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3, 2019 / 12:17 AM / 11 days ago

港报社评:事缓则圆息干戈,暂搁修例再商讨--信报6月13日

急事,慢慢的说;大事,清楚的说;这是不少人奉为圭臬的睿智,也是很多政治人物认同的道理。急事缓办,事缓则圆,监于《逃犯条例》修订导致香港社会又再陷于严重撕裂,不管谁对谁错,政府暂时搁置推动立法会修例二读,腾出空间寻求对话交流,才是化解矛盾的明智之举。

修例争议持续数月,继六月九日出现主办单位民阵声称的一百零三万人上街反对之后,昨日更加演变成异常来势汹汹的激烈肢体冲突,警方定性为暴动,不但出动胡椒喷雾和催泪弹,而且发射橡胶子弹镇压。无人能够否认,香港正处于非理性的二元对立状态,纵使义正词严谴责暴徒,相信无法促使群众放弃包围政府总部和立法会。解铃还须系铃人,当局与其疲于奔命对付示威者,何不让莫衷一是的修例事宜再广泛谘询?对话总好过对抗,这亦是很多政治人物认同的道理。

香港六位宗教领袖发出「至诚呼吁」,促请尊重公众合法游行集会向政府表达意见的权利,祈盼政府和公众克制和平寻求解决之道,以真诚态度求同存异。宗教领袖包括:香港佛教联合会、天主教香港教区、孔教学院、中华回教博爱社、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和香港道教联合会。天主教香港教区辅理主教夏志诚明言,希望政府暂缓修例。

想法接近的还有七位前政治任命官员,包括前运输及房屋局副局长邱诚武、前财政司司长政治助理叶根铨、前食物及衞生局政治助理陈智远、前劳工及福利局政治助理莫宜端、前环境局政治助理蔡少绵、前劳工及福利局副局长萧伟强以及前财政司司长政治助理罗永聪。七位前官员公开发表《给行政长官就移交逃犯修订法案的请求》,指出「不少理性和务实的建议未及充分讨论和回应,又罕有地引起大量一般市民以游行表达深切关注,疑虑有待释除」,恳请特首「为了创造空间让社会作理性交流和讨论,及早撤回方案,从长计议」。

站在特首林郑月娥角度,修例绝对正确,而且已经让步,她昨日甚至特地接受电视台访问,语带哽咽地强调「没有卖港」,只有「卖身给香港」,及后再发表电视讲话,强烈谴责暴动行为;问题是,大量市民反对修例是客观事实,尽管全部被误导,但始终是一股不容忽视的民意,以民为本的政府不是应该出于避免流血冲突的人道精神而安抚一下吗?急事缓办,不是不办,暂时搁置交付立法会二读,纯粹让大家的情绪冷静下来,同时减轻受外部势力针对,再商讨凝聚共识,自然可以令事情渐趋圆融。

姑勿论六月九日的游行是否逾百万人,当中有一点值得细察。二○○三年的五十万人上街,除了反对《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之外,其实掺杂了各种各样的不同诉求,例如不满时任财政司司长梁锦松偷步买车、衞生官员隐瞒沙士疫情以及经济不景楼价急泻等等,然而这次上街,诉求只有一个,就是反对修逃犯例。单一诉求的和平示威不获重视,政府依旧推动修例工作,看在不少人眼里无异于官方挑起民间的抗争神经。这也或多或少解释得了,为何昨日立法会临开会之前民众集会迅速恶化为肢体冲突。

暴动行为应该谴责,这一点毋庸置疑,违法者必须接受惩罚,此乃文明社会的法治精神,可是林郑亦承认,六月九日反对修例的示威者是「热爱香港」,那么为何不可在爱的驱使下彼此暂息干戈?拥有共同大爱的香港人,如果因为一条法例的修订而斗个头破血流,横看竖看都是划不来。

政府一直扬言修订《逃犯条例》有迫切性,为的是把杀人疑犯陈同佳送交台湾受审,不过台湾方面已表示不同意透过这条渠道接收逃犯。既然迫切性的讲法难以成立,从长计议更显事缓则圆之利。(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