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8, 2019 / 12:20 AM / 18 days ago

港报社评:政府不面对现实,烂摊子难以收拾--信报11月18日

法国黄背心运动踏入一周年,巴黎民众再次上街,并且有部分人士声援香港示威者。香港和巴黎都有防暴警察出动镇压,同样使用水炮车,不同的是黄背心运动逐渐失去民意支持,香港的民意却看来始终较多倾向于支持或同情示威者,五个月来没逆转,少割席。

黄背心运动源于法国政府去年提高燃油税,触怒民众之后衍化出其他各种各样的诉求,例如“直接民主”。经过一年抗争,法国民调公司BVA今年九月的研究数据显示,支持黄背心的民意只余39%,反对率则是52%。

至于香港,根据香港民意研究所11月12至14日进行的滚动民调,关于社会暴力升温谁该负上最大责任的问题,83%受访者认为是政府,73%认为是警方,认为示威者须负责任的比率仅40%。换言之,纵使示威者有错,暴力行为必须受到谴责,但人们觉得更错的是政府和警方。香港民研计划名誉总监黄伟国分析,数据反映市民理解示威者并不是盲动和肆意破坏,而是政府一直漠视他们的诉求才导致目前的局面,故指政府才是社会暴力的祸根。

法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名誉研究员白夏(Jean-Philippe Béja)分析,法港两地的示威存在很多根本性的差异,导致法国的黄背心运动走下坡,香港却保留很大能量。按照白夏的说法,港人有清晰的五大诉求,法国示威者在政府停止提高燃油税后,缺乏统一和具体的论述;香港的“冲冲子”大多是青少年,法国以中年人为主,警察把学生打到头破血流容易令人愤怒;香港是整个社会跨阶层、跨界别全民参与,黄背心的示威主力只是中年基层人士;最耐人寻味的一点乃在于期望落差,法国人对警察没有太大冀盼,但香港警队多年来被誉为“亚洲第一”,港人短短几个月就看到警察暴力真面目,落差引致愤怒。

白夏上月访问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文章刊于法语媒体Mediapart,内容甚具启发性。作为建制派重量级人物的曾钰成指出,百万人上街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中央和特首林郑月娥低估港人的反抗力量,所以只是“暂缓”,但抗争者不接受。曾钰成又说,林郑正式撤回修订后,扬言跟各界沟通,邀请20人到礼宾府,他是其中一位座上客,当时几乎人人都向林郑说:“如果你要展开对话,必须做些实事,独立调查委员会是必需的。”但林郑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曾钰成忆述:“那天她告诉我们,不可能的原因就是警方反对。”

林郑当初的错判形势,拒绝独立调查找出真相,毫无疑问是导致示威者与警方愈来愈对立的催化剂,于是双方的暴力程度与日俱增,陷入难以摆脱的恶性循环。政府把希望寄托于广大市民与激进示威者割席,企图逆转民意,奈何在某些情况下涉嫌滥权的警方至今没有任何人受到惩处,改变市民的看法谈何容易。

止暴制乱不该沦为空洞的口号,必须认清民心向背,配合行得通的实际措施,否则警方镇压徒然冤冤相报而已。为了突破僵局,曾钰成建议政府考虑两种特赦:第一种是特赦罪行较轻的示威者,犯重罪则不能特赦;第二种是行政长官宣布特赦,但必须止暴,可以定下一个日期,期限后仍参与暴力活动将无法特赦。

曾钰成的特赦建议不知会否获接纳及冲击本港的法治底线,但政府最低限度要做的是面对现实,既要面对自己五个月来不断错判形势的现实,亦要面对警方镇压扳不倒民意向示威者倾斜的现实。没错,暴徒该当受强烈谴责,肆无忌惮危害公众安全的违法者应接受法律制裁,可是乱局发展到了今天的地步,政府如果依然拒绝独立调查让真相有机会水落石出,或者拒绝采取其他安抚人心的实际措施,烂摊子恐怕无从收拾。(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社评/财经评论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