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3, 2020 / 1:26 AM / 17 days ago

港报社评:抗疫宜特事特办,封关忌后知后觉--信报2月3日

确诊一万四千宗,病人死亡逾三百,这是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截至昨日下午的中国疫情数据。不幸的是,中国境外出现了第一宗死亡个案,菲律宾一名四十四岁来自武汉的男子,早前证实罹患这种可怕恶疾,延医至二月一日逝世。菲律宾随即在翌日雷厉风行采取封关措施,不准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及澳门的旅客入境,导致有航班旅客滞留机舱,即使持有该国护照人士获准入境,亦须隔离十四天。

香港虽然与内地近在咫尺,受到病毒扩散影响的广东与深圳疫情相当严峻,但特区政府在行政长官林郑月娥领导下一直拒绝全面封关,理由之一是针对内地旅客采取限制入境措施「形同歧视」,不符合世界衞生组织(WHO)的建议。反观国际社会,采取封关措施的国家一个接一个,例如美国、澳洲和新加坡等等,纷纷禁止从中国大陆出发或过去十四天曾到过中国大陆的外国旅客入境,越南甚至一度把台湾和香港列作受限对象,经过交涉后才解除禁飞令。

采取封关措施的众多国家,是否一概构成歧视?显然与歧视问题风马牛不相及,因为他们纯粹从防疫角度出发,针对的是病毒,不管什么国籍,不管什么种族,不管什么肤色,不管什么性别,只要十四天之内曾经踏足高危之地就不放行,容许入境的本国居民则须接受检测与隔离。各国政府之做法大同小异,不见得世衞和内地官媒批评外国歧视,中国外交部只抱怨美国应对疫情的言行「太不厚道」。说到底,内地也有不少省市为了阻遏病毒传播而陆续封城,没有人觉得是谁歧视了谁。

就在特区政府拒绝全面封关的当下,去年十二月成立的新工会「医管局员工阵线」,前日召开特别会员大会,投票结果是绝大多数赞成「罢工救港」行动,预计九千名医护人员分阶段罢工五天。工会邀请林郑月娥昨日参与谈判,要求特区落实全面封关堵截武汉肺炎等等诉求,然而林郑拒绝出席,工会遂取消与医管局高层的会晤。

医护罢工孰是孰非?原则上当然无人乐见,罢工必定带来极之负面的影响,对于抗疫有害无益,但大家不妨听听港大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的讲法,他认为香港有机会出现本地传播链,这是非常危险的讯号,政府有必要考虑采取措施把关口人流减至最少。至于有医护人员提出罢工,袁国勇说涉及对政府的积怨,呼吁切勿只站在道德高地上指摘,现时最重要的是回应医护人员的担忧,刺激他们的情绪属于不智行为。

医护人员的忧虑其实不难理解,首先是香港的医疗系统早已不胜负荷,人手不足的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其次是病毒围城而不封关,变相任由武汉肺炎长驱直入,无异于要求筋疲力竭的医护人员打一场没完没了又毫无把握的仗。打个譬喻,十号风球来袭之时,当然应该把全部门窗关闭,如果只关门而不关窗,然后要求家人不断洗刷地上的积水,并且重重复复收拾被吹得翻椅掀桌的残局,合理吗?家人若说,除非你关窗,否则我罢工,乍听起来似乎是威胁,有违专业精神,但又似乎无可厚非,毕竟抵御风灾本来就不应该存在人为漏洞。

医护罢工无疑不值得鼓励,可是我们更加有必要把焦点放在是否全面封关的核心问题上,原因很简单,就算医护紧守岗位不罢工,若然病毒不阻截的话,后果仍然是灾难性的,十七年前的沙士经验告诉大家,瘟疫蔓延时,再高明的医术亦难以力挽狂澜于既倒。

全面封关毋须理会歧视不歧视,尤其不该涉及任何政治考虑,纵使不符世衞建议,此时此刻亦应特事特办,反正世衞的表现并非无可诟病。较早前,世衞承认出错,原本把疫情全球风险评估为「中等」,后来修正为「高度」。此外,世衞本来拒绝把疫情定性为「国际公共衞生紧急事件」(PHEIC),后来随着疫潮大扩散,终于定性了。

内地封城,各国封关,香港如果后知后觉,恐怕要付上沉重代价。(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