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3, 2018 / 3:18 AM / 20 days ago

港报社评:何苦年年拗派钱,预算案要新思维--经济日报5月3日

港府上个财政年度盈余创1,489亿元,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压力下终向市民大举「补漏拾遗」。若政府不正视低估收入问题,势将年年折腾于如何派钱及「补遗」,内耗又不能善用资源。

税务局公布上年度税收高达3,286亿元,比前年增加13%,主要来自印花税,占整体税收29%,与去年股市楼市畅旺有关,是始料不及。这与财爷预估收入同出一辙,指卖地收入和补地价超乎理想,上年度录得1,489亿元盈余,比原先预估多出8倍。

正因盈余太多,市民要求陈茂波推更多纾困措施,更不满其方案有相当多基层受惠太少甚至没有,政府不得不作出修补,结果是与全民派钱没大分别,行政成本却高达3亿元。

财爷现时又要开始准备估算下年度的财政收入和开支,会否再蹈覆辙?答案不幸是很可能。此因问题属于结构性,即本港经济以至政府收入高度依赖于难以准确预测的资本市场,即股市与楼市。平情而论,谁坐上财爷宝座,都难以准确估计收入,而这又掣肘了政府作经常性开支,不利经济民生。

因此,政府不应因问题属结构性而坐视不理,须设法理顺,例如可否设年中检讨,随最新收入情况,调整开支预算?又例如,反正年年估错数,是否可以与公众商议出一个规矩,只要当年盈余超逾了某个水平,便拿出该盈余的一个比例出来,向全民派钱,免却年年争拗如何补遗,反而推高行政成本。

又或者,是否可效法新加坡做法,将波动性较大的收入包括土地收入,纳入另一个帐目内(新加坡并不公开该帐目),政府有需要时可拨部分资金作预算开支,确保每年预算不受市场波动过分影响?

抑或可否考虑成立财政稳定基金?坊间一直有团体建议,例如以过去7年波动收入占GDP的平均百分比例,计算出基准,波动收入高于基准时,余钱存入基金;波动收入少于基准时则由基金拨款补足。此举可将波动收入转化成持续性的经营收入,为增加经常开支创造空间。

财爷须正视连年估错数,愈错愈离谱的问题,拿出魄力改变制作预算案的思维,争取市民支持修改的做法,从根本上摆脱年复年争拗如何派钱的闹剧。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