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3, 2019 / 12:42 AM / a month ago

港报社评:全城恐慌,警方请交代如何重建信心--信报7月23日

任何暴力都应该谴责,这是任何文明社会都应该具备的共识,所以西环中联办大楼在7月21日受到冲击,国徽被涂污,特首林郑月娥和警务处处长卢伟聪联同一众司局长强烈谴责激进示威者是理所当然之举。可是,同一日的晚上,元朗发生直接危害人命安全的严重暴力事件,甚至出现警方迟迟没有到场处理的罕见情况,政府官员口头谴责显然并不足够,执法者必须以实际行动保障市民免于恐慌。

6月至今,《逃犯条例》修订引起连串示威活动,当中掺杂着流血悲剧,一般市民尚可理解为示威者与执法者之间的冲突,只要不是身处其中,香港仍然是一座安全城市。却可惜,“元朗黑夜”把这一个概念彻底改变了,西铁元朗站前晚涌现大批手持棍棒、藤条或扫帚的白衣人,冲进站内主动袭击身穿黑衣的市民,不旋踵即恶化为无差别的见人就打,遇袭的包括腹大便便的孕妇,部分伤者血流披脸。

若说穿黑衣的市民是反对修例的示威者,那么白衣人的身份和行凶动机是什么呢?即使由于政见不同而产生冲突,为什么无辜的老弱妇孺亦受到无妄之灾?尤其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警方的反应,袭击发生之后,不少人打电话报警求助,据说有人打不通,打得通则得到“惊就唔好出街”的回覆,电视新闻直播画面见到,两名军装巡逻警员现身车站,没有介入调停,反而转身离开。扰扰攘攘大半小时,防暴警察才到场,那时候白衣人已经逃之夭夭。

遇袭市民惊惶失措乃人之常情,加上警方反应迟缓,复杂的情绪很容易衍生阴谋论:执法者纵容违法者施暴。火上浇油的是一则盛传的消息,有人在7月30日星期六已经放出风声,星期日将会有事:“元朗三合会大佬开咗会,讲咗要着白色衫,唔想打错人。”坊间流传的消息最终成为事实,理论上消息灵通的警方不但没有及早部署,反而姗姗来迟,于是“警方默许黑社会打人”的指控不胫而走。

对于此等质疑,卢伟聪昨日表示完全不同意警队与施暴者有关系,解释两名巡逻警员转身离开是因为当时的人手与装备不足以介入,反应是否慢了则再检讨,他强调警队与所有违法者都是对立的、与黑社会誓不两立,呼吁市民对警方要有信心。

元朗暴力事件不排除蔓延各区,恰恰由于市民对警方缺乏信心,全城陷入恐慌状态。疑似黑社会无差别见人就打之后,更多的阴谋论口耳相传,元朗、屯门、天水围和荃湾不少商舖落闸避祸,西铁列车人流稀疏,部分公司提早下班让员工回家,连沙田、大围、马鞍山和大埔等等地区亦传异动。卢伟聪如果要重建市民对警方的信心,必须清楚交代实际办法,令市民见到执法者除暴安良的决心。

“元朗黑夜”遗下血迹斑斑之后,部分白衣人跑到西铁站附近的南边围村,手持武器聚集,尽管警方与之对峙几小时,但未有人被捕;至昨天才先后拘捕六名涉嫌与案有关的男子。这样的处理难免与市民的期望形成落差。

我们不愿意相信“警方默许黑社会打人”,因为这样的指控徒然令香港的法治形象蒙污,损害国际金融中心的固有声誉;然而客观事实是全城惊慌,贸贸然的无差别殴打平民令人悲愤莫名,不巧市民最需要警方保护的时候竟然苦无援手,人心惶惶只好自求多福。因此,警方第一要务是兑现与黑社会誓不两立的承诺,谴责暴力之余亦该尽快进行全面缉捕行动。

追本溯源,修例风波是目前一切问题的滥觞,我们呼吁特首顺应民意正式撤回修例,而且监于元朗暴力事件太匪夷所思,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益显其正确性,唯有真相水落石出,方有机会让撕裂的香港抚平伤痛。(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