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5, 2019 / 12:48 AM / 17 days ago

港报社评:与其重复官腔,不如破格沟通--信报7月5日

立法会大楼在7月1日被示威者攻占期间,回归之后现任和前任主席的肖像都受到涂污和毁坏,相对幸运的是曾钰成,虽然最终还是拆下来扔在地上,但时间上比较迟一点,而且脸容幸存。对于自己得到稍微的“礼待”,曾钰成事后半开玩笑地表示:“我一睇到,我就喺度讲:‘快啲!快啲髹埋我嗰张相!快啲髹埋髹埋!’”他担心被外界误会自己站在冲击者一方,才不拆毁其画像。

见微知着,曾钰成也许在示威者心目中并非主要敌人。根据多年观察,这位民建联创党主席可说是建制派里面最有政治智慧的一员猛将,优点之一是具备同理心,懂得设身处地从对立阵营的角度思考问题,继而提出中肯意见。关于立法会大楼被冲击,曾钰成除了理所当然谴责暴力之外,还进一步尝试开拓官民沟通空间,他说道,掌权者应该反思为何在香港土生土长、在特区长大的年轻人,如此敌视“一国两制”,他甚至认为特首林郑月娥可以考虑在法庭审讯之后特赦示威者。

修订《逃犯条例》风波导致香港陷入前所未有的撕裂局面,冲击立法会不是偶发性单一事件,近因是今年6月的密集式游行示威得不到政府切实回应,远因则是承诺多年的普选尚未落实,如果不理顺层层相扣的因果关系,独沽一味的谴责暴力,不但无助于疏导民愤,抑且有机会加深示威者的怨气。尤其令人忧心忡忡的是,年轻人一方面诉诸暴力,另一方面出现自残倾向,逐渐流行一股“以死明志”的悲灰风气。虽然这种极端行为绝不能鼓励,但现实是当一个人连死都不怕的时候,重重复复的谴责已对不着焦。

曾钰成点出了关键所在,中央和特区政府不应把事件归咎于外国势力,必须下大决心承认问题,不妨在全国人大“八三一”框架之外探讨重启政改,最少让新世代有希望。重启政改落实普选,能够得到北京开绿灯吗?这位不介意肖像受损的前立法会主席的政治角度是,一切取决于北京如何研判现在的局面,如果是外国势力捣乱便会拒绝,如果确定问题出于政制,答案就不一样,因为政改可以争取人心回归。

曾钰成的意见不一定全对,例如他提到的先审讯后特赦在技术上就未必行得通,毕竟没有先例可援,而且整个过程费时失事;然而这都是次要,最重要的是他让大家明白,解决问题可以大胆尝试跳出框框;尤其珍贵的是,身为政治立场不是站在冲击者一方的建制派,愿意为对方多想一步怎样避免严厉的惩罚。政府若然不排除特赦,技术问题总有办法技术解决,只要不发放有损法治的错误讯息即可。

两相对照,声称汲取教训又承诺革新听取民意方法的林郑月娥,有没有足够的同理心与年轻人沟通?能不能跳出框框改变施政风格?科技大学学生会透露,林郑透过校方高层联络,邀请学生会代表出席闭门会晤,但他们断然拒绝,并提出三项对话条件:第一,政府须先回应反修例民众的五大诉求;第二,对话必须包含商界、医护界、法律界、教育界和其他各界持份者;第三,必须开放予全港市民参与。

学生向特首说不,相信核心原因是林郑迟迟没有回应民众诉求,一直重重复复宣示既定立场。易言之,科大学生会看不到掌权者具备足够的同理心,少数几个人闭门会晤毫无意义,倒不如在没有大台、没有领袖的情况下,全面公开让所有市民参与对话。

回归22年,占领立法会的示威者却仅十多二十岁,意味着他们不是纯粹的眷恋前朝,而是对自出娘胎就亲身体验的“一国两制”,觉得难以接受。政府必须认清这个客观事实,继而情理兼备运用优良的沟通技巧探究年轻人不满的种种原因,方可采用适合药方治疗社会重创。

与其重复官腔,不如创造破格的沟通空间,曾钰成提到的“八三一”框架之外探讨重启政改是一个可供发挥的对话基础。(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