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5, 2018 / 1:00 AM / 5 months ago

港报社评:体制缺乏监察,劣药驱逐良药--信报7月25日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这是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名言,可惜在目前引发全国怒吼的黑心疫苗丑闻之中,大家看不到权力被关,反而再次突显了官僚滥权之弊,导致中国医疗体制缺乏监察,这次被揭发疫苗造假的情节也许只是冰山一角。

内地龙头疫苗制造商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涉嫌生产数据造假,质量不合格的疫苗销往山东和河北等地,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狠斥「突破人的道德底线」,正在外访的国家主席习近平也批评事件性质恶劣,令人触目惊心,要求有关地方及部门一查到底、严肃问责、依法从严处理。习近平强调:「以猛药去疴、刮骨疗毒的决心,完善我国疫苗管理体制,坚决守住安全底线,全力保障群众切身利益和社会安全稳定大局。要及时公布调查进展,切实回应群众关切。」

何谓群众关切?可以怎样回应?黑心疫苗丑闻其实反映两个深层次问题,其一是中国确实存在着保护主义,为群众带来进口药太贵的麻烦;其二是内地整条医疗产业链始终存在着利益输送,所以三鹿毒奶粉之类的性质恶劣事件层出不穷。群众的关切很简单,再苦不能苦孩子,中央如果拿不出办法彻底杜绝有问题的国产奶粉和疫苗戕害下一代,其他回应之策都只不过治标不治本而已。

美国针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尽管内地舆论一面倒指摘对方横蛮,然而在关税壁垒一事上,美国并非全无道理可言。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上周指出,美国企业受到不公平对待,因为美国是世界经济之中关税最低的大国,平均是百分之二点五,而中国关税平均是百分之十四,这是必须解除的「结构性障碍」。若以进口药来说,中国关税是百分之五,另加增值税百分之十七,所以在中国购买进口药的费用冠绝全球。

近日非常卖座的电影《我不是药神》根据真人真事改编,诉说内地病人吃不起进口药的悲哀,迫不得已从印度走私廉价仿制药。电影把责任归咎于外国药厂索价太高,但现实的另一面却是,同一药品在世界各地的售价差不多,偏偏在内地昂贵一倍,原因并非药厂刻意向中国人牟取暴利,而是因为内地布设沉重的关税措施。诚然,李克强已经下令让部分特定抗癌救命药降至零关税,但整体而言中国对于进口药仍然架起壁垒。

保护主义之下,受惠的自然是内地药厂,中国是全球最大疫苗生产国,年产超过十亿剂次,国产疫苗约占全国实际接种量百分之九十五。很可惜,在缺乏外国优质药品良性竞争的情况之下,内地药厂之间的竞争手段演变为利益输送,打好关系的对象包括药监总局、医院院长和药剂主任等等。以这次被揭发狂犬病疫苗和百白破(百日咳、白喉、破伤风)疫苗造假的长生生物为例,去年研发成本只是一亿二千万元人民币,销售推广费却接近六亿元人民币,个中夹杂疏通之财不难理解。事实上,长生生物确有不少行贿纪录,去年河南宁陵县衞生防疫站站长王峰收受贿款十六万四千元人民币,判监八年三个月。

疫苗生产商不必担心外国药厂侵入市场竞争,又有被疏通的官僚包庇,于是出现了「劣药驱逐良药」的现象,即使东窗事发,亦没什么大不了。早在二○○七年,山西发生多宗儿童注射疫苗后致伤致死事件,迟至二○一○年才由《中国经济时报》披露,然而经过一轮所谓调查,无人为此负责。几年前,揭发疫苗乱象的记者预言:「山西疫苗案不了了之,山东及全国必出问题。」如今观之,一语成谶。

说到底,黑心疫苗的罪魁祸首除了奸商和贪官之外,还有不受监察的权力系统。在内地稳定压倒一切的政策之下,舆论监察根本无从谈起,一提异议,即被屏蔽,维稳机器的宗旨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习近平讲得太对了,权力应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但这说法必须配合实际行动,否则去疴的猛药到头来只是一剂假药 。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