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1, 2017 / 12:56 AM / 7 months ago

港报社评:拉布用得太残,泛民必须变招--信报12月21日

立法会修改《议事规则》,上星期已经通过了,倡导其事的建制派不管被形容为「乘虚而入」还是「以众凌寡」,如今的客观事实是他们「成功争取」尽量防止泛民拉布,修改事项包括将全体委员会开会的法定人数,由原本的二分一即三十五人,降至只需二十人,泛民难以再用惯性的要求点人数方式拖延会议进程。当然,有人认为改变游戏规则仍然不可能彻底杜绝拉布,但那是另一个问题。

修改《议事规则》通过之后,可能面对司法覆核,发展如何,尚待观察;不管怎样,有一个现象始终值得来个「赛后检讨」,那就是泛民在千方百计阻挠修例的时候,没有得到踊跃的民意支持。常言道,输人不输阵,泛民却是在议会以内输了票数,在议会以外亦输了人气,对于将在三月举行的补选而言,或多或少有影响。

先看民意调查,中大香港亚太研究所在十一月底进行的民调显示,接近五成受访者赞成立法会修改《议事规则》,不赞成的只占三成。此外,五成受访者原则上不支持立法会议员就一些具争议性的议题进行拉布,只有百分之十四表示支持。换言之,站在泛民立场反对修例的市民是显著的少数,民意牌不管用,掀不起群众压力。

再看看投票表决当日和之前的动员,泛民祭出「今日改议事规则,明天二十三条立法」的口号,尝试召集群众包围立法会,甚至在场外紮营抗争,可惜响应者寥寥无几,堪称门庭冷淡,跟昔日反国教、反高铁和反二十三条的万人空巷形成强烈对比。过往泛民号召的群众集会不乏声势浩大的场面,为什么这一次却落得疲不能兴?泛民人士相信会提出各种各样「非战之罪」的辩解,但归根究柢应该跟一个呼应中大民调的现象有关,那就是市民不赞成拉布,或者说不赞成泛民动不动即滥用拉布,所以呼吁包围立法会根本缺乏足够的吸引力。

任何抗争手段无论理想多么崇高,一旦滥用总难免惹人反感,尤其当这种师老无功的伎俩损害香港的核心价值,反感程度更甚。例如有一回,议员朱凯廸为了拉布,竟然搬出史上从未用过的《议事规则》第八十八条第一款,提出动议要求新闻界及公众人士离场,不惜牺牲新闻自由和公众知情权,予人但求目的、不择手段之不良印象。如此滥用拉布来争取继续拉布,恰恰让人觉得修改《议事规则》很有道理,泛民因此而流失民意同情,可说咎由自取。

按照泛民的逻辑,他们是议会的少数,任何议案付诸表决,结果必输无疑,拉布是手上剩余的唯一「文斗」武器,然而有两点不得不察。首先,就算容许拉布,拖得一时拖不了一世,拖无可拖最终表决,泛民依旧必输。其次,议会的少数如果赢得民意支持,是输是赢未可逆料,反国教一役说明了,沛然民意莫之能御,政府被迫搁置争议。

拉布本来是一道奇招,若然在关键时刻偶一为之,非常时期采用非常手段,赢得民意支持不难。奈何事态发展至今,泛民事无大小皆拉一番,而且碰上的是尽量避免卷进政治漩涡的特首林郑月娥,民生议案被拉垮的话,失分的不是政府,反而是独沽一味拉个没完没了的泛民。

修改《议事规则》在群众冷待的情况之下通过了,企图「靠拉布续拉布」的泛民沦为双输,既输票数,亦输民意,还要面对补选失利的危机。泛民原本的如意算盘是把修例表决拖至三月补选之后,届时也许能够赢回阵中被取消资格的议席,从而重夺失去的分组点票否决权,那就可以投票阻止修例。现在不但拖不住表决,三月补选又无法以争取拉布来为选情拉票,连人气也一泄如注,少不免赔了夫人又折兵之叹。

经此教训,泛民必须想想办法,再修炼另一道板斧变招,取代用得太残的独孤拉布。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