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港报社评:停止滥用拉布已是议会之福--信报11月13日
2017年11月13日 / 凌晨1点03分 / 6 天内

港报社评:停止滥用拉布已是议会之福--信报11月13日

立法会建制派和民主派议员皆提出修改《议事规则》,前者的动机是要废掉「拉布」的武功,后者则是奋力抗争,务求保住其「武器」。看情况,修改《议事规则》又会成为议会内外唇枪舌剑、火花四溅的角力焦点,相关议程大约在十二月初开始处理。

与此同时,最近传出建制派和民主派愿意「和谈」的消息,希望在修改《议事规则》问题之上磋商,双方各派四名代表,总共八人加入沟通平台,寻求达成共识。民主派会议召集人莫乃光明言,他们「两条腿走路」,既在会议内阻延建制派提出修改《议事规则》,亦在会议外与建制派谈判,尝试说服对方。莫乃光指出,若建制派肯停止「偷袭」,民主派可停止拉布。

何谓偷袭?意思是民主派经过宣誓风波之后,阵中现有六名议员被取消资格(DQ案),人数处于劣势,失去分组点票否决权,建制派在这样「彼消此长」的时机乘虚而入,提出修改《议事规则》就是偷袭。填上议席空缺的补选将于明年三月举行,民主派如今同样提出修改动议,目的其实是利用冗长的辩论,拖到补选之后才正式决定修改与否,届时民主派有可能再一次因为胜选而重夺分组点票否决权。

在昨日的港台节目《城市论坛》上,出席的自由党党魁锺国斌讲得很坦白,他说建制派修改《议事规则》的念头存在已久,但过去由于分组点票没有优势,所以一直没有提出,现时有机会遂其所愿则决定提出修改的讨论。换言之,不管偷袭的字眼是否恰当,DQ案的而且确被建制派视作杜绝拉布的千载难逢契机。

拉布问题各执一词,建制派和民主派组成沟通平台寻求共识无疑值得鼓励,毕竟对话永远好过对抗;然而过往的经验告诉大家,两边阵营立场南辕北辙,和谈取得实质成果的机会并不太高。尽管如此,我们本着求同存异的良好愿望,仍然呼吁建制派与民主派尽力沟通,最低限度达成一个十分基本的共识,就是不再滥用拉布。

很多时候,尤其议题太敏感的情况之下,拉布无可厚非;而且说到底,即使修改《议事规则》亦未必可以百分百杜绝拉布,经典例子是立法会去年审议《二○一六年医生注册(修订)条例草案》,医学界前议员梁家骝仅凭一己之力,不断在大会要求点算法定人数,即眼巴巴把条例拉倒。全面废掉拉布的武功既没必要,亦不可能,比较合理的做法是建制派和民主派同意停止滥用。

谈到滥用,不久前刚好有一次「完美示范」,为了阻止无约束力的「一地两检」议案表决,议员朱凯廸引用《议事规则》第八十八条第一款动议「要求新闻界及公众人士离场」。民主派表明,他们并非真的有意妨碍新闻自由,如果要为此动议投票,所有人包括朱凯廸在内也会反对,动议只是争取发言时间,透过七嘴八舌的辩论把「一地两检」议案拖延至无法表决。这样彻头彻尾「无的放矢」的拉布怪招,活灵活现示范了何谓滥用《议事规则》,同时让建制派更加理直气壮声称,第八十八条第一款和其他不合理条款非修改不可。

拉布策略没有滥用的话,立法会绝对有能力回复正常运作。上星期讨论《施政报告》致谢议案,民主派展现理性讨论的应有态度,甚至有人投下赞成票,是其是,非其非,不但政务司司长张建宗表示欣慰,社会各界亦反应正面。

总的来说,没有人奢望建制派和民主派可以化解矛盾,然而在修改《议事规则》的沟通之上,不妨寄予卑微的期许,倘使双方能够同意停止滥用拉布,已经是议会文化之福。只是民主派山头众多,内部要取得共识也非易事,最后能否在拉布攻防战中与建制派达成停火协议,实在难以乐观。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