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8, 2019 / 12:16 AM / 23 days ago

港报社评:打压“网霸”有心,用户未必领情--信报3月28日

美国科网龙头近日万分「惹火」,欧美针对亚马逊、Google、Facebook、苹果的打压行动接二连三,举其大者,便有欧盟两年内第三度向Google开出天价罚单,迄今为止,布鲁塞尔反垄断罚款三甲位置由Google一家公司包办。在大西洋彼岸,有望代表民主党问鼎白宫的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夸下海口,一旦明年当选总统,必运用行政权力迫使众巨头分拆业务,力求促进竞争维护公平。

沃伦金口既开,其他有意角逐总统宝座的政客势必亦步亦趋;加之狂人总统特朗普经常对亚马逊口诛笔伐,美国选战鼓声响起,矽谷巨擘不成为箭靶才怪。欧洲比美国走得更前,最新一期《经济学人》以封面专题探讨欧盟如何在《通用数据保障条例》(GDPR)的基础上,大力推广「数据主权」(data sovereignty)属私人所有这个概念。

不难想像,倘若相关原则在世界各地广获接纳并陆续立法执行,今后数据的存取权、修改权以至个人资料使用权都不可能再牢牢操于少数巨企之手,「肥肉」固然要跟规模较小的服务供应商分享,竞争对手甚至可诱之以利,透过共享广告收益吸引用户过档。沿此路进,结论离不开矽谷「网霸」得数据得天下的美好日子已步入尾声。可是,这场戏真的会如此演下去吗?我们认为不无商榷余地。

扞衞公众私隐、制止产业垄断等普世价值,放诸任何地方都不会有人反对。问题是,科网龙头的用户对这些「价值」是否一如政客及监管机构想像般重视。今天的科网天王跟二十世纪初美国的石油、钢铁业巨擘大不相同,昔日市场垄断者凭藉自身在产业中的规模,操控价格达到利益最大化目标,消费者别无选择,唯有逆来顺受。

时隔百年,美国科网龙头于业内自身领域虽享有绝对优势,惟消费者的感受却截然不同。以亚马逊为例,Prime美国付费会员人数年初突破一亿,不是创办人贝索斯拿枪杆子「逼」出来的,而是用户既享受一站式服务带来的便利,且无法抗拒以折扣价在网上选购心头好。在许多学者眼中,亚马逊已成为一股「通缩力量」(deflationary force),对经济孰利孰弊言人人殊,但消费者无疑是最大赢家。

同一道理,Facebook去年三月爆出惊天泄密丑闻,七年前被收归旗下的相片分享平台Instagram全球用户人数未几仍轻易冲破十亿大关。风头火势尚且如此,社交媒体使用者口口声声注重私隐,事实如何,听其言不如观其行。

沃伦以打「大老虎」为参选累积政治资本,对科网巨头于哪些环节涉及严重不公平行为了如指掌,例如亚马逊在其Marketplace平台上销售自家产品,与依赖该平台生存的第三方卖家直接竞争;可是她提出的分拆业务方案,本质上跟三十多年前当局勒令美国电话电报(AT&T)按地区一分为八大同小异;时移世易,照搬过去的做法不见得就能对症下药。

相比美国政客,欧盟主管竞争事务的官员更加与时并进,深知以科技巨企的商业模式,着眼价格操控显然不合时宜,遂策略性地结合保护私隐(privacy protection)与反垄断(anti-trust)两大范畴,对准矽谷巨擘成也数据败也数据这个死穴出招;可以预期,美国科网龙头在欧洲遇到的麻烦只会愈来愈多。然而,话得说回头,正因为全球二十大科技企业之中只有一家来自欧洲(德国商业软件公司SAP),布鲁塞尔出手再重也不虞伤及自己人,还可连消带打一挫美国「霸权」锐气,欧盟扞衞「普世价值」是否仍能如此理直气壮,难说得很矣。(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