电量达到全社会用电量的25.9%,较2016年的19.0%上升,而2015年该比例还仅为5.4%。交易所交易电力的交易价通常低于政府设定的电价。

吕岚表示,“我们预估2018年市场化交易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的比例将升至35%-40%,且未来几年还将继续上升,”。 7月16日的政策通知还鼓励双方就定价充分协商,建立参考煤炭价格指数,与电煤价格联动的市场交易电价浮动机制。该种价格形成机制或能降低燃料价格波动的影响。同时这也表明决策者注意到问题所在,且在想办法帮助燃煤发电企业在未来2至3年内实现业绩企稳。

积极推进电力市场化交易

按照指导意见,中国将降低电力市场的参与门槛。从需求侧而言,将有序放开用电量和电压等级的限制,让更多工业和商业用户进入市场参与交易。参与者范围还将扩大至售电企业和来自高科技、新兴产业及政策支持行业的终端电力用户。

根据通知,2018年起允许煤炭、钢铁、有色、建材等4个能源密集型产业全电量参与交易。事实上,该4个行业已是电力直接交易机制的主要采用者。2017年,该4个行业的用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的约25%,占全国市场化交易电量的50%以上。

对于华润电力控股有限公司(华润电力)这类已参与市场化交易多年的发电企业,市场化交易电量占总销售电量的比例到2018年末最高或达到50%。

促进清洁能源消纳

在中国,清洁能源发展面临的一个共同瓶颈是:受制于电力供应过剩和输电基础设施配套不足,清洁能源已发电力无法充分上网。我们认为,该因素使得中国部分地区和行业的清洁能源限电率上升。清洁能源包含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和核电。

我们认为,此次新政鼓励更多清洁能源通过交易所进行市场化销售,并为跨省跨区电力输送提供便利,因而将有助于促进清洁能源的消纳和高效使用。与此同时,清洁能源仍受益于发电优先上网政策和最近提议的可再生能源配额制。政府计划到2020年将可再生能源限电率降至5%以下,2017年风电和太阳能发电的限电率分别为11.8%和6%。

即便如此,可再生能源依然无法避免市场化交易机制下电价下行的压力。对于风电和太阳能发电的在运容量,达到最低保障收购年利用小时数的发电企业将继续享有政府核批的上网电价补贴;但采取市场化交易的额外电力则可能售价更低,利润率也更低。

可再生能源新装机容量在销量和价格方面的竞争将日益加剧。近些年,受益于持续的技术颠覆,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成本大幅下降。有鉴于此,中央政府逐步降低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贴,同时对新增发电容量采用竞价流程来分配上网配额。

吕岚表示,“虽然可再生能源电力的投资回报率将回归正常化,但长期来看技术升级后其相对化石燃料的竞争优势将增强,并将最终能摆脱对电价附加资金补贴的依赖。”

燃料价格波动对燃煤发电企业的影响将下降

自2016年末煤炭价格开始稳步上升以来,由于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实施不到位且存在滞后性,燃煤发电企业持续遭遇明显的盈利和现金流压力。除此之外,面对供应过剩和行业改革的大环境,电力直接交易规模上升,燃煤发电行业早已开始以低于政府定价的价格销售电力。

今年年初,鉴于发电企业经营表现低迷、竞争加剧且现金流显著波动,我们对部分企业的个体信用状况进行了重新评估。尽管如此,我们依然认为,拥有良好资产状况、战略性地理位置和稳固的可再生能源业务布局的大型发电集团,其竞争优势将高于同业,并将保持相对稳定的信用状况。

我们认为,参考煤炭价格指数并与电煤价格联动的市场交易电价浮动机制是对现存定价机制的完善——政府管理部门据此可以参考煤炭价格指数对基准上网电价进行调整。但是,出于社会和政治考量,2016年推出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未能持续落实。

吕岚表示,“市场化电力交易的指导原则表明政府意识到需要帮助燃煤发电企业(且多数是国企)平缓业绩波动,同时保护他们作为受管制公用事业企业的角色。”

相关研究

* 《中国光伏发电改革有利于行业长期发展》,2018年6月6日

* 《中国大型风电运营商将能够化解风电价格下降的冲击》,2018年6月4日

* 《中国推出可再生能源配额制,风电和光伏发电企业将获益最大》,2018年3月27日 只有评级委员会可以决定评级行动,本报告并不构成评级行动。(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