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6, 2018 / 12:51 AM / 5 months ago

港报社评:“特式”干预适得其反,贝公“失忆”贼喊捉贼--信报7月26日

自从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四摆明向联储局指手画脚,试图干预货币政策以来,金融市场出现了一些微妙变化。美滙指数从九十五水平回顺,道指稳步上扬,而近期追随内地A股多于美股的恒指,则在国务院确认财政和货币政策转向积极、宽松后忽然醒神,连日造好并逼近二万九千点关口。

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股、滙市场的变化,未必能全数跟特朗普出口术向联储局施压扯上关系,惟港股在中央本周一正式定调「放水」撑经济之前,已率先于上周五「绝地反弹」;说狂人总统的言论对市场无大影响,却也并不尽然。

特朗普生意人出身,体内且流着地产商的血,厌恶加息理所当然。他以总统身份就政府不该亦不能插手的货币政策说三道四,尽管令人侧目,可是以其口没遮拦的作风,有此举动不足为奇。值得注意的反而是,狂人总统公开宣示对联储局政策的不满,到底会换来央行「从善如流」,抑或适得其反,令决策者更铁面无私收紧银根?

联储局独立性白纸黑字写进法律,这个问题本不存在讨论空间,但从特朗普发声not happy with 加息后,市场不无反应,足证在投资者眼中,美国央行的独立角色不一定如想像般固若金汤。早在特朗普「吐心声」之前两个星期,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已语出惊人,扬言劳工市场炽热、经济增长加快俱不足以导致通胀升温,并呼吁决策者认清状况,切勿「加错息」。库德洛与特朗普一唱一和,无可避免为联储局的决策增添政治色彩,皆因从今以后,央行的任何决定,不论「松」、「紧」,都有可能被视为对总统意向的回应!

骤听之下,库德洛的论调有违经济「常理」,但美国国债孳息曲线日趋平坦,以十年期债息目前高出两年期不足零点三厘而论,孳息曲线离倒挂(inverted,即短息高于长息)仅一步之遥。专家学者最近热议的,正是美国经济会否一如既往,于孳息曲线呈现倒挂后不久便陷入衰退。库德洛虽有企图影响联储局的货币政策之嫌,惟从债市发出的讯息着眼,这位白宫经济顾问的言论并非听起来那么「颠三倒四」。

联储局前主席贝南奇上周于一个金融危机研讨会上指出,外国央行的量宽政策引发资金流入美债「寻息」,既压低美国长期利率,亦令孳息曲线预示经济前景的效用不再可靠。言下之意,即使孳息曲线异常平坦甚至倒挂,并不意味经济快将陷入衰退。

贝南奇卸任多时,现时无论说什么都只属个人意见,原没必要过度重视。然而,这番无异于指摘量宽扭曲市场的「意见」出自贝公之口,有点像不在其位的格林斯平细诉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孕育资产泡沫,纵不忍直斥二人贼喊捉贼,亦难掩两位美国央行前舵手的「语言伪术」,又或者再度印证「屁股指挥脑袋」。

姑且举一事例,就在贝南奇于二○○六年初就任联储局主席前后,美国国债孳息曲线曾呈现倒挂,贝公当时把这个现象归因于「全球储蓄过剩」(global savings glut),向担心经济衰退的金融市场大派定心丸。时隔一年多,美国信贷市场四面楚歌,不出数月即爆发惨烈的金融海啸。投资者也许已淡忘,惟贝公对这段在他脸上狠狠掴了一巴掌的历史,难道亦全无印象?

美债孳息曲线尚未呈现倒挂,目前谈论其衰退预警作用会否失效,未免言之过早。可是,贸易战炮声隆隆,环球经济前景已蒙上巨大阴影,联储局年内再加息两次的机会虽极高,但明年应否按计划调高利率,要考虑的因素着实不少。在加与不加的意见旗鼓相当下,若有决策者为彰显央行独立性而投下「神圣一票」,特朗普眼前的连串搞作,恐怕随时变成「好做唔做」。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