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5, 2018 / 1:00 AM / 5 months ago

港报社评:体育政治剪不断,淡化争议防添乱--信报6月25日

体育不应牵涉政治,可惜理想归理想,现实却是体育永远与政治纠缠不清,尤其代表国家参赛的体育活动,政治的「手影」必然或隐或现投射于竞技场上,连中立形象十分鲜明的瑞士亦无法置身度外。

俄罗斯世界盃E组赛事之一,上周五交战双方是塞尔维亚对瑞士,结果塞尔维亚保持不了领先优势,瑞士凭两名主将格列沙加(Granit Xhaka)及梳顿沙基利(Xherdan Shaqiri)各入一球,二比一反败为胜。瑞士赢了固然高兴,惟争议随之出现,国际足协(FIFA)启动纪律调查程序,原因是瑞士两位入球功臣皆在球场上做出了寓意政治的庆祝手势,涉嫌违反赛场禁止展示任何政治讯息或标志的规定。

庆祝手势是两只拇指交叠,其余八只手指伸开,形状宛若「双头鹰」,那是阿尔巴尼亚的国徽,让落败的塞尔维亚感到冒犯和挑衅。骤眼看来实在难以理解,不知就里的观众一头雾水,要明白当中的因果与恩怨,必须厘清欧洲巴尔干半岛的历史脉络。

首先,沙加及沙基利(简称孖沙)虽然代表瑞士参赛,但他们都是阿尔巴尼亚裔球员,自小与家人移民该国定居。其次,阿尔巴尼亚与科索沃拥有密不可分的关系,科索沃人口占了九成是阿尔巴尼亚族。再者,科索沃早于九十年代寻求独立,力争脱离南斯拉夫解体之后掌握统治权的塞尔维亚,因此爆发激烈的科索沃战争,塞尔维亚时任总统米洛舍维奇(Slobodan Milosevic)被称作「巴尔干屠夫」;战争招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高调介入,一九九九年大规模空袭七十八日后,米洛舍维奇同意撤军,科索沃交由联合国接管,二○○八年宣布独立。

简单来说,科索沃战争导致阿尔巴尼亚和塞尔维亚结下血海深仇,球技精湛的孖沙尽管国籍上已是瑞士人,然而感情上始终忘不掉故乡,加上两人的亲朋戚友曾经在科索沃遇难,或者沦为锒铛入狱的政治犯,所以在世界盃分组赛碰上塞尔维亚,少不免带点「仇人见面份外眼红」的情意结。于是乎,孖沙先后为瑞士攻破塞尔维亚龙门之后,不约而同做出象征阿尔巴尼亚的「双头鹰」手势,寓意为科索沃战争报仇雪恨。

如此手势没错是小动作,反映的却是国际轇轕的大冲突,并且间接引申出令人深思的问题,接纳移民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近年来,欧美各国同样受到移民问题困扰,主张一体化的欧盟虽然把自由流动的人口视作「合法移民」,可是部分右翼政见抬头的国家不以为然,纷纷筑起门禁,催生了倾向收紧移民政策的疑欧派,英国甚至索性脱欧。美国在奉行民粹主义的总统特朗普管治之下,对越境者全部「零容忍」,一律视作「非法移民」,可是随即衍生了「拆散骨肉」的不人道现象,备受抨击之后被迫稍稍软化。

回头看看瑞士,她并非欧盟成员,但外来移民还是受惠于该国的门户开放政策。瑞士本土国民当然也有质疑外来移民抢饭碗的声音,然而「注入新血」除弊亦有利,叫人又恨又爱。以足球为例,这个人口仅八百万的中欧小国原本在球坛的表现乏善足陈,现在的国际排名已升至世界第六,进步神速的关键取决于大量「移民国脚」。属于阿尔巴尼亚族的孖沙固然是赢波英雄,阵中尚有其他归化入籍的异族组成瑞士兵团,有机会众志成城在世界盃再创佳绩。对于外来移民究竟是不是值得包容,瑞士仍有极大的讨论空间。

瑞士两名球员做出双头鹰手势涉嫌挑衅塞尔维亚,受罚与否暂时未知,稍可庆幸的是,涉事各方似乎有意淡化事件,仅观望国际足协如何处理而已。体育与政治往往剪不断,淡化争议不失为防止添烦添乱的良策。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