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0, 2019 / 12:22 AM / 2 months ago

港报社评:弹劾当选战打,特朗普博同情--信报12月20日

美国国会的弹劾总统特朗普案,一如预料又在众议院完成另一道所需的步骤,共和党籍的特朗普将成为美国史上第三位必须在参议院接受审讯的总统,前两者分别是一八六八年的詹森和一九九九年的克林顿,尼克逊本来也在一九七四年由于「水门事件」而面临弹劾危机,但他以辞职下台来避过此劫。

在民主党控制的情况之下,两项弹劾条款获得通过,先以二百三十票对一百九十七票通过弹劾总统滥权的条款,再以二百二十九票对一百九十八票通过弹劾特朗普妨碍国会调查的条款。投票意向壁垒分明,民主党赞成,共和党反对。接下来,弹劾案将呈交参议院,最快下月在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督导下展开审讯,众议员扮演检察官角色,参议员则充当陪审团;由于那里是共和党凭人多优势所控制,而且门槛提升至三分之二参议员同意才可以把总统定罪,因此结果亦是预料之内。特朗普的两项罪名最终必遭否决,罢免的风险接近零,除非多达二十名共和党参议员不知何故竟然集体倒戈。

弹劾案的结果人人都可以「未卜先知」,但由于此案牵涉到明年大选,关乎选民对于两党的观感,所以彼此之间还是必须全力以赴,尽最大可能利用犀利词锋驳倒对方。就在众议院展开全体辩论投票前夕,特朗普写满六页纸的长信,发给民主党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内容主要是狠斥她发动「政党政变」,以及「公然向美国民主开战」,扬言民主党会受到历史严厉审判,所作所为犹如「邪恶的十字军」。及至众议院投票有结果之后,特朗普在网上连环发出四十五则帖文,抱怨「激进左派穷凶极恶」中伤他这个没有犯任何过错的无辜者。

比较两党的表现,不难得出一个印象,民主党相对地硬桥硬马,就着「通乌门」的具体情节大兴问罪之师,重点是特朗普有没有向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施压,企图获取私利,即是贬损大选潜在对手前副总统拜登,以令自己增加胜算。反观共和党,应对之策略近乎插科打诨,尝试把特朗普包装为值得同情的受害者。

怎样插科打诨呢?且听共和党众议员劳德米尔克(Barry Loudermilk)的讲法,他说耶稣被钉在十字架前的审判,比特朗普现时的情况更公平,罗马帝国执政官彼拉多给予耶稣的权利,较民主党给予特朗普的还要多。另一共和党众议员凯勒(Fred Keller)也引用圣经路加福音嘲讽民主党:「当下耶稣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

将特朗普比喻为耶稣,相信不少人觉得不伦不类甚至讪笑,但当中的寓意十分清晰,这个总统是无罪的,反而迫害他的人恶贯满盈。

弹劾案本应是非常严肃的一回事,针锋相对亦该以客观证据为基础,共和党敢于天马行空,把即将受审的总统比喻得神神化化,无非因为看准了罢免图谋必定失败,民主党不可能取得三分之二赞成票赶特朗普下台,于是索性施展浑身解数,将弹劾案当作选战来打,讨好的对象是广大选民。抬出耶稣作类比喻,合理不合理没问题,只要这个主观印象能够烙进选民的脑海,则是有赚不赔。

共和党另一插科打诨之举是刻意提起七十八年前偷袭珍珠港事件,形容二○一九年十二月十八日与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日军偷袭之日)同样是「国耻日」。特朗普被弹劾跟日军偷袭珍珠港可谓风马牛不相及,但对于共和党而言,重点乃在于营造受害者形象,扮惨争取选民同情。

既然弹劾案不在乎结果,只在乎过程,观众的心情不妨调校为欣赏美式政治文化的选战策略,且看民主党的硬桥硬马占先机,还是特朗普的博同情得人心。(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