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0, 2018 / 1:40 AM / in 10 days

港报社评:僭建砖头拆了就算,司长诚信不可自毁--信报1月10日

新任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及丈夫潘乐陶双双卷入僭建风波,屋宇署昨日派人进入他们各自拥有的两间独立屋调查,证实郑若骅名下的屯门小榄乐翠街海诗别墅四号屋有四处僭建,潘乐陶的三号屋则有五处僭建,两屋皆有与原图则不符的天台屋及地库。换句话说,郑若骅夫妇的僭建问题已是表证成立,余下来是看看如何善后处理。

所谓善后处理,分开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当然是按照《建筑物条例》或清拆或还原,由业主负责把海诗别墅两间独立屋改回法例所容许的原貌,工程最浩大的相信是填平各占几百方尺面积的地库。第二个善后处理的层次乃重建郑若骅应有的诚信,这是僭建风波的核心关键所在,手握检控大权又肩负扞衞法治重责的律政司司长,要是诚信持续受到质疑,往后的工作恐怕吃力不讨好。

随着屋宇署证实确有僭建,潘乐陶昨日发表声明表示:「我于二○一二年十月以现状购入海诗别墅三号屋,当时并未就有否僭建物征询专业人士意见。我当时工作节奏特别紧张,回想起来是我安排未够周全。」又称:「在上星期五(二○一八年一月五日)收到屋宇署通知后,我马上聘请认可人士为该物业进行全面彻底的检验,并正积极配合屋宇署的调查。」言下之意是说,这位贵人事忙的业主一直对于僭建问题「毫不知情」,直至今年一月五日才「恍然大悟」。

事实是否如此?身为专业工程师的潘先生真的有可能忙到没有察觉名下物业有僭建吗?他的声明指出:「我明白自己的表现与各界期望有落差,为此我感到遗憾与抱歉。」我们不得不同样表示遗憾与抱歉,遗憾的是这份声明缺乏说服力,抱歉的是恕难尽信其言。

同是昨日,郑若骅亦发表声明,内容大同小异,只是加了一点,由于相邻物业拥有人涉及司长配偶,如果个案须交由律政司处理或提供法律意见,律政司司长本人不会参与,避免利益冲突。特首林郑月娥似乎对司长爱护有加,照单全收表示「完全不存在隐瞒」。

律政司司长最宝贵的资产不是砖头,而是诚信,事件迄今这一对隔壁而居的夫妇始终坚称「以现状购入海诗别墅」,企图撇清自己与僭建的关系,我们再次抱歉说一句,很难令人觉得是诚信的表现。

即使以坊间小市民的常识判断,一间独立屋的地面存在着「下行楼梯」,已是怀疑僭建的明显迹象,以现状购入云云,根本解释不了业主何故不知情,何况两夫妇都是工程界的专家,郑若骅抑且是法律精英。假如物业当初是连租约购入,或买来放租,有些特殊情况或许业主连现状也无法掌握,不清楚内里有僭建物还勉强说得通,可是海诗别墅两间屋都用作自住,多年来日日夜夜身处其中,工作节奏再紧张也有回家的时候,竟然不察觉脚下和头顶的额外空间存在着蹊跷?况且,正常楼宇买家及其代表律师于交易时必会把建筑图则取来细阅,尤其布局比普通单位较复杂的独立屋更加会仔细核对,倘若看不出地库和天台屋是无中生有,智商高极有限。

砖头拆了就算,诚信不可自毁,我们奉劝郑若骅夫妇拿出道德勇气,坦白而详尽地向公众交代事件的来龙去脉,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勿装作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讲句老实话,买家明知有僭建物而照样「以现状购入」,可能基于价钱吸引,或者实在太爱不释手,乃人之常情,即使购入之后按己意改动亦非什么不可原谅的大错,只要当事人愿意改过,衷心向社会各界人士道歉,公关灾难不见得无法补救,亦不会连累特首有机会赔上自己的声望。

立法会议员针对僭建风波要求紧急质询,主席梁君彦以此事非紧急为由不批准。与其被动地受到穷追猛打,郑若骅倒不如采取主动如实相告,避免风波进一步闹大,处理得宜的话,说不定化危为机,赢回公众的信任和好感。(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