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7, 2018 / 12:57 AM / 6 months ago

港报社评:撤国家主席任期上限,勾起终身制误国忧疑--明报2月27日

中共中央建议修宪,删除国家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限制,惹来不少非议。虽然取消任期限制,不等于重返终身制旧路,然而有关改动亦意味,习近平有生之年永任国家主席,并非不可能。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也许可以让习近平有更多时间和政治能量,克服改革阻力,实现「中国梦」宏图,惟这次改动难免勾起毛泽东时代专断独裁误国的回忆。过去20多年实践证明,任期制度的确立,令到中国权力交接相对平稳,一套行之有效的机制,不应轻易改变。

今次修宪建议令习近平可以继续连任国家主席,不少外媒即时联想到俄罗斯总统普京,惟两者的差异必须说明。普京自2000年正式就任总统后,实际掌权至今,主要是利用宪法「漏洞」﹕俄国宪法禁止总统三连任,却没有说过总统落台后不可「回朝」,普京遂于2008至2012年间,跟亲信梅德韦杰夫来一招「总统总理岗位互换」。普京的权力基础,并非来自一个强而有力的执政党,而是来自总统一职所操控的巨大权力,以及寡头精英的合作。从这个角度看,普京确是「当代沙皇」。

相比之下,习近平权力来源有所不同。刻下中国政治制度,国家主席实权有限,出任党总书记或中央军委主席,才是真正权力来源。当年邓小平身为军委会主席,毋须担任国家主席甚或党总书记,一样是国家最高领导人。中共历史中,实际最高领导人和名义最高领导人不一,并非罕见;「沙皇普京」的经验亦说明,要掌握实权,不一定需要修宪消除任期限制。当今中国民智已开,就算有人想搞毛泽东式个人崇拜,也不可能成功,遑论「复辟帝制」。

取消国家主席任期,是中国政治制度建设的一次倒退。毛泽东时代的个人独裁岁月,祸害千千万万国民,不少中共领导人也深受其害,堂堂国家主席可以冤死狱中。邓小平上台后,决意改革管治制度,党内决策过程强调共识,同时又建立一套内部制约较强的权力分布体制,以防再有另一个毛泽东出现。邓小平还亲口表示,从他开始,中共最高领导职务终身制实际废除。文革带来十年浩劫,邓小平的改革,回应了人民意愿和时代呼唤,不应轻易变更。

当然,近10多年中共共识政治也衍生了一些弊端。改革开放后,中国表面上虽然奉行中央集权,惟其实亦是一个高度下放权力的国家,「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情况普遍,权力分布碎片化,结党营私者众, 形成不少既得利益集团,党内共识政治反而成为了不同利益集团的保护伞,甚至连最高领导人也受到掣肘,妨碍经济转型深化改革。由大力反腐到确立「习核心」,习近平的思路似乎是要强化管治,打破改革阻力,以求实现其民族复兴「中国梦」,在2020至2035年间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并于本世纪中叶成为社会主义强国,然而习近平集权之势日益加强,亦的确令人担心中国政治走回个人专断独裁旧路。

英国《金融时报》谈到,习近平首个5年任期,很多艰难的金融和经济改革并未能有效开展。也许习近平希望有更多时间落实宏图,希望加强改革力度,惟这亦意味党内共识政治要让路,习近平将愈益主导党内决策,党内决策有可能变得一言堂。消除国家主席任期,可以令到习近平名正言顺继续主政,毋须「垂帘听政」,令一些既得利益集团难以挑战。有关改变,对于深化经济改革或许有好处,然而却可能牺牲了政治权力交替的稳定性。邓小平废除终身制,这些年实践下来,证明有效,消除了权力更迭引致政局不稳之疑虑,现在修宪撤去国家主席任期上限,如何确保日后权力更迭可以做到稳定,是中共需要回答的问题。

在很多国家,国家领导人任期都是经常惹来议论的题目,例如美国便不时有学者讨论,总统任期应否只限两任。美国宪法原本没有限制总统任期,直至1947年通过宪法第22修正案,才规定最多两任。尽管自开国总统华盛顿以来,便有「限于两任」的不成文规定,惟历史资料显示,多名总统均试过寻求延任,只是并不成功,唯一例外是罗斯福。1932年罗斯福当选美国总统,推出「新政」令国家走出大萧条。按不成文规定,罗斯福应于1940年下台,惟当时二次大战爆发不久,美国政界出现一股声音,认为国家正处关键时刻,需要维持最高领导的延续性,结果罗斯福合共四度连任,直至1945年过身。然而必须指出的是,罗斯福每次都是获选民授权续任;美国奉行三权分立,宪法亦设下了很多权力制衡机制。相比之下,中国政治制度内的权力监督机制便薄弱得多,这亦是外界关注习近平可以不受10年任期限制的根源。

无可否认,中国现时处于改革攻坚关键时刻,强人政治有助国策方针延续性,然而绝对权力使人绝对腐化,强人政治可以相当危险。美国第30任总统柯立芝(任期1923至1929年)说过,身居政府高位者,很难避免自我陶醉弊病,总统终日活于吹捧谄媚气氛之中,早晚会影响判断,变得粗心自负;中国数千年历史亦说明,就算贤君圣主,长年在位也容易糊涂犯错。近年中共常强调要有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毋须抄袭西方政治制度。中共希望透过国家监察委员会等制度,实现自我监督、自我完善,成效如何有待观察,可是领导人任期制度,正是源于中共自身的惨痛经验而得出,贸然改动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恐留下深远后患。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