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3, 2018 / 2:32 AM / 20 days ago

港报社评:填海辩论不应因噎废食--信报9月3日

为期五个月的土地大辩论公众谘询将于九月二十六日结束,各方纷纷趁此倒数阶段发声,以期凝聚社会共识,行政会议召集人陈智思昨日在港台节目《给香港的信》强调,填海是可行选择,能够提供大量由政府拥有的土地,全面控制兴建的房屋大小及价钱等等,为年轻人提供组织家庭及置业的希望。陈智思又说,明白部分人担忧填海造成环境问题,但政府要更有决心,做出困难的选择,为下一代建设更宜居的城市。

陈智思的另一个身份是团结香港基金副主席,该基金是填海造地的主要倡议者之一,而且构思十分进取。东大屿都会本是政府中长期土地供应选址之一,建议填海一千公顷,团结香港基金提出强化计划,将填海规模倍增至二千二百公顷,提供二十五万至四十万个住宅单位,七成作公营房屋之用,最快十一年内入伙。

土地供应专责小组主席黄远辉表示,正在梳理从公众活动中收集的意见,再向特首林郑月娥提交「初步观察报告」,以便她撰写新一份的《施政报告》(十月十日发表)。黄远辉透露,释放棕地及填海是目前较多人赞成的选项,但各选项的支持率不一定过半数。

填海有人支持,当然也有人反对,不过综合几个月来的芸芸意见,不难得出一个印象,反对者往往因噎废食。

反对填海的理据之一是保护海洋生态,这一点无可厚非,也容易获得认同,可是当人们面临生活空间极度匮乏的时候,奢谈环保难免予人陈义过高之叹,况且把填海与环境问题完全对立起来,其实是简单化的二元思维。现时香港人均居住面积只是一百六十一平方尺,当中约有二十万人居于人均面积五十六平方尺的劏房,连监狱囚室也不如。既然填海是大规模造地改善生活空间的有效可行方法,那么影响有限程度的海洋生态实乃无可奈何的「必要之恶」,唯有尽最大努力减轻损害而已,断不应将整个填海概念彻底否定。

另一个反对填海的理据是「人口增长估计错误」,持此意见的人士认为,政府高估了香港的未来人口数量(可能超过九百万),所以根本毋须填海造地。我们不禁反问,即使香港人口未来几十年维持在七百万之谱,难道就不需要增加土地?一方面缺少土地不是未来之事,而是眼下已经非常严峻的问题;另一方面,纵使撇开人口估算多寡,若要整体上让港人住得合理宽敞一点,公共空间多一些,土地供应也必须大增,故以人口增长估计错误为由否定填海,绝对不合逻辑。

还有人担心,填海成本昂贵,造价高达四千多亿元,说不定又会沦为大白象工程。按照团结香港基金副总干事兼政策研究院主管黄元山的讲法,填海的成本约每平方尺一千三百元,与收回棕地及农地所需的一千二百至一千五百元相若甚至较便宜。团结香港基金是不是错估?暂时无从稽考,不过有一点必须厘清,就算填海成本确是高达几千亿元,只要符合公众利益,政府承诺不计成本供作建屋之用,我们看不出存在着反对的道理。

行政会议成员、金管局前总裁任志刚早前发表网志指出,政府过去在住宅地供应的立场上,一直令人误以为香港存在违反公众利益的「高地价政策」。假设填海成本真的昂贵,最终政府以「蚀本价」供应土地,一来符合公众利益,二来消除「高地价政策」的误解,一举两得。更何况,填海成本未必真的昂贵,实际金额有待专家衡量。

填海反对派尚有一点质疑,就是「官商勾结」,担心造出来的土地变作利益输送的工具,普罗市民依然无法受惠。没错,我们应该喝停官商的寻租行为,但填海本身有必要因此而遏止吗?打个譬喻,人饿了要吃饭,想吃饭就要种米,然而米商与贪官可能利益输送,我们该做的是防止或揭发他们的罪行,而不是停止种米。

填海是土地供应其中一个选项,并非唯一选项,辩论之时实在不应因噎废食,以免捉错用神。(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