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31, 2018 / 1:52 AM / 19 days ago

港报社评:又爆“扇贝战争”,英国苦无胜算--信报8月31日

英国虽然在诺曼第曾经表现骁勇取得赫赫战功,伙同盟军成功抢滩扭转第二次世界大战局面,但最近却在诺曼第的一场另类战争之中吃了眼前亏。另类战争名为“扇贝战争”,为了捕捞扇贝的矛盾而动干戈,英国渔船在诺曼第对出海域与法国渔船爆发冲突,双方的武器是石头和烟雾弹,船与船之间又“埋身肉搏”直接碰撞,由于寡不敌众,英方铩羽而回。

事发现场是塞纳湾(Seine Bay)邻近海面,距离法国诺曼第沿岸约十二海里,理论上是国际海域,因此事后英国环境大臣高文浩强调,他们的渔民完全拥有合法权利捕捞扇贝。名义虽是合法,但法国渔民认为完全不合理,因为法国设有休渔期限制,以保育海产,该国渔民每年只能够于十月一日至翌年五月十五日在英伦海峡捕捞扇贝,英国渔民却不受限制,得享全年无休之便。法方眼中,英方在他们的休渔期内拖网作业无异于“海盗行为”,何况这次是“踩到上门”,船只驶到诺曼第沿岸约十二海里,濒临法国的领海界线。

冲突之时,英国五艘渔船尽管吨位较大,不过法方出动近四十艘渔船,采取围攻策略,激烈火并下终把“来犯者”击退;高奏凯歌的诺曼第渔民组织表示:“我们的原意不是要禁止英国人捕贝,但他们应该等到十月一日休渔期结束,至少让我们可一起分享渔获吧!”

英国渔民兴冲冲要求政府出动军舰护航,首相文翠珊则呼吁心平气和解决问题。看情况,即使皇家海军展现虬结肌肉,仍然难以在这场“扇贝战争”稳操胜券,毕竟道理似乎不在英国那边,而且脱欧在即,英国缺乏足够的底气与法国斗个鱼死网破。

回顾历史,英国在类似的渔民冲突之中没有尝过多少甜头,连冰岛那样的小国也取得“鳕鱼战争”三连胜,名副其实大衞击退巨人歌利亚。第一次“鳕鱼战争”于一九五八年爆发,冰岛不满英国渔船闯入领海范围捞捕鳕鱼,制成他们的炸鱼薯条,宣布国家专属捕鱼区扩展至十二海里,而这就是现时领海概念的滥觞。第二战发生于一九七一年,冰岛把禁渔界限进一步扩大为五十海里。相隔四年,两国第三次交锋,冰岛于一九七五年把经济专属区确立为二百海里,并且得到国际社会广泛承认。

冰岛连常规军队也没有,绝对是弱势一方,与英国冲突简直是“舢舨对炮艇”,为什么竟然三战三胜?原因之一是冰岛威胁退出北约,迫使美国出面调停;其二是该国成功说服欧盟前身欧洲共同体,过度捕捞的确有机会造成无可挽救的海洋生态破坏;其三是得到发展中国家支持,各国皆不愿外国势力侵占自己的海洋资源。简言之,冰岛赢在舆论压力与道德感召,英国尽管武装到牙齿,还是不得不偃旗息鼓。

既然英国在“鳕鱼战争”○比三惨输,那么在“扇贝战争”有何办法击败法国?如今几乎每个国家都同意尽可能避免过度捕捞,所以休渔期的设立乃国际惯例,连中国和香港亦响应,早于一九九九年实施,又在二○○九年延长时效,目前的休渔期是五月十六日至八月一日。在这样的大气候之下,英国渔夫要在法国休渔期之内前往诺曼第沿岸捕捞扇贝,几可肯定不会赢得多少同情分。

还有一点很吊诡,“鳕鱼战争”之后确立了经济专属区,欧盟渔业保护政策随之而来,英国渔民对于相关政策抱着怀疑态度,不认为能够有效缓解过度捕捞问题,所以全力支持脱欧,然而脱欧之后,英国渔民能否继续享有捕鱼权乃未知之数。法国渔民声称,如果英国明年三月无协议脱欧,英国渔民会被视为第三方,不能进入涉事海域,这样便能解决法国渔民的忧虑。换言之,脱欧后的英国渔民说不定被封杀,“扇贝战争”的胜方仍是法国。

由此观之,苦无胜算的文翠珊真的有需要心平气和跟欧盟谈一谈捕鱼权,出动炮艇无助于带扇贝回家佐膳。(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