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6, 2020 / 12:24 AM / 25 days ago

港报社评:东京奥运应该果断决定延期--信报3月6日

四年一度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原定今年七月二十四日在东京开幕,直至八月九日结束,奈何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持续蔓延,日本确诊个案累积逾千宗,全球感染人数增加至迈向十万大关,东京奥运正面临是否延期甚至取消的艰难抉择。根据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Thomas Bach)的最新讲法,在瑞士洛桑举行的会议之上,未有以「取消」或「押后」的字眼来描述东京奥运,意味着将按原定计划举行,但随着疫情愈来愈严重,如意算盘能否打得响实在成疑。

较早前,日本奥运大臣桥本圣子在参议院接受质询时指出,根据日本与国际奥委会的协议,东京奥运须于今年内举行,暗示东京可以将奥运推迟至岁末之前;若最终不能在今年内举行,国际奥委会才有权取消。不过,桥本圣子强调,赛会仍将尽一切努力确保奥运如期上演。

翻查历史,日本每次申办和主办奥运都遇到不少麻烦。东京第一次主办奥运是一九六四年,但其实更早之时日本已夺得一九四○年的主办权,然而当时正值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受到西方杯葛,加上为了应付军需而导致物资短缺,结果放弃该年的主办权。

至于一九六四年,东京奥运是主办了,但过程并不顺利。为日本争取到该年奥运主办权的是时任首相岸信介,即是现任首相安倍晋三的外公,但他未等得及见证奥运开幕,已在一九六○遇刺受伤,并且随即落台,肇因是三十万左派民众上街抗议岸信介与美国签署修订《美日安保条约》,爆发战后最大规模的社会运动。

安倍晋三如果可以办得成今年的东京奥运,一来是自己政治生涯的亮点,二来算得上「孙承祖业」,完成外公岸信介的遗志,讽刺的是,做了七年首相的安倍也有机会遭遇滑铁卢,一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潮把他杀个措手不及,奥运命运固然悬而未决,民间还有声音要求抗疫不力的他辞职。

今年东京奥运一旦取消,日本将损失约一千九百五十亿港元的筹备费用,以及一百七十亿港元的旅游业预期收益,尚未计及赛事期间可得的种种收入将会泡汤,例如巨额广告赞助。

依照目前的情况分析,取消未免太悲观,如期举行则是太乐观,何不理性一点果断地延期?若然桥本圣子的研判正确,东京奥运只要能够赶得及在今年之内举行,就没有违反协议,那么由年中延至年底是值得考虑的做法,大前提是疫情在半年内结束。

东奥如期举行的机会实在微乎其微,试想想,中国的确诊数字仍然高得惊人,日本也沦为重灾区,尤其堪忧的是,美国和欧洲才刚开始陆续出现死亡案例,谁也说不准病毒日后怎样扩散下去。虽然世界衞生组织还未正式定性为全球大流行(Pandemic),但德国衞生部部长史巴恩(Jens Spahn)表示,流行病的定义就是能够在各地传播,因此新冠肺炎绝对符合成为流行病的条件,现在已然全球大流行。

接下来大家要问,距离七月只余四个月,即使中国和日本奇蹟地马上变得零感染,谁可保证其他各国疫情受控?奥运是整条地球村共同参与的盛事,云集东京的除了大量运动员和工作人员之外,尚有数以百万计的游客,谁敢担保他们济济一堂而不会交叉感染?万一在东京染疫,然后又回到各国播毒,简直是一场啼笑皆非的荒谬剧。

港大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栢良指出,连续十四天零感染,才勉强称得上疫情稳定,连续二十八天零感染,方可形容为疫情消退。那就是说,七月如期举行东京奥运不切实际,太迟作出相关决定则对所有人都不利,尤其是没有足够时间准备的运动员,倒不如尽快宣布延期,即使「夏季奥运」变作「秋季奥运」亦是无妨。(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