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4, 2018 / 2:00 AM / 5 months ago

港报社评:中国南方本无事,教局庸人自扰之--信报4月24日

教育局教科书评审小组将部分中学历史课本所用的字眼评为「措词不恰当」,要求修改,此事日前经过传媒报道,社会人士的反应大多是莫名其妙,因为何谓不恰当没有详加解释,例如课本其中一句「香港位于中国南方」究竟应该怎样修改才称得上恰当,连学富五车的资深教育工作者亦摸不着头脑。事件曝光之后,教育局局长杨润雄现身说法,指出了问题所在。

按照杨润雄的官式逻辑,「香港位于中国南方」并不清晰,这句子可以解释为中国境内或境外的南方。换言之,过不了评审关卡的历史课本有机会被引申为「香港不是中国领土」的歧义,所以不修改不行,正确版本大概是「香港位于中国境内南方」。

要是杨局长的讲法成立,那么我们想请教,如何形容广州的地理位置?「广州位于中国南方」是不是也有必要修改为「广州位于中国境内南方」?如果广州没有必要特别注明「境内」,而香港则不厌其烦画公仔画出肠,那么教育局的考虑一定是政治挂帅,旨在反对基本上没有市场的「港独」,不注明「境内」便无法安心。

「香港位于中国南方」本来是一句简单浅白的事实陈述,相信没有多少人能够将之扭曲,偏偏教育局官僚们神经线太敏感,非要把简单事情复杂化不可。如果力求认真,画蛇添足的「境内」两字看来是不够的,更加清晰的语句应该是「香港位于中国境内而且领土主权不容任何港独分子割裂的南方」,读来无比累赘就是了。

历史课本另一句被评为不恰当的句子是「中国坚持收回香港主权」,杨润雄解释,香港主权一直在国家手里,而且《基本法》写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所以不涉及「收回」或「不收回」。

关于历史上香港主权谁属,其实大有讨论空间,因为英国占领香港乃根据十九世纪与清朝政府签署的三项条约,姑勿论条约是否不平等,关键是当时尚未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主权一直在国家手里云云,并非百分百正确。《基本法》写明「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固然是一个合适的讲法,但同一时间,「中国坚持收回香港主权」何尝不是约定俗成的表述?莫说国家领导人经常把「收回」宣之于口,就算《基本法》序言亦是如此撰写:「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于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从而实现了长期以来中国人民收回香港的共同愿望。」由此证明,「收回」两字从来不是避讳字眼。当然也有人指出,严格而言,「收回香港」与「收回香港主权」也是有所分别,问题是有必要斟酌到如此地步吗!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这次历史课本修改事件实在是教育局过度政治化的自寻烦恼,杨润雄的解释愈描愈黑,甚至令人觉得局长为了「逢迎上意」而作茧自缚。说到底,「一国两制」之下的教育政策毋须刻意讨好中央政府,何况「香港位于中国南方」之类的事实陈述不见得有任何冒犯成分。

对于「一国两制」,中联办主任王志民昨日在立法会午宴有一番话值得咀嚼。王志民回应有人叫喊「结束一党专政」,指出「一党专政」是伪命题,准确说法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继而反问:「为什么你要我去改变呢?」内地人民习惯内地制度,香港市民习惯香港制度,十三亿内地人民觉得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挺好,没想过要求香港改变,香港有人要推翻内地的一套不符伦理。

「一国两制」的精髓就在于河水和井水互不侵犯,既然如此,香港教育局为了「揣摩京意」而评审历史课本,徒然令约定俗成的简单概念变得政治不正确,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有违香港市民习惯香港制度的原则 。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