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1, 2019 / 12:16 AM / 24 days ago

港报社评:中美贸协夜长梦多,市场须防乐极生悲--信报11月21日

美国总统特朗普向来视联储局主席鲍威尔为“眼中钉”,三番四次对这位央行掌舵人由冷嘲到热骂,甚至毫不讳言当年拣错人。因此两个“冤家”周一罕有地再聚头,鲍威尔应邀到白宫与总统讨论一系列经济议题,立时引发市场无限联想。

鲍威尔上任以来,只曾两次单独会见特朗普,对上一次为今年2月。联储局去年四度加息,遭狂人总统痛斥愚不可及,口诛兼在Twitter笔伐之余,有意炒掉鲍威尔的传闻也闹得沸沸扬扬,二人年初碰头,显有寻求破冰之意;惟话不投机,一顿饭不但消不了特朗普的气,对“鲍公”的抨击反而变本加厉。鲍尔威本周再度与特朗普面谈,内容并非关键,真正重点实为总统何以选择在这个时候约见联储局主席。

自从中美上月于华盛顿完成第十三轮高级别经贸磋商以来,两国首阶段贸易协议水到渠成之说不绝于耳,但直至此刻,双方连在何时何地签署协议亦无法敲定,分歧恐怕远比想像中大。目前离12月15日美国落实向1,560亿美元中国货加征关税的“死线”不足一个月,而联储局今年最后一次议息会议则定于12月10日至11日举行,特朗普在此敏感时刻召见鲍威尔,自然不是为了就广泛经济议题进行“良性交流”,而是试图摸清联储局政策套路,看能否在与中国的周旋中为自己增添本钱。

特朗普过去一再趁华尔街股市强势之际,在贸易谈判向中国极限施压,并利用市场对减息的预期逼迫联储局就范,藉以间接操控货币政策。从今年5月和8月的情况观之,贸易战升级美股必跌,联储局亦确在7月、9月和10月接连三次调低利率,尽管决策者的解释乃预防胜于治疗,还把这轮行动定性为政策“中期调整”(mid-cycle adjustment),实际上联储局当时已被一面倒的市场预期逼进墙角,若不乖乖配合减息,随时触发金融市场大震荡。

特朗普本周接见鲍威尔后,联储局于声明中强调,两人并未谈及对货币政策的展望,鲍威尔只重申政策立场完全取决于经济数据,不会受到政治因素左右云云,可是,狂人总统上周在纽约经济俱乐部发表演说时既没有就是否同意分阶段取消已加征的关税明确表态,周二于白宫主持内阁会议时更再度威胁,一旦无法与中国签署协议,将向华货进一步加征关税。种种迹象皆显示,特朗普在这个关键问题上意向不明,跟市场期望存在明显落差,“特鲍会”的时点(timing)更显得耐人寻味。

以标普500指数为准,美股已连升六周,道指及纳指亦屡创新高,不同投资银行发表的情绪指标更反映市场此刻极度乐观。这不仅由于中美签署贸易协议被视作“十拿九稳”,更重要的是,随着首阶段协议落实,投资者对环球经济走出困局步向复苏寄予厚望,就连取态相对保守的摩根士丹利也在最新策略报告中上调世界经济展望,认为贸易紧张关系纾缓配合各国宽松货币政策,将引领全球经济最早在明年首季回复较快增长。

然而,当中美双方在对等撤销关税上僵持不下期间,美国国会参议院周二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待与众议院版本协调后交总统签署,遭到中国官方及特区政府严厉抨击,并扬言会施加反制。特朗普到底会运用否决权向中国卖一个人情,抑或以此法案增加美国谈判筹码,足以影响大局。

联储局10月底第三度减息后,按兵不动意向鲜明,基于情境跟先前不同,市场目前最大的风险不在特朗普故伎重施,利用贸易战升温迫使联储局减息,而是投资者对中美于年底前能签订首阶段贸易协议期望过高,资产价格对好消息早已反映得七七八八,而夜长必然梦多,若市场憧憬一下子落空,调整势头必然凶猛。在这场历时已逾一年半的贸易战中,谈谈打打、临门破局可谓屡见不鲜,市场须要提防乐极生悲,从来不是危言耸听。(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社评/财经评论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