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4, 2018 / 1:45 AM / 5 months ago

港报社评:依法正视人祸问题,汶川孤坟方可安魂--信报5月14日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汶川地震十周年之际,四川省举行多项活动悼念死难者,慰问生还者;当年时任香港特区发展局局长、曾带队赴川协助赈灾与重建的林郑月娥,这次亦以行政长官身份亲往灾区致哀献花,并进行访问,可惜香港新闻工作者却遇到暴力事件。有线电视记者陈浩晖在四川都江堰采访期间遇袭,遭两名自称「老百姓」的男子拳打脚踢,导致身体多处受伤。

特区政府向港澳办及四川省政府反映对事件非常关注,事隔不久,都江堰外宣办带同承认施袭的两名男子向陈浩晖四度鞠躬道歉。他们解释,邻居在汶川地震中死亡,当年房子倒塌、家人受伤,看见陈浩晖拍摄时触动伤疤,觉得非常难过而变得激动,一场误会云云。

据说,有遇难学生家长认出打记者的其中一人为聚兴社区工作人员杨军,另一人为聚源镇金鸡村五组组长何伟,即是「村官」。两人迅速在四川省政府安排下向记者道歉,固然算是承担责任的表现,但村官为什么要阻挠记者采访,则是值得深思的问题,误会的说法未必是真相的全部,还望内地相关部门「依法查究」。

依法治国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不断重申的原则,而事实上内地在反贪防腐方面的确交出不少亮丽成绩,大老虎和小苍蝇纷纷接受法律制裁,连「刑不上常委」的官场潜规则也打破了,拨乱反正的决心不可谓不坚决。话虽如此,内地距离真正的依法治国似乎还有一段漫长的路要走,新成立被称作「中国版廉政公署」的国家监察委员会任重道远。

别的不说,光看汶川地震过后整整十年,大家所关心的豆腐渣工程完全没有受到认真追究,遑论依法惩处涉嫌偷工减料的奸商及其背后的贪官;相反,一直尝试上访讨个公道的死难者家属则被诸般留难,部分维权人士例如作家谭作人,竟然在二○一○年被控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判囚五年。

官方一锤定音,豆腐渣工程不存在,于是十年来真相不明,民众尽管在灾区见到坍塌的学校露出钢筋不足的惨况,但没有人为此负上责任,官方倾尽全力对付的是查找真相的「维稳对象」。尤其讽刺的是,本来象征顽强求生意志的「猪坚强」,居然成为敏感词。

汶川地震造成近九万人死亡,灾后三十六天,救援人员在瓦砾堆中找到一头生还的母猪,牠依靠雨水和一袋木炭勉强存活下来,顿时成为家喻户晓的吉祥物,取名「猪坚强」,建川博物馆承诺照料终身,提醒世人中国克服逆境的能力。这原是充满正能量的励志故事,可是日前有法新社记者前往建川博物馆尝试了解「猪坚强」,却遇到三名便衣公安打断采访,并被护送离开。「猪坚强」之所以变得敏感,也许因为牠的故事容易令人联想到豆腐渣工程。

法新社记者打算报道「猪坚强」受到阻挠,香港有线电视记者又被打,当中的来龙去脉恐怕并非一场误会那么简单。

若是单纯的天灾,民众即使受难,只好无奈苦撑,但假如涉及人祸,正常的心理自然是要问个清楚明白。汶川地震十周年留下大量问号未解答,当地政府却决定将事发的五月十二日命名为「感恩日」,难怪惹来相当程度的鄙夷。面对人祸真相未明,感恩实流于粉饰太平。

公道地说,内地的依法治国比起昔日的贪官猖獗确有所改善,最低限度,汶川灾区有两百多名官员涉嫌侵吞重建款项受罚,不少企图大发国难财之徒无法中饱私囊。问题是,依法治国的强度有待进一步提高,要是对豆腐渣工程之类的丑闻继续爱理不理,甚至千方百计地掩饰真相,死了几万人的日子包装为「感恩日」,绝对不能安抚人心。

十年生死两茫茫,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依法治国要有正视人祸问题的勇气,调查真相才可为孤坟安魂 。(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