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8, 2018 / 1:01 AM / 25 days ago

港报社评:慎防基建工程葬送管治权威--信报6月28日

机场容量濒临饱和,必须增建第三条跑道,这似曾相识的讲法,香港和英国面对差不多的问题,同样夹杂着不少争议声音。稍稍不同的是,英国经历过长达几十年正反意见激烈拉锯,才终于在下议院投票通过,香港则由初始构思到二○一五年获行政会议拍板,前后仅十年左右,效率相对来说是「略胜一筹」。虽然如此,不代表香港三跑必定能够顺利落实,毕竟但凡牵涉费用惊人的工程,总有这样那样的纰漏,近来是非缠身的港铁公司正是亟待汲取教训的殷监。

英国伦敦希斯路机场不胜负荷,政府提案兴建扩充载客量的第三条跑道,下议院周一晚表决,四百一十五票赞成,一百一十九票反对,大比数通过相关计划。首相文翠珊事前着令保守党议员齐心支持,但仍有八名党友倒戈;相映成趣的是,在野工党坚持反对立场,但逾半议员一百一十九人投支持票,只有九十四人投反对票。

保守党并非人人同意兴建三跑,最显著的例子是现任外交大臣的前伦敦市长约翰逊(Boris Johnson),他曾经扬言不惜「躺在路上以身阻挡推土机」,可是投票之时「恰巧」公务繁忙,不得不因为访问阿富汗而缺席,没有投票即是没有食言,又避过了公然跟文翠珊唱反调的尴尬。约翰逊的表现让人明白,聪明的政客永远有办法明哲保身,何况他辩才无碍,事后撰文指出,自己没有转軚,就算辞职明志亦无补于事,不如留在政府继续为反三跑做游说工夫云云。

至于现任伦敦市长简世德(Sadiq Khan),摆明车马扬言提出法律挑战,誓要把三跑拉倒,此议得到不少团体附和。换言之,司法覆核几可肯定,三跑动工言之尚早。说是说耗资一百四十亿英镑(约一千四百五十五亿港元)的工程,将可在二○三○年前创造十一万四千个就业机会,希斯路每年航班升降量由四十八万架次增至七十四万,然而,一切依旧纸上谈兵,落实与否视乎往后的诉讼过程怎样发展。

英国三跑之争,关键是空气污染、噪音扰民和房屋迁拆,百万人口受影响,自然难以达成共识。再谈到千四亿港元的造价,嫌贵乃人之常情。简言之,这是不少英国人心目中大而无当的怪兽级工程。

反观香港,姑且不说造价相若的三跑,先看看计划兴建的元朗行人天桥,连接西铁朗屏站至教育路,全长只不过五百四十米,涉款竟然高达十七亿元,如此天价惹来社会哗然。立法会财务委员会原定本周五及周六审议相关项目,但政府调动议程安排,变相抽起元朗行人天桥拨款容后再议,有机会押后至十月立法会放完暑假才讨论。十七亿元天价工程叹慢板,有分析认为政府企图争取时间安抚酝酿倒戈的建制派议员,毕竟平均每米超过三千万元的建筑成本连亲政府人士亦未必接受。

行人天桥不是什么高科技,为何造价贵得惊世骇俗?去年政府有意拨款三亿五千万元,在西九龙文化区兴建一条「富有艺术气息」的行人天桥,已经令人咋舌,没料到一山还有一山高、一桥更比一桥贵,政府恃着库房盈余丰盛而养成「大花筒文化」,遭受批评可谓咎由自取。

工程昂贵固然难脱浪费之嫌,若然枉花公帑换来潜在风险,更加无法堵住悠悠众口。港铁沙中线工程最近接二连三被揭发造假丑闻,既有剪短钢筋,亦有偷薄墙身,千亿造价不禁让人怀疑是否物有所值。

世界各地的基建工程例必强调经济效益,伦敦希斯路机场兴建三跑还要证明英国脱欧之后仍然是国际航空枢纽,拥有欧洲最大的机场,能够应对德国法兰克福、荷兰阿姆斯特丹和法国巴黎戴高乐机场的竞争,问题是,处理不善的基建工程随时演变成政治炸弹。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加上香港本身已有太多的痛苦经验,决策者必须慎防基建工程沦为葬送管治权威之陷阱。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