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4, 2018 / 1:27 AM / 6 months ago

港报社评:“权贵打波”和“市民上楼”非不能兼顾--信报4月4日

土地供应专责小组月底展开大辩论,相信其中一个焦点是占地一百七十二公顷的粉岭高尔夫球场,该场地将于2020年租约期满,届时是否应该收回土地用来建屋,近来引起关注及讨论。前几天,社民连和土地正义联盟等等四个团体闯进场内示威,要求政府收回球场兴建公营房屋,一度与保安冲突。及至本周一,工党约十名成员亦前往高球场外请愿,诉求大同小异,他们的口号是“权贵打波笑呵呵,劏房穷人极坎坷”,不满政府以极优惠价钱租地给球会,指是偏袒权贵。

当日的请愿发生一段小插曲,前著名练马师兼新界乡议局永远顾问简炳墀驾车路过,他下车与工党代表争辩,认为不应找高球场麻烦,提出独树一帜的建议:“要搞就搞军营啦。”还说:“去军营记得预埋我。”

收回军营土地改为建屋理应不在土地供应专责小组大辩论的议程之内,所以简炳墀的讲法只好姑妄听之。

跟土地大辩论同时进行谘询的是私人游乐场地契约政策检讨,政府不久前建议,私人体育设施续约的话,须缴付市值三分之一地价,粉岭高尔夫球场可能要交数亿元租金。两项谘询预计今年九月结束,被问及两者假如出现矛盾,到时应怎样处理?土地供应专责小组主席黄远辉表示,会按公众意见写建议报告交给政府,政府也会收集民政事务局进行的公众谘询结果,权衡各方意见作出取舍。

若以公众意见为依归,按目前的社会气氛研判,大概是赞成收回高球场兴建公营房屋的比例较大,毕竟高球会籍仅二千六百一十个,全港却有九万二千个劏房,住了约二十一万人,申请入住公屋的轮候册则有三十万人,平均上楼时间超过四年。在庞大而迫切的住屋需求下,号称“与民共议”的政府也许不太敢于逆民意而动。

除此之外,尚有一事不得不注意,继立法会早前的四席补选,不久之未来将会再补选两个议席,用以填补新界东梁国雄和九龙西刘小丽因丧失资格而出缺的席位,届时例必又是民主派和建制派之争。站在民主派角度,毫无疑问赞成收地建屋,即使是建制派,预计也不可能支持球场“寸土不让”。且看上月民政事务局公布私人游乐场地契约政策检讨,属于建制派的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刘国勳就批评,政府仅收取市值三分之一地价,变相为私人体育会补贴七成公帑,但只要求开放设施增至总量的三成,比例不合理;他又提出,高球场仅须缴付几亿元,却可占用一百七十二公顷土地,是否合理值得商榷。

基于补选拉票的需要,民主派也好,建制派也好,大概皆会站在民意的一边,粉岭高尔夫球场一旦成为选举议题,球会希望原封不动继续租用偌大土地的算盘难以乐观,何况他们反对收地的理据之一是“保育树木”,表面上非常欠缺说服力。

政府权衡各方意见作出取舍,比较体面的做法是“中间落墨”,既保留百年传统、环境优美的高球场,又满足部分建屋需要。政府顾问报告提出两个方案,方案一是收回整个高球场,兴建一万三千二百个单位,容纳三万七千人,方案二是局部收回粉锦公路以东三十二公顷土地,兴建四千六百个单位,容纳一万三千人。姑勿论顾问报告的假设发展密度是否太低(有人估计高球场土地其实可供十多万人居住),局部收回土地不失为两全其美的构思,远胜于扼杀高球运动或者漠视民间住屋诉求,“权贵打波”和“市民上楼”并非不能兼顾。

当然,即使局部收回高球场土地建屋,仍然不足以解决所有问题,政府始终要开动脑筋,认真考虑维港以外填海之类方案的可行性。至于打军营主意的另类想法,留待能人异士给予具体操作细节再谈不迟。(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