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3, 2018 / 12:55 AM / a month ago

港报社评:愈贵愈多人买,愈“平”愈无运行--信报8月23日

中美两国重启贸易谈判,配合美国已公布次季业绩的公司盈利增长普遍胜于预期,美股标普五百指数周二创出盘中(intraday)历史新高,为华尔街星期三(八月二十二日)刷新史上最长牛市纪录锦上添花。虽然美股周三初段牛皮偏软,惟对缔造历史全无影响。

在钟摆的另一端,随着美元持续强势及资金加速回流美国,发展中国家的股、债、滙市四面楚歌,MSCI新兴市场指数这两天尽管略见反弹,可是以今年一月二十六日高位为基础计算,该指数至八月中已回落超过两成,符合熊市的技术定义。虽有不少人对华尔街眼前牛市历来最长之说不以为然,但事实摆在眼前,美股相对新兴市场强弱悬殊,在成熟市场中亦显得一枝独秀。

正如我们在八月十六日社评中指出,资金大举撤离新兴市场,意大利民粹派政府把该国债息上扬归咎于「金融大鳄」兴风作浪,而世界各地大城市早已脱离民众负担能力的楼价开始调整,这几件事同时发生绝非巧合,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是环球货币政策逐步正常化,流动性盛宴曲终人散,底子最弱的地区首当其冲,继而波及其他过热的资产市场。从这个角度观之,美滙持续走俏、美股「一市独大」,实乃资金流向迅速逆转的一个强烈警号。

美国总统特朗普一个月内两度明目张胆干预联储局利率决策,接连宣示对加息深感不满,矛头直指联储局主席鲍威尔。狂人总统这样做会否适得其反,令联储局渐进加息意向更坚定,只能拭目以待。市场焦点已转向鲍威尔本周五在杰克逊霍尔(Jackson Hole)央行年会上会否就美国利率去向透露风声。

资金从新兴市场回流美国方兴未艾,亚特兰大联储银行总裁博斯蒂克近日便提到,决策者已在评估外围政经风险,而他本人则支持联储局年内仅再加息一次,态度明显偏「鸽」。这番话难免令人想到,即使没有特朗普「指手画脚」,美国央行亦会因应外围形势调整加息步伐。这个可能性究竟有多高,不妨重温一九九七/九八年亚洲金融风暴及二○○八年环球金融海啸期间联储局的取态,从中或可瞧出端倪。

回顾亚洲金融风暴,泰铢贬值加上炒家接连狙击,触发整个东南亚以至南韩的股滙市场骨牌式倒下,区内国家陷入水深火热,美国财金当局却选择「袖手旁观」,直至俄罗斯于一九九八年八月爆发债务违约,卢布滙价一夜间狂泻,直接拖垮美国大型对冲基金LTCM(长期资本管理公司),格林斯平治下的联储局才紧急减息三次,成功阻止海外金融危机祸延美国。

再看二○○八年金融海啸,次按危机引发信贷紧缩,早在二○○六/○七年兆头已无处不在,但贝南奇领导的联储局见到雷曼兄弟一夜之间倒闭,整个金融体系危在旦夕,才十万火急慌忙推出零息政策及量化宽松等大规模救市措施。

回看这两宗世纪金融灾难,不论源头出于海外还是本土,联储局只会在美国金融稳定及经济福祉受到严重威胁时,方会积极出手救亡,挽救市场信心。眼前的新兴经济体走资潮既远未发展至灾难程度,对环球经济的潜在冲击,也不足以跟二○一五年「大时代」之后,内地股市泡沫爆破、中国经济显著放缓,以及人民币滙率一贬再贬相提并论。除非情况急剧恶化,否则联储局应不会像二○一六年耶伦掌舵时那样,基于外围风险升温而「煞停」加息(原拟全年调高利率四次,结果只加息一次)。

牛市总是在绝望中诞生、亢奋中灭亡,美股史上最长升市始于二○○九年三月市场恐慌的极点,而目前新兴市场估值亦已下调至足以令专业投资者「食指大动」的水平。可是,基金经理最关心的乃同行战绩比并,新兴市场此刻尚未至于绝望,急于捞底随时冒上难以承受的「事业风险」。在确认绝处可以逢生之前,新兴市场愈「平」只会愈少人敢沾手,美股则愈「贵」愈多人买。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