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内房调控一仗功成,发掘下个增长引擎--信报11月26日

内地每隔几年便会对房地产行业展开宏观调控,遏抑过度投资和炒风,务求把楼价控制在民众可负担的水平,惟效用通常不持久,楼市愈多规限愈涨升。然而,始于去年的新一轮调控威力非比寻常,楼价多年来首录按月跌幅,销售急滑,一些近年快速坐大的房企深陷财困。当局今仗取得实绩,乃因击中房企要害,取态跟以往有别,游戏规则改写。房地产作为增长引擎的角色被淡化,在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当前,无疑是一着险棋,究竟下一个增长引擎落在何方,绿色产业应已脱颖而出。

今次有两招直接对准房企的死穴,首先是全面截断资金链,令业界难再以高杠杆运转。据国家统计局数字,房企开发资金主要有四个来源,分别是国内贷款占一成多、自筹资金占三成以上、售楼订金及预收款占逾三成、个人按揭贷款占一成多。以往调控普遍以限制开发贷款为主,对房企打击有限,风声过后便一切复常。现在官方的手段非常针对性,去年实施的负债率「三道红线」及「贷款集中度管理」,向属自筹资金的发债融资及银行按揭直接开刀,卖楼预收款要设专户处理,不得随意取用,四条水喉齐关,恐怕不是每间企业都能熬过。

其次,中央多番强调不把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手段,意味就算经济放缓,调控也不会半途而废。回望以往每当景气进入下行周期,房地产都会立时变身稳增长的火车头,重新获得政策支持。有两个较瞩目的例子:2008年环球爆发金融海啸,中央推出四万亿元人民币刺激方案,把大量资金送进房地产市场;2015年股灾后经济不振,翌年中央降低房贷利率及首付比例,主动为房企「去库存」,楼市骤然回暖。正因为有前科,很多房企或会以为今趟也一样,惟中央已明言决不重施故伎,大家别寄望历史重演了。

内房行业自1998年房地产市场化改革以来,一直被视为新的经济增长点,至2003年更成为「支柱性产业」。以去年数据推算,整个产业链占国内生产总值一成七,占固定资产投资二成七,土地出让金及相关税收占地方财政收入近四成,是名副其实的经济引擎。若房地产行业的定位改变,不再作为短期刺激经济手段,那么必须有一个新的增长引擎替补,带动经济维持合理增长。

中国要实现充分就业,维护社会稳定,经济增长保持在合理区间至为重要,当局断不会在毫无准备下,任由重要引擎熄火。事实上,从最近官方新推出的措施判断,新的经济增长引擎已初露头角,正是绿色、低碳及减排等可持续发展领域的大批产业。为此,财金政策正全速起动,两个多星期前,人行推出减碳排支持工具,为银行提供低息资金,鼓励向相关行业放贷;上星期,国务院宣布设立二千亿元人民币专项再贷款,推动清洁用煤,可动用的资金规模媲美过往对房地产的支持。

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星期三在《人民日报》撰文指出,实现高质量发展,就是要在碳达峰碳中和框架下,逐步和有序实现全国的生产生活方式全面绿色低碳转型,形容这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由此可见,节能减排、走向低碳,将涉及各行各业,跨越不同阶层。中央已定下2030年前碳达峰,2060年前碳中和,低碳经济的潜在投资及需求非常巨大,并会延续几十年,打造出万亿元计的市场。中国这方面的技术与西方在同一起跑线,甚至更早开步,更有把握自立自强,成为经济增长新动力。

高杠杆的内房市场面对空前严谨的调控,加上近两年新冠疫潮,滑坡之急超乎经营者预期,在此「缺氧脱水」关头,措施又似开始松动,例如官方承诺满足合理的信贷需求、准许房企发境内债、加快审批按揭。总理李克强日前在一个经济形势座谈会上强调,出台经济政策措施时要实事求是,避免运动式、冒进式及一刀切,反映正因应形势为政策微调。不过,中央既然决心追求高质量发展,扭转过度依赖房地产的畸形生态,陷困的内房商能否像以往一样大步跨过逆境,要看他们的造化。

说到底,内房产业经过二十多年才有今天的体量,任何新冒起的增长引擎均需一段时间培育,始可练成撑起半边天的支柱。换言之,在洗牌交替之间,经济短期仍难免有下行压力。(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