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6, 2020 / 1:01 AM / 20 days ago

港报社评:中国不容经济滑坡,救市力度不逊救人--信报2月6日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武汉肺炎)极可能已在本港社区传播,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昨天宣布新一轮防控措施,引用《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制订附属法例,强制从内地入境人士,包括香港、内地居民和其他旅客接受检疫十四天,最快二月八日(本周六)凌晨生效;同时决定关闭启德及海运大厦邮轮码头。

中港以至世界各地都以最高戒备规格应对这场前所未见的疫潮,监于确诊和死亡人数仍在增加,何时受控,举世也茫然。投资者一方面密切关注疫情发展,另一方面则谨慎评估武汉肺炎会否重创环球经济,二○○三年爆发的沙士疫潮,自然成为各方沙盘推演的主要依归。然而,两次疫患毕竟相隔十七年,当时的科技与经济面貌,与今日天差地远,令评估倍添困难。

一个简单例子是,现时大行其道的网上购物、家居办公娱乐、外卖送餐、电子支付乃至各式各样的程式软件,二○○三年不是处于草创阶段,便是压根儿还未被发明出来。《经济学人信息社》(EIU)在二月三日发表的报告中特别提到,除了医药这个必然受惠于疫情扩散的行业外,内地电子商贸、网上娱乐和长远可望得益于防疫意识提高的保险业,都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赢家。

「武肺」造就了一批逆市奇葩,但有赢家必有输家,中国当局为对抗疫潮,采取了封城围堵、大规模暂停省市内外交通运输、延长春节假期等史无前例的措施,传统产业生产停顿、消费骤然大幅萎缩,网络经济再蓬勃,也根本无法抵消疫患对内地宏观经济的冲击。

更重要的是,环球经济刚因中美达成首阶段贸易协议而渐露曙光,转个头即被突如其来的新型病毒打乱阵脚;须知道,沙士爆发时,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才两年,到今天「入世」快满二十年,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内地经济总体规模已达十四万亿美元,较沙士肆虐时期的一万七千亿美元激增超过七倍,二○一八年对环球经济增长贡献近三成,中国出事祸及世界不言而喻。

惟从市场反应观之,投资者并不如想像般恐慌。鼠年伊始,港股连挫三天,接着三个交易日恒指回升近五百点。内地股市假后首个交易日跌个四脚朝天,一定程度上只是追随休市期间外围行情,接着亦出现两连涨,反映人民银行周一和周二接连进行逆回购共一万七千亿元人民币,在稳定市况方面暂生效用;一直强势的美股,对病毒的「免疫力」更为明显。到底是投资者过于乐观,抑或各国政府和医护专家对疫情过于悲观?

武汉肺炎爆发至今,医学界主流意见认为新型冠状病毒传染性十分厉害,死亡率则不如沙士。沿此路进,全球此刻如临大敌,皆因各国宁枉勿纵,纷纷以最坏情境已经出现的态度和力度作出防护。人命关天,这种危机处理手法绝对值得肯定,但防疫如此大阵仗,而疫情何时受控无法说得准。

目前,可以肯定的只有两点:一、以中国今时今日的影响力,经济「溢出效应」必然远甚于沙士时期,各国俱不敢低估其潜在影响;二、内地决策者不会容许中国经济因疫潮而急速滑坡,继人民银行向市场放水后,下一步估计将针对零售、旅游、餐饮、物流、交通等「重灾区」推出各种各样的补贴和支援措施,而人行调低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及进一步降准相信亦箭在弦上,务求于最严峻的第一季度稳定就业、撑住经济,可以预期,救市力度不逊救人。

从这个角度着眼,市场于悲观与乐观之间反反覆覆十分正常,事关不论疫情变化还是经济影响,仍充满不确定性,交织减磅和捞底诱因,导致市道飘忽,甚至升得莫名其妙,一切取决于投资者在抱最大希望、做最坏打算之间,觉得孰轻孰重。(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