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7, 2017 / 12:46 AM / 24 days ago

港报社评:放生倘惹蝗祸,积德等同造孽--信报12月27日

虽然「蝗虫」一词安置于不同语境会有不同解读,圣经甚至将之譬喻天谴或者魔鬼,但作为一种活生生的昆虫,蝗虫实实在在破坏力惊人,这种可畏的生物并非文学上的象征性图腾那么简单。没想到,香港居然惊现大量蝗虫,说不定有朝一日真的惹来蝗祸,思之难免悸然。

在大埔大美督船湾淡水湖集水区一带,郊游市民近日赫然发现逾千蝗虫出没,主要是跳来跳去觅食,部分则正在产卵,另见遍地屍骸,可能遭人类踩死或车轮辗毙,场面相当吓人。据说,这是近三个月第二次发现蝗虫,十月初有行山人士在马鞍山梅子林亦目睹一批虫踪。

为什么高度城市化的香港会有不寻常的蝗虫?如无意外,应该跟圣经《出埃及记》所说上帝利用蝗祸惩罚不愿释放犹太人的法老王无关,一般估计是源于所谓的「放生」活动,怀抱宗教热忱的善男信女以为把小动物送往自然界的山山水水,任其自生自灭,就是积德造福的好事。只可惜,无数次惨痛的经验告诉大家,放生并非主观想像之中的阴骘善行,客观效果适得其反,徒然好心做坏事,道德上完全不值得鼓励,而且法律上有机会违规。根据现行法例,如果放生导致动物痛苦及死亡,有可能触犯《防止残酷对待动物条例》第一百六十九章,最高刑罚为监禁三年及罚款二十万元。

蝗虫的本来面貌是温驯而独居的草蜢,但其后腿有一个感应器官,一旦受到有规律的摩擦,体内产生荷尔蒙刺激,性情会变得暴戾,体形也会变色增大,然后联群结队到处迁徙,大范围觅食,俨然有组织犯罪的恐怖社团,由此造成生态灾难,所到之处满目疮痍。简单来说,草蜢后腿的感应器官受到摩擦,意味着身边的同类愈来愈多,即是挤迫得「摩肩接踵」,同时导致粮食不足,必须从独居化作群居,长途跋涉「攻城掠地」。人们见到分散独居的草蜢,印象也许是可爱,当见到盈千累万有时过亿的蝗虫,遮天蔽日的观感必定是可怕。

暂时而言,船湾淡水湖集水区的蝗虫尚未见有造成太大的破坏,渔护署表示会派人加强巡逻,密切监察情况。尽管如此,惟这场面始终令大家感到不安,如果放生蝗虫的估计是正确的话,反映仍然有很多愚昧的人做着十分荒谬的事。事发之处有两张海报问得好:「放生真能给牠们幸福吗?」海报由渔护署、嘉道理农场、爱护动物协会、香港两栖及爬虫协会联名,陈述放生可能引起的后果,呼吁公众:「停一停、谂一谂,放生是否真的可以拯救生命?」

胡乱放生根本就是造孽,淡水龟放到咸水海里,珊瑚鱼放到人工湖里,后果是死路一条。不同的物种「放生」在不同的区域,适应能力弱的固然无法生存,要是适应能力强,则会侵占原生物种的地盘,导致弱肉强食,生态从此不平衡。更何况,外来物种有机会带来细菌污染环境,受害的包括处于食物链最顶端的人类。

香港已经有太多的胡乱放生例子,而大陆和台湾尤其骇人听闻,连有剧毒的眼镜蛇亦在放生名单之列,让俚语「笑骑骑、放毒蛇」化作啼笑皆非的事实,还促成不必要的社会恐慌。

放生活动的初衷是慈悲为怀,可是客观世界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放生百害而无一利,善男信女别再愚不可及地做出变相的杀戮行为,停止放生才是真正意义的积德造福。不要忘记,有些唯利是图的商人故意投其所好,你要放生,他们就捉来大量小动物让你购买,无辜的生命断送在这种吊诡的「慈悲事孽」。

不放生,不造孽,众生自然,相安无恙。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