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港报社评:大胆构思不妨讨论,务实建屋着眼棕地--信报12月5日
December 5, 2017 / 1:31 AM / 13 days ago

港报社评:大胆构思不妨讨论,务实建屋着眼棕地--信报12月5日

香港的楼市彷佛一本充满历险元素的故事书,每翻一页都有触目惊心的情节。一手住宅物业销售网成交册显示,深水埗西铁南昌站上盖新盘一个实用面积仅三百四十九方尺的一房单位,竟以逾一千万元成交,平均尺价近三万元。面积虽细,价格超贵,进一步反映香港的房屋问题是何等严重,即使年薪百万的高收入一族亦未必负担得来,遑论收入微薄又无福得享“靠父干”的普通打工仔。

在这本故事书里面,有一个章节叫作“觅地建屋”,为的是增加供应,以满足庞大需求,于是诞生了一个角色,名字是“土地供应专责小组”,有人将之简化并且戏称为“土地公”。该小组今天将再举行会议,消息透露,主要议程是两项,其一是讨论“发展郊野公园边陲”,其二是讨论“填平船湾淡水湖”。不管讨论有何结果,这两项议程势必引起社会人士意见纷呈。

关于发展郊野公园边陲,据说政府估算若拨出百分之零点一土地,相等于四十四公顷,预计可兴建约七千五百个住宅单位。莫说现在未有定案,就算最终拍板,预料需时甚久,经过公众谘询、土地规划、环境评估和城规审批等等程序,完成之期是十五至十八年后。

政府早前委托房协研究马鞍山及大榄郊野公园边陲两幅约四十公顷土地建屋的可行性,在房协未提交报告之前,政府表示没有任何既定立场。由此不难推测,土地供应专责小组今天要谈的只是没有具体细节的抽象概念,连“远水怎样救近火”亦说不上,仅属“吹水”而已。

比较具体一点的讨论是关于“填平船湾淡水湖”,此乃港大学者邹广荣于今年七月抛出的破格方案,而他亦是土地供应专责小组的成员之一。值得注意的是,这位现任港大房地产及建设系讲座教授,一向反对发展郊野公园边陲。

这边厢反对发展郊野公园边陲,那边厢倡议填平船湾淡水湖,岂不矛盾?按邹广荣解释,船湾淡水湖的生态早已被破坏,土层亦被挖空,可配合政府发展地下空间的策略,达至双赢。若然船湾填平,造地面积是一千二百公顷,提供三十万个约六百五十方尺的单位,供九十万市民居住。当然,这是一个非常前衞的构思,恐怕香港人一时之间未必能够接受,何况政府文件也提到,填平船湾淡水湖将令水塘总存量减少四成,亦可能影响邻近海洋生态,而且新界东往返市区交通已饱和,如果新增九十万人口,必须兴建新铁路和新干道。

对于任何看似匪夷所思的方案,土地供应专责小组皆不妨放胆一论,然而那些方案毕竟十划未有一撇,无助于解决房屋问题的燃眉之急,因此务实的做法还是两条腿走路,既探索崭新建议的可行性,也不懈开垦现存的土地。我们要说的是,政府必须积极善用大量新界棕地,释放当中的巨大潜能,使之落实为兴建房屋用途。

据估计,新界现有约一千三百公顷棕地,正在规划的项目包括古洞北、粉岭北、洪水桥和元朗南等等区域,棕地面积约五百四十公顷,即是尚有七百六十公顷棕地可供筹谋。诚然,并非所有棕地都能够收回作建屋之用,惟当局应该拿出决心和魄力,能收回多少就是多少。 发展棕地的最大困难在于与业权拥有者斡旋,商讨赔偿和搬迁事宜,不过在公众利益的大前提下,相信政府绝对有财力和人力移除障碍,必要时还可动用《收回土地条例》这一把尚方宝剑。

说到底,大胆的觅地或造地构思不妨讨论,可是从无到有始终旷日持久,教人望穿秋水仍似海市蜃楼;务实的建屋计划应着眼于现存的棕地,排难开发,才是急民所急之道。(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