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港报社评:扶贫不是求人数,助真正穷者更重要--信报11月27日
November 27, 2017 / 1:14 AM / 19 days ago

港报社评:扶贫不是求人数,助真正穷者更重要--信报11月27日

香港政府在过去五年投放于社会福利的经常开支由四百二十八亿元上升至七百三十三亿元,增幅逾七成;然而去年本港贫穷人口却较前年增加,贫穷率达百分之十九点九,即五个港人一个穷,遂惹来「愈扶愈贫」之讥。作为近年社福政策重要推手之一的现任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昨在其网志上为当局的扶贫措施护航,矢言︰「政府没有愈扶愈贫,有关说法只是言者以揶揄政府为快而已。」

罗局长的首要反驳理据,是去年在政府恒常现金福利介入前,贫穷户收入与贫穷线的总差距为三百八十五亿元,而在福利介入后,这差距收窄至一百九十九亿元,并有十七万住户回到贫穷线以上。换言之,他澄清政府的扶贫工作确有成效,整体贫穷状况并非恶化。

至于缘何贫穷人口不断增加,罗致光强调,香港贫穷线的订立,乃基于相对贫穷概念,故市民收入不均,人口高龄化及住户人数下降等等,都是构成穷人数字不降反升的原因。

事实上,上届政府于二○一三年设立的贫穷线,以住户入息中位数百分之五十划线,存在一大局限性,即只计收入,不计资产。在人口日趋老化的今天,六十五岁及以上长者的贫穷率超过三成,明显高于其他年龄组别;惟老人家大多已经退休而没有稳定收入,纵然拥有资产、生活无忧者,仍可能被界定处于贫穷线以下。是故,社会高龄化的结构性转变,一方面益添扶贫工作的压力,另一方面却无形中增加了贫穷人口数字的水分。

现实之中,部分被划为穷人的长者,其实有条件藉手上积蓄,或者透过持有物业,可收租、可利用逆按揭等,不需政府扶助而安享晚年;但也有不少长者因执意自食其力,不愿或不懂申请领取综援等社会福利,即使生活困苦仍艰辛度日。所以,与其聚焦于贫穷人口的升跌与多寡,倒不如着眼于如何善用资源,制订适切的机制,扶助真正有需要的贫困户改善生活,以及致力纾缓跨代贫穷的问题。

罗致光在网志中还提到,有人问为何中国可以订立二○二○年全面灭贫的目标,香港不作此举呢?他的答案在其本月十二日发表的另一网志可以找到,那就是香港订立贫穷线乃建基于「相对贫穷」的概念,与内地采用的「绝对贫穷」大相迳庭;前者多用于已发展地区,后者则针对发展中国家的情况,按中国目前的标准,家庭每年人均收入低于二千三百元人民币,即计算在贫穷线以下。其结论为香港不能灭贫,只能扶贫与防贫。

那么,中国政府近年大力推动的「精准扶贫」,香港可有值得借监之处?

内地的精准扶贫是相对于粗放扶贫的政策,即针对不同贫困区域环境、不同贫困农户状况,对扶贫对象实施精确的识别、帮扶和管理方式,希望藉此一改过往流弊,包括扶贫人口不清,支援资金不到位;部分地区舍不得脱「贫困帽」,弄虚作假,挤占资源;「关系扶贫」造成应扶未扶、扶富不扶穷等不公现象,甚至滋生腐败等等。当中的关键是怎样精准识别扶贫对象。

精准扶贫在内地推行以来,成效不容抹杀,但眼前存在的最大困扰,仍是对贫困户的「漏评」或「误评」。「漏评」是本应纳入贫户者变成「漏网之鱼」,无法享受扶贫政策的支援;「误评」则是本非贫困者却被评定为穷苦人家,在扶贫举措中得益。而根据一些学者专家的调研,现时主要的问题在于「误评」,「漏评」已不多见,「误评」却相当严重。

香港的情况与内地不可同日而语,也不可能效法,但在减贫方面,公帑既多花了,如何减少「漏评」与「误评」扶助对象,依然是重中之重。尤其在贫穷线的设定和贫穷人口的估算存在诸多误差的情况下,政府以创新的思维,使社会福利资源最大程度用在真正有需要受助的人身上,始为真正的公平公义。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