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3, 2018 / 1:45 AM / 5 months ago

港报社评:地区补选首尝败绩,泛民内讧咎由自取--信报3月13日

立法会补选尘埃落定,泛民主派叫出的口号“四席全取”不但无法如愿,而且出现一个大热倒灶状况,事前被一致看好的姚松炎转战九龙西直选意外败阵,以二千四百票之差栽在民建联郑泳舜手下。姚松炎成为香港回归后,泛民在如同单议席单票制的补选中落败的第一人,整个阵营不得不集体向市民鞠躬致歉,承认有负选民期望。另一边厢,建制派对于这次“零的突破”额手称庆,甚至因为姚松炎是DQ风波主角之一,所以得出“市民认同政府DQ决定”的结论,喜上眉梢之情溢于言表。

补选四席平分春色,民主派赢了两席,分别是港岛区的区诺轩和新界东的范国威,建制派亦赢两席,分别是九龙西的郑泳舜和功能组别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的谢伟铨。三区直选关系到泛民能否在立法会重夺分组点票否决权,如今姚松炎阴沟翻船,郑泳舜欣然入局,在地区选举分组里,总数只有十六席的民主派仍然处于劣势,手握十七席的建制派暂时维持主导权;形势最终会否逆转,视乎第二轮补选新界东和九龙西两区的议席花落谁家,泛民下一个口号必然是“两席全取”。

综合各方意见分析,姚松炎之败实乃民主派咎由自取,参选者个人的部署失误固然是致命伤,幕后军师“蚕虫化”也须负上极大责任。至于建制派吐气扬眉,看来要感谢现任特首林郑月娥,她的施政作风洗脱上任特首经常突显敌我矛盾的辛辣味道,投票率偏低可以解读为少了一批“逢官必反”的仇恨票,于是建制派受惠于政府民望不低。

民主派的“蚕虫师爷”最令人诟病的是造成初选内讧,本来的机制是凭得票定出参选者的优次顺序,排第一位的是姚松炎,他如果不幸被取消资格,改由排第二位的冯检基顶替。吊诡的是有人企图推翻机制,所持理由竟然是若冯检基出选的话机会渺茫,要求放弃Plan B而另定Plan C云云,结果冯检基在压力下声称以大局为重而自动退出。此举等于泛民采用自己最痛恨的“筛选”和“钦点”策略,阵中不少支持者不满“屈基”事件违背程序公义。既然初选内讧不得人心,那么姚松炎票源流失自然不难理解,最低限度,他在冯检基所属民协的根据地处处碰壁,民协票仓反而是郑泳舜得票较多。

按九龙西全部票数分析,两年前换届选举之时,建制派的蒋丽芸和梁美芬合共获得约十万票,郑泳舜这次得票又是十万余张,即是建制派票源得以稳妥维持;反观得票比对手少二千四百票的姚松炎,完全保不住两年前传统民主派和本土自决派合共的十六万票,流失率百分之三十四,除了在“基地”失票,以及未能多取上次投给游蕙祯和黄毓民的选票外,更反映姚松炎“空降”的拉票手法确是“离地”,只顾网上宣传,疏于街站实战,难怪有助选团成员抱怨用错力。据说,为姚松炎担任“大脑”角色的是现任议员朱凯廸。

民主派参与这次补选的其中一个诉求是反DQ,偏偏身为DQ受害人的姚松炎成为地区直选唯一落败者,建制派所说“市民认同政府DQ决定”或者略嫌夸张,然而毋庸置疑者,是反DQ的悲情牌不太管用,要是缺乏扎实的地区工作,又没有衷诚合作的团队精神,理性选民未必愿意给予神圣一票。民主派必须及早在姚松炎身上汲取教训,否则第二轮补选的两个席位说不定还是会拱手相让于建制派。

在港岛区仅凭多出九千几票力压对手新民党陈家佩的区诺轩表示,这次当选只算是惨胜。个人而言,惨是惨矣,终究胜选,但如此说法不适用于泛民阵营,原本四席痛失其二,得票率与建制派的“六四黄金比例”不复存在,差距进一步收窄,此消彼长的结果并非惨胜,而是惨负。

痛定思痛,泛民要在立法会保住政治生态平衡,当务之急是停止内讧,好让下一轮补选的“两席全取”不再沦为痴人说梦。 (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