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8, 2018 / 1:43 AM / 13 days ago

港报社评:居屋须与市价脱钩,让年轻人重燃希望--信报5月8日

数以十万计的小市民迫于无奈付出昂贵尺价租住劏房,已经是香港社会十分可悲的现象,原来没有最可悲,只有更可悲。有团体调查发现,由猪栏或鸡舍改建的寮屋亦是部分港人向现实低头的简陋居所。显而易见,房屋问题导致民不聊生,特区政府必须拿出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否则民怨沸腾势必影响社会稳定。

邻舍层面社区发展联席访问九十七户居于寮屋劏房、货柜屋及组合屋的租客,前身是猪栏之类用途的寮屋劏房人均居住面积仅六十三平方尺,比起惩教署的七十五平方尺独立囚室还要狭小。货柜屋稍「好」一点,人均居住面积为八十一平方尺,但仍不及公屋人均居住面积一百二十四平方尺。空间局促固然难以忍受,环境衞生恶劣尤其不安,不排除蛇虫鼠蚁与住客同眠。此等陋室的租金绝不便宜,月租中位数为二千八百元,几乎是公屋租金中位数一千五百元的两倍。

政府展开为期五个月土地供应大辩论,提出十八个选项谘询市民意见,其中一个选项是在维港以外填海兴建新市镇。团结香港基金委托中大香港亚太研究所进行调查,发现百分之四十五受访者赞成填海,反对的是百分之三十四。然而,若以年龄组别区分,十八至二十九岁年轻人反对填海的比例高达百分之四十七,赞成的只有百分之二十九。表面上,年轻人较关注环保,所以对于填海有保留,可是实际上也许存在着更深层次的症结,即使填海兴建新市镇,要是最终无助于年轻人安居,那么有什么诱因促使他们赞成?

现在的年轻人在住屋问题上感到彻底的无力,私楼买不起,公屋则没资格申请,居屋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只是「幸运大抽奖」,就算有幸抽中,由于居屋售价与私楼挂钩,不少年轻买家还是必须「靠父干」才能够勉强一圆置业梦。填海建屋没有十年八载不为功,假如届时水涨船高,连售价拾级而上的居屋也买不起,现在的年轻人恐怕会变作愤怒的中年人。若然未来的社会栋梁缺乏自己的居家栋梁,那么填海不填海根本无关宏旨,年轻一辈宁愿保住眼下可见的苍茫大海。

一言以蔽之,年轻人对于「上流」和「上楼」绝望的话,任何选项都是遥不可及的空中楼阁,难以争取他们支持。

为了安抚年轻一代,特区政府早于二○一一年推出租金廉宜的「青年宿舍计划」,谁知等了又等,特首换了又换,事隔七年了,迄今一个青年宿舍单位也未有落成。人生有多少个七年?一拖再拖,第一个位于大埔的青年宿舍项目终于在去年五月动工,但明年落成之后仅仅提供八十个单位,与其说是「杯水车薪」,不如说是「滴水车薪」。至于整体计划的供应量,才二千八百个单位而已,落成期预计是二○二一年,肯定又是僧多粥少的「幸运大抽奖」。

民间团体方面,社联获恒地以一元租出深水埗南昌街地段,兴建「组合社会房屋」,用心不可谓不良苦,又快靓正,可惜提供的单位只有九十个。

怎样才可以在较短时间之内让绝望的年轻人重燃希望?我们认为,政府必须认真考虑将居屋售价与市价脱钩,不管有何困难,总之大原则是给予年轻人一个可望兼可即的目标。

居屋政策的初衷是为「高不成低不就」的中等入息市民提供置业阶梯,不过由于私楼价格严重脱离现实,导致与之挂钩的居屋亦变得高不可攀,最新一期以市价七折推售的居屋单位所费不菲,售价由一百五十九万至六百三十万元。监于居屋愈来愈贵,特首林郑月娥答应检视脱钩问题,不过有人表示忧虑,觉得脱钩在技术上未必可行。

技术问题从来可以技术解决,移山填海也办得到,居屋脱钩事在人为罢了。脱钩的意义在于让年轻人看得见置业的希望,如此才可以令未来的社会栋梁真真正正成为支撑大局的栋梁,而不是反动力量。(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