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1, 2019 / 1:01 AM / 7 days ago

港报社评:公主放弃参选总理,泰国政局仍然奇诡--信报2月11日

泰国政局向来波谲云诡,屡见不鲜的军事政变几十年来犹如家常便饭,但特征是极少流血,夺权过程十居其九只见枪却不费一弹。尤其奇诡的情况近日由王室成员担纲演出,公主乌汶叻上周五获提名代表泰护国党参选总理,惊人消息震动政坛。也许此举实在太破格了,不符君主立宪传统,泰王哇集拉隆功不旋踵发表声明,直指乌汶叻参选总理极不恰当并且违反宪法,泰护国党随即乖乖接受敕令,公主打消出选念头,一下子被DQ了。

泰国大选将于3月24日举行,上周五是报名限期最后一天,乌汶叻放弃参选总理,意味着已经报名角逐连任的军政府总理巴育选情得益,毋须面对公主这样一个强劲挑战者。表面上乌汶叻从政梦碎,旋起旋灭的剧情告一段落,然而综观此事的来龙去脉,说不定泰国政局仍然潜藏着峰回路转的伏笔,下月大选尚有奇诡变数。

第一个引人深思的问题乃在于,乌汶叻作出竞逐总理宝座这么一个石破天惊的重要决定之前,有没有得到泰王默许?乌汶叻是哇集拉隆功的胞姊,两人关系不见得疏离,姊姊决定参选正常而言不可能不先跟弟弟商量一下,因此有分析认为,此举属于“试水温”性质,泰王事后说不,只是由于民间对于王室成员参政没有太热情的支持罢了。

乌汶叻担任“水温测试员”有其独一无二的优势, 原因是她严格来说不再是王室成员,多番强调自己仅是没有任何特权的一介平民。这位已故泰王普密蓬的长女,1972年义无反顾非要跟美国同学彼得詹森(Peter Jensen)结婚不可,在王室强烈反对之下,宁愿放弃王储身份,降格成为旅居美国的家庭主妇。英国有爱德华八世“不爱江山爱美人”,泰国则有乌汶叻“不爱江山爱美男”,尽管轰轰烈烈的爱情到头来离婚收场,但叛逆公主始终谱写了一段非凡履历。

不是公主的平民,不是平民的公主,乌汶叻的参选资格存在着任君解读的灰色地带。没错,现在泰王断然评为违宪,乌汶叻放弃问鼎总理,但假如退而求其次,公主为她所属意的政党站台拉票又如何?众所周知,乌汶叻与流亡海外的两位前总理他信兄妹关系密切,而他信家族在泰国依旧拥有不可忽视的影响力(为泰党与泰护国党都是其党羽),两者结盟相信可为巴育构成一定程度的威胁。

泰国屡次军事政变之所以不流血,其实建基于不寻常的三角关系:一角是拥枪自重的军方将领,一角是靠选票上台的文人政府,一角是备受尊崇的王室成员。文人政府如果遇到反对者呛声,军方习惯以当仁不让的姿态介入,这时候,不容侮辱的王室总以大局为重,宣布某一派势力有权执政,结果就完成了没有硝烟的政变。巴育夺权如出一辙,2014年以化解政治乱局为名坐上总理之位。问题是,人人顶礼膜拜的普密蓬已于2016年去世,继承王位的哇集拉隆功无论功德威名皆难望项背,有否一锤定音的能耐?他在军方与政客之间又怎样取舍?

值得注意的是,泰王哇集拉隆功拥有太过多姿多采的花花私生活,妻子娶了又离、离了又娶、娶了再离,在传统保守派眼中属于风评不佳,民望与其已故的父王不可同日而语。特别耐人寻味的是,据说哇集拉隆功与巴育甚至军方的关系并不亲切,过往的三角关系可否维持平衡成为疑问。

乌汶叻放弃参选总理,表面上有利于巴育争取连任,然而单从她最初有意代表泰护国党披挂上阵来看,奇诡的泰国政局仍然十分奇诡,公主从政意向非贸贸然,也许还有后着,下月大选未知鹿死谁手。(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