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9, 2020 / 12:15 AM / 14 days ago

港报社评:“港区国安法”审议,中美摸底减少误判--信报6月19日

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昨天召开,“港区国安法”本来并未明确列入议程,惟在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三于夏威夷对话后,新华社昨午引述全国人大法工委表示,《港区国安法(草案)》已经由委员会会议提请人大常委会审议。两者时间之巧合应非偶然,可能反映在中美全方位角力的大格局下,双方为减少误判的一种互动。中美已走入以对抗为主轴的关系,但若能持续类似的摸底接触,有望降低碰撞失控的风险。

中央一直强调,建立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在内的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中方推进涉港国安法的决心坚定不移。当本月初公布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议程时,未见安排港区国安法的讨论,曾经引发各方猜测。

疑云于昨天解开,人大常委会开始审议“港区国安法”,足见中央的坚决意志,惟有两点值得注意。首先,外媒指杨洁篪与蓬佩奥的会面是由中方主动提出,而据中方所述,两人谈及香港议题,原本不在人大常委会议程内的“港区国安法”立即于会面后成为审议项目。再者,与上月十三届人大会议通过设立“港区国安法”的决定(《决定》)相比,按新华社昨天的报道,草案内一些字眼和对象出现分别:在《决定》上四类罪行中的“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变成了草案的“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

这难免令外界推测,中方在坚持立法的前提下,公布审议前先将草案直接知会美方,并且略作修改,以顾及美方的主要忧虑(即美方包括在港的美商会否因涉及香港事务而堕入“港区国安法”罗网),此或有助避免美方对有关立法的过度反弹。

尤可细味的是,中国外交部昨天特意以“答记者问”的方式发文,陈述了杨洁篪向蓬佩奥表述中方在台湾问题、“港区国安法”、新疆问题上的坚定立场,而美国国务院在二人会面后发布的简短新闻稿中,只字未提这三方面。

至于包括美国在内的七国集团(G7)外长,在杨蓬会面前发表的联合声明,认为中国有关“港区国安法”的决定不符合《基本法》及其在《中英联合声明》原则下的国际承诺,推行“港区国安法”可能严重损害“一国两制”原则和香港的高度自治,将危及多年来让香港繁荣和成功的制度,七国更强烈敦促北京重新考虑立法的决定,但没有表明将采取什么行动回应。

虽然美方可能已被直接知会“港区国安法”内容,显然仍在拟定应对措施。美国总统特朗普声称不再赋予香港有别于中国内地的特殊待遇,具体情况究竟如何改变?会否像美国财长努钦日前透露般,或会限制美国资本经香港流动?会不会制裁个别与立法相关的中方官员?一概属未揭的牌。

正面一点臆测,中方在坚持原则和利益下,愿意考虑和顾及美方利益,事先直接知会美方并进行摸底,而美方亦愿意作高层沟通,纵然只是阐述各自立场,仍算得上是中美交恶中一个较好的互动。

毋庸讳言,中美博弈层面由覆盖经贸和科技蔓延至地缘政治和金融领域,而双方的互信渐趋薄弱,此既从内地民族主义炽热并对美方高度猜疑可见,亦彰示于华府上月向国会提交的中国策略报告中,指斥北京不遵守经济改革以及对邻国的承诺。

特朗普政府在报告中表明,美国过去数十年的对华政策错误,美国将公开增加对中方的压力,采取必要措施保护美国利益。这意味中美之间的碰撞将会更为激烈,而台海和南海更可能成为火药库,一旦处理不善或会触发军事冲突。正正在中美形势日益绷紧之际,若双方愿意于破裂边缘多思虑对方利益且多摸底互动,至少可减低因误判而导致严重冲突的风险,不但有望纾缓中美关系进一步恶化的危机,亦有助全球避免激烈震荡。(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