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8, 2019 / 12:47 AM / 20 days ago

港报社评:倘颁《紧急法》恐怕弄巧反拙--信报8月28日

监于持续两个多月的反修例风波没有缓和迹象,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因此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口中的“有心人”鼓励对话代替对抗,而特首本人也积极筹设对话平台。然而,昨日却出现耐人寻味的转折,当记者问到:“港府仍拒绝回应五大诉求下,构建对话平台有何意义?”林郑说道:“这个不是没有回应的问题,而是一个不接受有关诉求的问题。”换言之,不是没回应,只是不答应,包括不会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她重申监警会可以处理警员于众多公众游行集会的处事手法,亦可以审视整件事件中警队执行问题。

除此之外,政圈人士近日有声音呼吁引用本地法律《紧急法》平定乱局,林郑昨日的口吻是没有否定,她明言如果能够提供法治手段止暴制乱,特区政府都有责任检视,处理冲突的最佳基础就是法治基础。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附和声称,示威暴力已升级,任何法律上容许特首可以做、而有助防止暴力事件扩大,都应该考虑。行政会议成员、港区人大代表叶国谦亦认同,反修例示威活动持续下去严重影响社会安宁,有必要引用《紧急法》尽快止暴制乱。

一方面林郑不接受示威者诉求,另一方面不排除引用《紧急法》,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从“治乱世用重典”的角度判断,严刑峻法或者可以收到短期的维稳作用,可是长远而言,未必有利于香港的健康发展,因为颁布《紧急法》近乎戒严,也许能够震慑部分示威者,但同一时间亦对奉公守法的平民百姓以及外国投资者造成影响。打个譬喻,警方施放催泪弹驱散黑衣人,难免也累及无辜街坊涕泗纵横。

《紧急法》的全称是现行法例第二百四十一章《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在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认为属紧急情况或危害公安的情况时,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可订立任何他认为合乎公众利益的规例。《紧急法》假如颁布,政府可管制及压制刊物、文字、地图、图则、照片、通讯及通讯方法,亦可将市民逮捕、羁留、驱逐及递解离境,并且管制海陆空人流和物流运输,对财产及其使用作出拨配、管制、没收及处置,诸如此类。至于罚则,政府可就任何罪行,规定以任何刑罚及制裁,包括强制性终身监禁。

《紧急法》订立于1922年,用以对付当时的海员大罢工,“六七暴动”之时也曾引用。这条法例权力之大可谓不设上限,毋须经过立法机关同意,而且完全不受监督,一旦引用,没有了期,全凭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决定停用与否。

《紧急法》颁布之后当然可以禁止示威游行,问题是会否惹起民间更加暴烈的抗争?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这条法例对于正常的社会活动会否带来不良影响?单以管制及压制通讯为例,万一当局下令切断网络,防止示威者互通消息,恐怕数以百万计的市民同样叫苦连天,各行各业难以营运。断网是很多国家用以对付骚乱的方法之一,但在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使用的话,却恐怕产生弄巧反拙之弊。

目前在部分激进示威者的观念里面,社会制度不公平,贫富悬殊极严重,根本不介意“揽炒”,意思是他们一无所有,没什么可输,毋惧与当权者和富裕阶层玉石俱焚,引用《紧急法》对于这些政府眼中的暴徒没有多少阻吓作用,抗争行为说不定禁而不止。诚如行政会议成员兼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所言,引用这条法例存在风险,如果禁制蒙面,但效果或令更多人蒙面。

即使面对暴力升级,刚过去的周日甚至有警员必须鸣放真枪吓退示威者,林郑仍然强调,管治尚未失控,作为负责任的特首现时应该紧守岗位,尽力回复香港的法治和秩序。特首既然有信心回复法治,我们不认为这是非要引用《紧急法》不可的时候,慎防香港整体蒙受不必要的损失。(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